不舍得剪掉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舍得剪掉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小慈,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凤易寒连忙把沈念慈抱起来放回到轮椅上,沈念慈立刻拉住他的手,眼泪汪汪的说道,“寒,你别再责怪江小姐了,我知道她心里也很苦的,其实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她一定是很爱你,才会这样的。”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心里对她的内疚更深,她竟然什么都知道了,他立刻转头对着江心语命令道,“马上向小慈道歉!”

江心语那颗满布伤痕的心再次被他狠狠的补了一刀,胸口闷得她几乎要窒息了,这就是她喜欢过的男人,不问是非曲直,就让她道歉……

“既然沈大姐这么大度,知我年少不懂事,我想我不道歉,她也不会跟我计较的哦!”

江心语淡淡的扬唇,一脸不屑看着这个虚伪的女人,她不能输,就算心已经在流血,她也不允许自己再被这对男女看扁。

沈念慈被江心语叫大姐,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了,她最讨厌别人叫自己姐了,这个臭丫头竟然还叫自己大姐,简直……就像在打她的脸!

“是啊,寒!我不会跟她计较的,可是她打了你……”沈念慈还是有些沉不住气了,她看向脸颊的巴掌印依然明显的男子。

凤易寒眸光冰冷的看着江心语,冷然吩咐,“把她给我带下去!好好教训一下!”

他的话音一落,立刻有保镖过来抓住了江心语,江心语的手臂被抓住,修罗的看着这些变化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江心语的心在这一切,彻底的冰透了,嘴角突然扬起一个悲凉的笑容,凤易寒看着她嘴角的笑,心脏再次像被人狠狠的抓住,让她几乎无法喘息了。

正当保镖想要把江心语带走的时候,大厦外跑进来一个女孩,凤唯安看着即将被抓走的女孩,焦急的吼道,“你们放开她!”

凤唯安跑到江心语面前,上去推两个保镖,保镖的手只好松开了,凤唯安一把搂住江心语,眼泪哗哗的掉了下来,哭着问道,“江心语,你这一个月都去哪了?呜呜……我都找不到你。”

江心语听着凤唯安的哭声,那抑制许久的眼泪也终于流了下来,她的唇瓣颤抖着,抬手抱住了凤唯安,轻声叫道,“唯安……”

凤易寒看着面前抱头痛哭的两个孩子,黑眸变得深邃无比,肖言见状连忙过来提醒,“总裁,时间差不多了。”

“让霍总替我去!”凤易寒冷冷的说道,他现在脸上带着两个巴掌印,怎么出去见人!

“把她们带到办公室。”他淡淡的下令。

“唯安,我不想待在这里,也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江心语低声说道。

凤唯安立刻会意,擦了擦眼泪,转头对着凤易寒说道,“大哥,我们不要待在这里,更不想看到你!”

凤唯安说完,拉起江心语的手向外走去。

凤易寒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脸色越来越黑,这两个臭丫头简直就是他的克星,他愤怒的转身,大步向着电梯走去。

沈念慈看着他完全忽略了自己,握着轮椅的手不断的收紧。

一家冰激凌店内。

凤唯安点了两个冰激凌,这才握紧江心语的手说道,“江心语,我求求你了,你回来吧,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沈念慈,我大哥现在眼里只有她,动不动就会说我,我都想搬出来住了。”

“你别犯傻了,你大哥……他就算再坏,他对你也是真心好的。”江心语知道凤易寒冷酷无情,可是他对唯安这个妹妹,是真的爱极了的。

“我知道啊!可是你不知道,自从沈念慈回来后,她就一直给我大哥吹枕边风,我大哥总是觉得她对,就让我做这个做那个人,还让我去上学,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回学校。”凤唯安现在真是越来越讨厌姓沈的活死人了!

江心语被她那句无心的枕边风,压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那股窒息感,让她就像掉进海里溺水的人,越努力呼吸,呛的就更疼。

“你现在不是也不上学了吗?不如你带我一起出去工作啊!你的头发好漂亮,我觉得比我的好看。”凤唯安看着她那头淡紫色的长发,一脸的羡慕。

“我知道你不想去学校,可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你还小。”江心语担心的握住了她的手。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大哥有钱,就算我一辈子不工作,他也会一直养我的。”凤唯安这么说,其实只是依然打心底里抵触着去学校。

凤唯安和江心语一直聊到中午,唯安非要拉着她一起吃饭,下午,才肯放她离开。

“江心语,就算你不和我大哥好了,你能不能别不理我,我现在一个人真的好孤单。”凤唯安说道。

江心语看着稚嫩的脸旁,更加的憎恨凤易寒,他可以伤害自己,可是他怎么可以让唯安如此的难过伤心呢。

“唯安,我现在没有住处,我大哥在玉锦医院,所以我就住在那里,你有空就去找我吧,不过这个地址,你千万不要泄露给旁人,知道了吗?”江心语强忍着心疼的泪水,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好,我记住了,一定不告诉任何人,大哥我也不告诉!”凤唯安就知道她是真心对自己好的。

“江心语,你烫头发是不是因为我大哥啊?”凤唯安看着她完全变了样子的长发,从前的她一直都是一头乌黑柔顺的长直发,不烫不染,像锦缎般漂亮。

虽然现在她的头发也很漂亮,可是凤唯安就是觉得,看到时候,总有种让她想掉泪的冲动。

“算是吧!我是想跟过去做个告别,不舍得剪掉,便烫成了卷发。”

江心语有些痛恨自己的犹豫不决,可是没办法,这头长发,她养了十几年了,真的是舍不得剪掉啊。

“很漂亮,可是我还是喜欢你以前的头发。”凤唯安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摸着还是那么舒服。

江心语和凤唯安告别后,便坐上了去西又西酒吧的公交车,她把头靠在车窗上,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黑眸中一片暗淡。

下午的时候,江心语正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酒吧内突然涌进了大批的保镖,正在群魔乱舞的人群被迫分开,发出惊天动地的哀嚎,保镖们在酒吧内开出一条路有两个人上了台,直接抓住了江心语的手臂。

“你们干什么?”江心语皱眉看着来人问道,但来人根本不理会她,抓着她向外就走。

安芷媛想阻止,但她那功夫,根本不是专业保镖的对手,被人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虎子拿棍子跑出来,想去救被抓的江心语,可是她已经被人带到了酒吧的门口,最少二十几个保镖挡住了他……

等虎子杀出了条血路追出来的时候,江心语已经被塞进一辆房车,车子飞快的离开了。

江心语被推上车,直接摔在了地上,幸好车上是厚厚的地毯,才没摔疼,她抬起头便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目光再向上,凤易寒那张冰冷的俊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江心语的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她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坐到离他最远的位置,冷冷的问道,“凤易寒,你到底想怎么样?”

凤易寒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脸上的巴掌印虽然淡的多了,但仔细看还是能看的出来,只是淡淡一瞥,他便低下头开始处理面前的文件。

“停车,我要下车!”江心语用力的去扒车门,可惜早就被锁死了,她根本扒不开。

“开门!把门给打开!”她转身又用力的去拍前面的隔板。

可惜,依然没人理她!

“凤易寒,你让他们停车开门!听到了没有!”江心语愤怒的瞪着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现在只要一想到他昨天对自己做的事,她就恨不能杀了他!

凤易寒依旧不理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继续手上的工作。

“你这样是绑架,我可以告你!”江心语气恼的上前抓住他面前的银色笔记本抢了过来,一张小脸气得通红。

“在凤城你想告我?我怕到时候被抓的是你!”凤易寒也不在意,懒懒的坐回到了沙发上,手臂搭在一旁,一脸慵懒的看着面前衣着暴露的女孩。

江心语气愤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不得不承认,当他的眼神不是那么冰冷,周围的气息没有地狱般骇人的感觉时,他的那张脸还是极度的英俊迷人的。

可惜,江心语早就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再也不会被他欺骗,面前的男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呵……以权压人的事,凤爷自然做的出来!不过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再让你得逞!”江心语说完,一个转身,抡起手上的笔记本电脑狠狠的砸在了车窗上面。

“砰!砰!砰!”江心语愤怒的砸着,厚重的车窗竟然真的被她砸出了裂痕!

凤易寒看着她疯狂的模样,微微有些怔愣,反映过来,他连忙过去拦她,她这样砸不坏玻璃,反而会伤到自己。

【求下月票,有月票的亲帮忙给投一下哦,感激不尽。】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