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下一块肉才甘心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咬下一块肉才甘心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住手,你疯了吗?”凤易寒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江心语立刻就要拿笔记本砸他,他连忙伸手夺过那个已经报废的笔记本扔到一旁,江心语挣脱不开,她突然低下头狠狠的咬在他的手臂上……胸口郁积许久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她咬得十分的凶狠,几乎是发着狠的咬着他,凤易寒吃痛的皱眉,感受着她的牙齿切进他的皮肉,不断的在他的手臂内加深再加深,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要将他的手臂咬下一块肉才甘心……凤易寒觉得他要是不阻止,这丫头真的会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她如同受伤的小兽一样的呜咽着,仿佛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连忙伸手捏住了她的脸颊,迫使她松开了嘴巴……凤易寒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上,低头一看自己的手臂,肉都有些外翻,血不停的往外流,可见她刚刚咬的有多狠!

    他有些怔忪的盯着自己的伤口,她到底是有多恨他,才会下如此的狠手,从前她不是没咬过他,但都没像现在这么用力。

    江心语跌坐在地上,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嘴巴里都是血,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她的唇齿间,可是她并不后悔自己这么做!

    “凤易寒,你到底想怎么样?”江心语抬起头看着他,脸上依然戴着那白色的蝴蝶面具,唇上因为浸了血,变得鲜红,就像一个古代吸人血的狐狸精一般。

    她的视线落在他被咬得很深的伤口上面,黑眸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她立刻扭转过头,故意不看他,努力的忽略掉心底的那份刺痛。

    江心语告诉自己,他是活该,他的这点痛,哪极她和惜惜的万分之一!

    “去医院!”凤易寒看都不看她一眼,淡淡的对着前面的人吩咐。

    “是!”司机立刻答应。凤易寒打开一旁的小柜子,拿出药箱,从里面取出止血药,直接扔在地上,说道,“帮我止血!”江心语看着地上的止血药没动,身子向后缩了缩,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坐在角落当中,她穿的本来就少,这样抱着腿,连那件白色的小呐裤都露出来了,现在她真的好瘦,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瘦瘦的小小的,孱弱的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

    凤易寒的小腹一阵紧绷,如果不是他的定力足够强大,他肯定会直接扑过去,把她吃的连渣都不剩!

    呼吸变得粗重,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异样来的又快又猛,几乎让他招架不住,他强迫自己转过头不看她,脑海中却不停的出现,从前二人在一起时的旖旎画面……怎么赶也赶不走,他放在沙发上的手指都在忍不住微微颤抖着,似乎它还能忆起,钻进她身子时的感觉是多么的销魂蚀骨。

    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晃动的太厉害,江心语忍不住发出一声浅浅的惊呼声,虽然只是低低的一声,听在凤易寒的耳朵里显然成了最要命的魔咒,他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冲过去抱住了她……江心语先是一懵,然后开始用力的推他,想把他推开,可是面前的男子嫣然已经化身为狼,他的身体是那样的强悍,野兽一般的禁锢着她,杂乱无章的吻落了下来,她又气又急,对着他又踢又打,然而面前的男人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只是本能的对着她索求着一切……凤易寒无法欺骗自己,他在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非常想对她这样做,洋装冷漠的办公事,只不过是不在停的压抑着自己。

    可是他知道,他根本压抑不住,他骗不了自己,一个月不见,他的身体对她无比的渴望……当他闻着那股熟悉的香气,现在却不再单纯,混合了各种化妆品的味道,他真的好想把她洗干净,任何东西加在她的身上,都是严重的污染。

    “凤易寒,如果你今天敢这么做,我就死在你面前!”江心语哭着吼了出来,瘦弱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他真的太过分了,怎么可以对她做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后,还洋装无事的继续欺辱她。

    凤易寒听着她的哭泣声,不但没有放过她,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他以为她拒绝他,是因为那个姓夜的男人,想到这里,他就恨不能狠狠的将她撕碎了。

    “你混蛋!”江心语见他依然无动于衷,手用力的揪住他的短发,凤易寒吃痛,生气的抓住她的手腕,抬起一双通红的黑眸看着她说道,“对,我是混蛋!那个对你和你的孩子负责任的男人就不混蛋了吗?说!这一个月你是不是和那个姓夜的在一起。”只要一想到这一个月她可能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她们做过这样的事,他真的要疯掉了。

    江心语没想到他竟然还敢提孩子,黑眸中闪过一丝强烈的恨意,她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对!我就是和夜琛在一起!和你还有关系吗?他就是比你负责任,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啊……”江心语只感觉锁骨一疼,她能感觉到,凤易寒是真的发怒了,周身散发出的那股气息,会让她的心脏都忍不住发抖。

    那是一种她在他身边这么久,都没感受过的可怕气息……似是真的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江心语害怕了,真的害怕了,慌乱之下,她也顾不得疼了,正当他想彻底占有她的时候,江心语突然喊了一句,“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你最爱的女人!”凤易寒的动作嘎然而止,抬起头狠狠的瞪着她,江心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却再次忍不住狠狠的揪痛起来……看来他是真的太爱那个女人了……想到他亲吻过沈念慈,和那个女人做过同样的事,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同时也觉得恶心无比。

    可是,正当她以为他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又低头狠狠的亲吻住她……到医院的时候,凤易寒因为失血,唇瓣都成了失血的白色,江心语因为羞愤气恼,小脸通红,虽然他没有真正的侵犯她,可是……那样和真正侵犯又有什么分别。

    有人敲车门,凤易寒把自己的外套扔在她的身上,把车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接过了外面的人递进来的纸袋。

    他上前去拉把自己蜷缩在一边的女孩,江心语立刻像受了刺激般,警惕的看着他,颤抖的问道,“你要做什么?”

    “穿衣服,难道你想这样下去?”凤易寒淡淡的看着她问,压抑着心底那最真实的情绪。

    “如果你想再来一次,可以在这等我!”他的话音未落,江心语便立刻抢过他手中的袋子,倒出里面的衣服,颤抖着穿起来,凤易寒想要帮她,她直接转过身,理都不理他。

    凤易寒的手僵住,他凝视着她颤抖的背影,从前,他替她穿衣服的时候,她都很乖的配合他,开始的时候会羞涩的不敢看她,到后来,大概是习惯了,倒是坦然了,每次他看她的眼睛,她都会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回望着自己,像只可爱的小鹿一般,让他的心底总是软倒不行……可是现在,她却是这样的抵触他……江心语穿好衣服,凤易寒烦闷的推开车门下了车,胸口就像少了什么似的,空得让他难受。

    江心语也连忙下了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转身就想逃走,可是刚跑了两步,便被两个高大的黑衣保镖抓住,押着着她跟上凤易寒。

    江心语又气又恼,刚要骂前面的男人无耻,抬头间却看到他手臂上的伤口,血依然不停的往外流,汇聚在指尖,滴滴嗒嗒的往下落着……她的心不受控制的抽痛起来,过了许久,她才发觉自已竟然看着他失了神,连忙收回目光,眼睛却是酸涨的厉害。

    急救室内。医生看了凤易寒的伤口,说是伤口太深,需要缝合一下,江心语皱眉看了一眼他手臂上的伤口,用力的抿紧了唇瓣。

    “这是什么东西咬的?伤口怎么会这么深?”医生一边准备工具一边问,继续说道,“如果是动物的话,务必要打狂犬疫苗。”凤易寒淡淡的看了一眼江心语,说道,“是条发了疯的小母狗!”江心语听了他的话,秀气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个男人太可恶了,竟然骂她是狗!

    你才是狗!你是公狗,姓沈的女人是母狗!当然,她不敢真骂出来……

    “那更要打疫苗了,不然染了狂犬病就麻烦了。”

    “不必,我对这条小母狗免疫!”凤易寒故意说道。江心语的胸口又是一闷,这个该死的男人!

    “那就好……请问要用麻药吗?”虽然只是缝四针而已,可如果不打麻药也会很疼的。

    “不用了,开始吧!”凤易寒说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一旁的女孩。

    直到医生缝完,凤易寒眼睛都没眨一下,仿佛那手臂根本不是他的一样,倒是江心语看着那针线穿过他的皮肉,竟然硬生生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