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我面前装什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还在我面前装什么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医生又给他上了药,包扎好后,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凤易寒才带着她离开了急救室。

江心语真的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样,她好怕凤易寒会再次像那晚那样,是想毁了她,心底的恐慌越来越重,她想给夜琛打电话,可是现在她连手机都没有!

二人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有一辆崭新的车子停在门口候着了,江心语不安的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咬了咬牙,她突然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这个人是毒贩,他的身上藏着毒……啊!”

她还没喊完,紧感觉脖领一紧,人已经被凤易寒拎着丢进了车内,江心语愤怒的回身,只见他微笑着对着已经傻掉的众人说道,“我妹妹……撞坏了脑子,总以为有人想害她!”

原本傻掉的众人听完,立刻恍悟,表示十分的理解外加同情,凤易寒微笑着上了车,“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他的脸立刻冷了下来,对着司机命令,“开车!”

江心语看着冷掉的脸,有些害怕的向一旁缩了缩,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她真的搞不懂,他把自己绑来到底想做什么!

除了报仇,她真的想不出第二条理由。

想到他报复的手段,她更加紧张了。

司机把车开出了城,江心语看着越来越荒凉的环境,心也一点一点的变凉,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夜琛得到消息后,能够快点找到她,否则,今天她真不知道还有没有活命的机会。

车子在一家江心语从来都没来过的饭店门口停下,这家饭店沿海而建,主体是一幢欧式的别墅,用的是那种干净的蓝白相间的颜色,看起来特别的干净。

凤易寒下了车,司机替江心语打开了车门,她不想下车,保镖就直接将她从车上拉了出来,推到了凤易寒的身后。

凤易寒听着身后的动静立刻就要上楼,江心语却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下一秒,保镖便抓着她的手臂强迫她上了台阶。

“你们放开,我自己会走!”江心语愤怒的甩开了二人,大步向前走去。

凤易寒似乎根本不想管她,沿着外面的汉白玉台阶上了二楼,二楼有几个房间,有人替他打开了第一扇门,凤易寒转身对着江心语命令,“进去。”

江心语看了一眼里面的情景,除了一张桌子,里面还站着四名男子,她的心脏瞬间被揪紧了。

他要做什么,难道那晚没有成功把她毁掉,今天他又要故技从施吗?还如此的明目张胆!

她立刻转身要逃,凤易寒眉头一皱,这丫头到底还有没有完,和他在一起就那么让她难以忍受吗!

他干脆直接将她推进了包间,让服务生关上了门,江心语看着屋内的四名男子,连忙回身想要拉开门跑出去,可是被竟然被锁上了,她被吓得魂都要飞了,立刻伸手用力的拍着门板,害怕的哭了起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凤易寒……少爷,我知道错了!你放我出去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求你别这样对我!”

身后的男子见状立刻走过来拉她,江心语立刻转身去打那两个人,害怕的吼道,“走开,不要碰我!”

凤易寒本想去打个电话,听到江心语崩溃的哭喊声,立刻让人打开了房门,房门一打开,江心语立刻向外跑去,撞到凤易寒的身上,她立刻向他求饶,“少爷,我知道错了,你别这样对我,不要……不要……”

江心语一想到那晚自己的遭遇,就吓得浑身发抖,哭泣着向凤易寒不停的求饶。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颤抖无助的样子,直接把她抱进怀中,一抬脚狠狠的踢在屋内的服务生身上,不悦的质问,“你们对她做什么了?”

被踢的人直接昏厥了过去,另外三个人立刻跪了下来,解释,“爷,我们什么都没做,就是想让这位小姐坐到椅子上。”

凤易寒看了一眼被吓得直发抖的三人,再看向怀中被吓得小脸惨白的女孩,刚刚他一直在门外,还没来的及离开,这么短的时间根本出不了什么事。

那她怎么被吓成这样?

他挥手让人都出去,另外三个人连忙扶了昏倒的同事离开了,包间内就只剩下凤易寒和江心语两个人。

江心语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里有些迟疑的想难道是她误会了,他不是想让这几个人凌辱自己?

可是,就算他现在不是这个意思,也改变不了他那天所做的恶行!

他抬手想去替她擦脸上的泪水,江心语立刻推开他,愤怒的吼道,“不用你假好心!”

“你……”凤易寒着实被她气着了,她让人把他的头打破,又莫名其妙的打了他两巴掌,还屡次对他出言不逊,他都没和她计较……她竟然还没完没了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易寒坐到座位上,眸光淡漠的看着她,今天上午她和唯安离开后,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的想了她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所以下午才想着找她来问问。

“敢做不敢认吗?凤易寒,我不过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你还在我面前装什么?”江心语看着他一副无辜的样子,胸口的怒火燃烧的更旺了。

“手无寸铁?”凤易寒上下打量着她,举了举自己的包着纱布的手臂提醒,“你有牙!”

“你……”江心语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还有……我做什么了?”凤易寒单手支着下巴看着她,黑眸中一片坦然。

“你做了什么难道还用来提醒你吗?”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只要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她就真的好想杀了他。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先吃饭吧,你可以想说的时候再说。”凤易寒说完,拍了拍手,门立刻被人打开,早就候在外面的服务生鱼贯而入,把一个人盖着银色罩子的托盘放到桌子上。

服务生放下托盘立刻把上面的盖子拿走,等桌子被摆满的时候,屋内飘满了饭菜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

人都退出去后,房间内又只剩下凤易寒和江心语两个人,江心语身后那面墙突然动了起来,她条件反射般的回身,只见那面墙竟然在慢慢的升起,露出了整面的玻璃窗,对面便是无敌的海景。

“你应该清楚,无论我想对你做什么你都反抗不了,所以聪明点,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哦,对了,就算要反抗,你也要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吧。”凤易寒说完,用眼神示意她坐下。

江心语抿紧唇瓣没动,她一点也不想和他同桌吃饭!

“如果你喜欢我对你用强!我可以喂你!或者乖乖坐下自己吃!”凤易寒的表情变得冰冷,他的耐心已经快要被她耗尽了。

江心语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然后又松开,反复几次后,她咬牙坐了过去,她决定拖延时间,她相信夜琛一定会来救自己的。

凤易寒又怎么看不出她心中所想,黑眸微微的暗了暗,抿紧唇瓣没有说话,江心语拿起筷子,夹了一点面前盘中的菜吃了一口。

好不好吃,以她现在的心情,肯定是吃不出来了。

凤易寒看着她一直吃着面前的一盘豆腐,突然转了一下那个玻璃的转盘,哪盘菜转到她的面前,她就吃哪盘,凤易寒看着她机械的吃着东西的样子,突然“啪”的一下把筷子拍在桌上,江心语夹菜的手立刻顿住。

凤易寒有些烦躁的拿起一支烟,点燃吸了起来,他真的很讨厌她现在的样子,吃饭都像受刑一般,难道现在和他在一起连吃顿饭她都不愿意了?

他突然有些想念从前那个吃什么都会非常开心的小东西,那个时候哪怕是看着她吃,都会让人很有食欲。

可是现在,看着她,他只觉得胸口堵得难受。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到底做什么了?卑鄙小人?龌龊?江心语你还真是长本事了!”凤易寒弹了弹烟灰,用力的吐出一个烟。

“为什么你们的演技都这么好?你们怎么不去当演员!”江心语冷笑了一声,沈念慈是个演技派,看来他也不差。

凤易寒看着她冷笑的样子,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非常讨厌她现在的表情,还是从前那种呆萌的样子比较顺眼。

可是,他发现自从分开后,她已经完全变了,和从前那个单纯可爱又很怕他的小丫头完全不一样了。

“你敢说昨天晚上想要强暴我的人不是你派去的?你可以否认,反正那些人渣都不见了!可是我亲耳听到他们说是凤爷吩咐的!试问在凤城,能被叫凤爷的还能有谁?!”江心语眸光清冷的看着他,声音中透着丝丝的颤抖,仔细看便可以看出她眼眸深处的深深惧怕和脆弱。

凤易寒听了她的话,手指倏的用力,指间的那根白色的香烟被折断,他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昨晚有人想要强暴你?还说是我下的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