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多管闲事了【求月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是他多管闲事了【求月票】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并不认为自己和沈念慈有什么好说的,她眸光冷淡的扫过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转头对着夜琛说道,“我们进去吧。”夜琛对着笑了笑,伸手搂上她的肩膀,还着她转身向里面走去。

    凤易寒看着江心语冷淡的表情,甚至看都没再多看他一眼,黑眸微微的变冷,呵呵,这个女人可真够绝情!

    亏他还在为她的前途打算,现在看来,真的是他多管闲事了。

    “江心语!”凤易寒突然叫住了她,江心语条件反射般的顿住了脚步,夜琛也停了下来,转头皱眉看着她。

    “江小姐,我们没恶意的,既然大家都认识,不如一起吃个便饭如何?不知道江小姐肯不肯赏个脸呢?”沈念慈在凤易寒说话前,再次开口。

    江心语好看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子,这才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二人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好。”

    “寒,太好了,看来江小姐并没有怪我回来……她可真是个大度的女孩。”沈念慈立刻笑了起来,江心语看着她那张漂亮的脸旁,说实话,如果不是知道沈念慈的真面目,她一定会认为这个女人是个难得的美女,可是现在……一个拥有着丑陋的心的女人,就算拥有完美的外貌,也不会让人觉得好看。

    凤易寒眸光深邃的看着对面的女孩,抿紧了唇瓣没有说话,推着沈念慈向前走去。

    “为什么要答应她?”夜琛有些气恼的松开了她,表情很不好看。

    “对不起,我只是有几句很重要的话想和凤易寒说!”江心语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主动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你是不是还是放不下他,你还爱他是不是?”夜琛英俊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伸手拉开了她的手。

    “怎么可能?在惜惜离开我的那一刻,我就没什么放不下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哥哥,再也没有我江心语放不下的人和事!”江心语黑眸凝视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惜惜死的时候,当凤易寒对惜惜的死完全无动于衷的时候,她对他的心也彻底的死了。

    那天,他把那张银行卡给她的时候,她和他就已经彻底的划清了界线,再也没有半点关系。

    现在,她和他只是一对陌生人……

    “语儿,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夜琛伸手拉住她的手,他真的好恨这样的自己,竟然再次让她想到了伤心事。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江心语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的愧疚了,对于他的感情,她现在没办法给与并分的回应,可是他却依然对自己如此的好,而且没有任何的条件。

    她真的觉得自己不配,像夜琛这样优秀的男子,值得更好的女孩子去爱,而她早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

    她的话还没说完,夜琛便伸手轻抚上她的唇瓣,阻止了她下面的话,他伸手搂住她,说声音黯哑的说道,“语儿,永远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只要你能让我继续待在你身边,不赶我离开,我就很满足了。”他不求她可以马上爱他,他不求她可以回应他的感情,他甚至不求她对自己好,她只要能够让他继续待在她的身边,可以每天看到她,听到她的声音,他就非常的感谢她了……沈念慈回头看了看相拥的二人,羡慕的说道,“看来江小姐和她男朋友的感情很好啊,能看出,她的男朋友真的很爱她。”凤易寒没有回头,只是握着轮椅把手的手不断的收紧……还是那间熟悉的包间,凤易寒带着江心语来过几次,四人走进来,沈念慈一进来便激动的推着轮椅来到对面的门前,转头对着凤易寒说道,“寒,让人把门打开,我要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变化。”凤易寒走到门前,伸手从门上拿了钥匙,打开了门上的锁,他把门推开,沈念慈立刻站了起来,她看着这个美丽的小花园,处处都透着精致,她开心的亲了亲凤易寒的脸颊,说道,“寒,谢谢你为我亲手种的花,谢谢你为我保留了三年。”凤易寒淡淡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这些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江心语坐在桌前,淡漠的看着二人,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难怪凤易寒不肯让自己进这个花园,原来,这个花园是属于他最爱的女人的。

    现在她全都明白了,看来凤家后院的那个花园也是属于这个女人的,所以当凤易寒看到自己坐在秋千上的时候,才会非常的生气。

    为什么,想到这些,她还是会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江小姐,要不要来花园转转,晚霞中的花园,非常的美呢。”沈念兹转头对她热情相邀。

    “谢谢,不用了,我对花不感兴趣。”江心语淡淡的回答。凤易寒皱眉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和夜先生有些话要谈,你陪小慈去花园。”江心语放在腿上的手再次收紧,她本想反驳他,可是一想又觉得没有必要,便站起身,对着夜琛说道,“我去转转。”

    “去吧。”夜琛饶有兴致的看着凤易寒,他倒是很好奇,凤易寒想和自己说些什么。

    江心语走进了葬花园,经过凤易寒的时候,二人谁都没有看对方一眼,仿佛他们真的只是一对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江心语被沈念慈陷害过一次,所以自然对她有了防备,离得她远远的。

    她的目光落在墙边的几颗薰衣草上面,那淡紫色的小花依然盛开着,生命力十分的顽强。

    沈念慈一直观察着江心语的一举一动,所以江心语的目光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沈念慈向着墙边走了过来,江心语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生怕自己再被她陷害。

    “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台阶,再说了,同样的招数,我不会用第二遍。”沈念慈嘲讽的看了她一眼说道。

    “……”江心语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竟然还敢承认,真不明白,凤易寒到底爱这个女人什么?

    沈念慈走到墙边蹲了下来,她的手轻轻的抚上一朵白色的桔梗,说道,“这片花园是寒亲手为我种的,桔梗是我最喜欢的花,花语是永恒不变的爱!就像我和寒的爱情!永远都不会改变!”沈念慈说完,抬头看向墙角的几颗薰衣草,抬手抓住,一把给拨了出来,“就算有些杂草想要插进来,也只能落得个被连根拨除的下场。”江心语怎么听不懂她话中的暗讽,紧张的看着那几颗薰衣草问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除杂草而已!”沈念慈把手中的薰衣草扔到一旁,江心语立刻要去捡,沈念慈的脚已经踩在上面,将那几颗紫色的小花用力的碾碎。

    “你!”江心语愤怒的站起身,沈念慈却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说道,“怎么?生气了?这么容易就发怒?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江心语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怎么敢和你这种城府深的人比!”

    “过奖了……不过寒倒是和我说过你几次!”沈念慈娇笑着看着她,虽然脸上在笑,可实际上真恨不能杀了面前的少女,尤其是看着她水嫩的小脸,更是恨不能用硫酸将她的脸毁掉!

    “……”江心语呼吸一窒,没想到凤易寒竟然和她提过自己!他会和这个女人说自己什么?

    “寒和我说……你不过就是我的替身而已,因为你和我长的有几分相似,所以他才会让你留在他的身边……其实他和你做的时候,心里想的人……是我!”江心语的身体变得僵硬无比,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他还说……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趣……跟个木头一样……他和你做的时候,根本没什么感觉……他说……他更喜欢我的身子!”沈念慈看着脸色变得难看的女孩,冷冷的扬唇,说道,“寒把那份你寄给他的亲子鉴定报告给我看了,他说……”江心语像是不敢置信般看着面前比自己还高出半头的女人,凤易寒竟然把亲子鉴定报告给她看……

    “他说,没想到你这么幼稚,你不过是他找来的替身,他又怎么会在意你的孩子?那个孩子就算不死,他也不会要的!你竟然傻到去做什么亲子鉴定!”江心语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她真没想到,原来凤易寒竟然是这么想她的孩子的,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当时的她,还在医院中傻傻的等他,以为他在看到那份鉴定报告后,来看自己和惜惜一眼。

    沈念慈看着江心语黑眸中的痛苦,心情舒畅的扬了扬唇,绕过她走进了包间。

    夜琛见她似乎有些不对劲,走出来紧张的握住她的小手,问道,“怎么了?”江心语看着面前的男子,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扑进他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他……夜琛被她的反映给吓了一跳,紧张的搂住她,焦急的问道,“到底怎么了?那个女人欺负你了!我去找她算账!”【求月票。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