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不顾身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奋不顾身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十分钟……凤易寒抬头看了一眼远处被绑起来的女孩,直接飞身而上,冒着枪林弹雨向江心语所在的位置逼近……离船最近的地方,霍西扬和尹君天带着火刑十二卫也从海底冒出,助凤易寒靠近江心语。

    一直躲在船舱里的黑衣人开始向远处逼近的潜水艇开炮,尹君天所在的潜水艇差点被击中,他站在上面晃悠了几下,险些掉进海里,逼得他直爆粗口。

    “给我打!”尹君天伸手拿过一旁手下的火箭炮,对着那些炮口开始发射。

    一时间,各船之间炮火连连,浓烟不断的升起。凤易寒快速的奔向江心语,跑到距离她不到二百米的位置时,船的最高处突然出现着黑色斗篷的男子,他手上抱着一个炮筒,毫不由于的对着凤易寒的位置开了一炮,凤易寒立刻飞身向一旁躲去,险险的躲过了他的攻击,但剧烈的爆炸还是让他胸口翻涌,差点吐出血来,他抬起手枪,对着那个直接开了一枪。

    凤易寒十分的确定,这个男人就是这件绑架事件的主谋!男子躲过他的射击,转身对着夜琛的位置也开了一炮,夜琛也是飞快的滚向一旁,举起枪对着他连开几枪。

    男子肩部中弹,立刻收起炮筒撤离了。凤易寒和夜琛拼尽性命杀出了条血路,二人从不同的方向江心语所在的位置靠近着,最终还是凤易寒快了一步,一直守在旗杆下面的黑衣人见凤易寒马不停的逼近,此时此刻的凤易寒身上染满了鲜血,发丝凌乱,如玉般的脸孔上面也沾了不少的血,现在的他才真的像地狱中走出来的冷面阎王,让人不寒而栗!

    他仿佛已经杀红了眼,所过之处,所有人都应声而倒,手上一把短刀上面不停的往下滴着血……守着旗杆的黑衣人对视一眼,二人立刻举起手上的斧子,用力砍着绑着江心语的木质旗杆,这杆旗杆本就不粗,二人只是砍了两下,便听

    “咔嚓”一声,旗杆慢慢的断裂开来……凤易寒举起手上的枪,对着举起斧子想要再砍下去的人开了两枪,二的手中的斧子掉落,同时向后倒去……可是,旗杆已经被砍断了一半,马上就要断了……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凤易寒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用身体支撑住了那根旗杆,他紧张的抬起头看着被绑在上面的女孩……有人冲过来,对着他的后背便是一刀,凤易寒闷哼一声,后背皮开肉绽,血一下子喷涌出来,他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夜琛见状立刻举起枪,对着再次砍向凤易寒的人开了一枪,子弹正中心脏,那人应声而倒。

    夜琛又干掉了几个冲过来的人,凤易寒受伤不轻,他几乎要支撑不住了,额头上青筋爆出,他对着夜琛吼道,“快去救人!”

    “可是你……”夜琛看出凤易寒受伤不轻。

    “少啰嗦,上去救人!船上有炸弹,时间不多了!”凤易寒咬牙说道。夜琛不敢再迟疑,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从地上捡起一个带铁锚的绳子扔向去,准确的挂在了上面,他用力的拉了拉,又看了一眼凤易寒,快速的向上爬去。

    又加了一个人人重量,凤易寒拼尽全力的支撑着,又有黑衣人跑了过来,枪对着想去救下江心语的夜琛,凤易寒直接甩出手上的短刀,射中了那人的心脏……凤易寒抬头看着已经爬到一半的夜琛吼道,“再快点,还有二十秒!”夜琛呼吸一窒,二十秒……能不能逃离这里,都是个未知数。

    他快速的来到江心语的身旁,看着依然紧闭着双眸的女孩,快速的去解她身上的绳子。

    那个穿着黑衣斗篷的人冲了过来,他冷冷的扬起唇角,对着凤易寒的腿开了一枪,凤易寒重重的跪了下去,旗杆猛烈的摇晃了几下,夜琛差点摔下来,他连忙抓得更紧,加快速度解着江心语身上的绳子。

    “凤大少,还有十秒钟,今天所有人都将为你陪葬!”黑衣人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凤易寒心脏的位置,“如果你现在逃还来的及,死的就是他们两个!”

    “废话少说!”凤易寒看了一眼上面的情况,夜琛已经抱住了江心语,他突然直接扬手,用手掌把旗杆砍断,他几乎是拼尽了全部的力气抱住了那根旗杆,拼了最后一丝的力气的把夜琛和江心语送到了安全的位置……夜琛和抱着怀中的女孩落在距离那船即将要爆炸的船大概三十多米的船的夹板上,他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远处的男人,不敢相信凤易寒竟然真敢这样做……以前,他一直很讨厌凤易寒,觉得他是个薄情的男人,他对不起语儿,可是现在……他竟然为了救他们两个人,把自己置身于险境……这种震撼,对于夜琛来说太大了……黑衣人对着凤易寒的后背开了一枪,凤易寒的身体重重的摇晃了几下,他艰难的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冷冷一笑,“最后死的人是你!”他的话音一落,只听

    “轰”的一声巨响,远处的船瞬间变成一片火海……夜琛连忙趴在了江心语的身上,小心的把她护在身下,生怕她会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海底的一艘潜水艇内,唐少卿冷冷的看着船最后爆炸的画面,将面具摘了下来,唇角冷冷的扬起。

    凤易寒你还是这么没用!江心语难受的睁开眼睛,第一眼便看到护在自己身上的夜琛,她看着面前狼狈的男子,眼泪拼命的往下掉,她抬起手紧紧的搂住了夜琛的脖子,声音哽咽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我就知道你会来!”夜琛感受着她的颤抖和无助,黑眸中一片晦暗,他慢慢的抬起手紧紧的抱住她,想要给她一点安慰,最后,他还是拉下她的手,转头看向那艘火光冲天的大船,说道,“语儿,其实救你的……”

    “夜琛,你怎么了?你想说什么?”江心语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她也看到了远处着火的大船,胸口突然一阵撕裂般的疼,让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就好像她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消失了一般。

    “语儿……其实救你的人……”夜琛回头想把真实情况告诉她,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江心语便感觉头部重重的一疼,下一秒,她便软软的倒了下来……夜琛被吓了一跳,他连忙将她抱起来,又焦急的看了一眼远处的火海,快步进了船舱。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里了。她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只感觉头痛欲裂,那种疼仿佛已经超出了常人能忍受的范围,疼得她似乎下一秒就会崩溃一般。

    她用力的捂着头,小脸疼得都变得扭曲,苏锦从外面走进来,见她醒来快步走到她的床边,心疼的看着她问道,“心语,你怎么了?”

    “痛!好痛!”江心语痛得脸色惨白,那种感觉就好像有的一把钢刀在她的脑中不停的翻搅着。

    而且不止是疼,她还好像忘记了什么,她只记得凤易寒用她去交换被绑架的沈念慈,后来她掉进了一个地方,后面的事她一点都不记得了,再有记忆便是夜琛救了她之后……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而且越想,头就越痛!

    “心语,你先放松自己,放松,尽量不要想一些不好的事,去想那些美好的事!放松,你想想你和你哥哥从前的回忆……”江心语闭着眼睛,不敢让自己再多想,只是努力的回响着从前美好的回忆,果然疼痛在一点一点的减轻。

    苏锦见状立刻替她检查了一遍身体,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夜琛,苏医生,夜琛呢?他去哪了?我要见他!”江心语紧张的对着苏锦说道,眼睛不停的向外张望。

    苏锦抿紧了唇瓣,表情有些凝重,一时不知该如何告诉她夜琛的事,怕她会再受刺激。

    “夜琛他怎么了?他是不是受伤了?他在哪,我去看他。”江心语立刻要下床去找夜琛。

    “心语,别去了,夜琛他不在医院!”苏锦拦住了她。

    “不在医院,那他在哪?他是不是又出任务了!他有没有说多久回来?”江心语紧张的看着苏锦。

    “心语,夜琛没有出任务,他……”

    “他到底怎么了?苏医生,你快告诉我啊。”江心语紧紧的抓住了苏锦的手臂,就像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苏锦见她焦急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苏锦严重的违反了军纪,已经被军事法庭抓了起来。”苏锦的语气非常的沉重,这次夜琛犯下的错误太大了,野狼特种军团是目前国家仅有的不多的几支特种兵团当中的尖刀团,十分的受重视,可是夜琛却为了救一个平民女孩,私自调动特种兵团,这罪名恐怕会让夜琛这辈子都别想再出来了。

    “什么意思!夜琛违反军纪……到底有多严重?”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着,让她已经完全透不过气来了。

    【求月票,谢谢泽祺涵月送给雪的大红包,太爱你了,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