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晕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吻晕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凤总,这边请!别这么严肃嘛,既然出来玩,就该开心点,来,给凤总找两个漂亮的妞!”廉少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男子。

    凤易寒淡淡的扬唇,站起身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手臂懒懒的搭在沙发上,目光终于是落在江心语的脸上。

    “女人就不必了,我怕我未婚妻吃醋!”凤易寒的声音异常的清冷,态度亦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早就听说凤总是痴情的好男人,今日一见传言果然不虚,欣赏一下美女总不算犯错吧,我想嫂子也不会介意。”廉立飞说完,立刻对着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人立刻拿着一盒TT塞到江心语的手里,催促着说道,“快点!”江心语颤抖着拿着手上的盒子,知道自己今天完全没有退路,他现在甚至找不到任何人可以救她,夜琛走了,再也不会有人在意她的死活。

    “是不是我演示完了,就可以走?”江心语强逼回即将掉落的泪水,她的软弱只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她只能坚强!

    廉立飞看着江心语眼是倔强的泪光,饶有兴趣的点头,本来他看这个女孩是长得漂亮,但也没多大兴趣,毕竟他见过的美女不少,可是看着她这不屈不挠的个性,却很对他的胃口。

    他身边的女人几乎全都是对他百依百顺,他早就厌倦了。江心语咬着牙把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装袋,又转身从桌子上的那些商品中找出一个仿**的,红着脸开始演示……一番演示下来,屋里变得鸦雀无声,看得一众人也是口干舌燥,不停的吞着口水,只除了坐在单独沙发上的凤易寒……他的表情依然是淡淡的,眼神却是深邃的可怕。

    廉立飞拍了拍手,笑着说道,“表演的不错!下一个!”保镖又把另一个东西塞到江心语的手上,廉立飞换了个姿势,说道,“这个东西得这位小姐自己脱了衣服用自己的身体演示了!”他赤果直白的话让屋内的人一下了骚动起来,不停的起着哄。

    江心语握着手上的东西,全身都僵硬着,就在大家想看更JQ的一幕时,江心语突然扬手,手上的东西飞了出去,直接砸向廉立飞的脑袋。

    谁也没料到江心语敢如此放肆,廉立刻显然也没想到,他的手还搂着怀中的女人轻抚着,一时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他只感觉额头一疼,他

    “嘶”了一声,伸手一摸,竟然有血。保镖也被吓坏了,没想到江心语年纪不大,胆子不小,立刻想要去抓她,江心语拿起桌上的东西扔向二人,转身想逃。

    可是,下一秒,江心语便被抓了回来,她毫不犹豫的回身,一脚踢向男子的跨部,这是她唯一会的,也是最有郊的防狼招式。

    那人被踢到,扬手向着江心语打了下去,江心语被吓得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来……突然间,房间内的灯灭了,屋内一片漆黑……江心语等了许久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抓着她的人被人拉开,惨叫声,哀嚎声不断的响起……江心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推出了房间,她听着身后的关门声,不敢犹豫,飞快的向着不远处的逃生通道跑去……

    “怎么回……啊!”

    “谁打我!啊!啊!”

    “救命啊!”房间内惨叫连连,男人的咒骂声,女人的尖叫声响成一片,廉立飞更是感觉自己被扇了无数的耳光,最后胯下受了重重一击,疼得他直接晕了过去!

    江心语狼狈的跑出酒店,头发都已经散开了,她一刻都不敢怠慢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快速的离开了。

    回到医院,她不顾郁姐惊讶的眼神,直接躲进了浴室,她一遍一遍的活着自己的手,过了许久那颗狂跳不止的心脏才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刚刚在酒店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巧,单单在她要被打的时候停电,而且,她还被人推出了房间。

    到底是谁在帮她?脑海中立刻出现一张冷漠的脸恐,江心语立刻摇头,不可能是凤易寒,绝对不可能是他!

    江心语宁愿相信是鬼救了她,也绝对不会相信那个男人会有这个好心!

    她低下头洗了把脸,这才走出了浴室。傍晚的时候,江心语接到一个电话,是她今天去过的一家酒店的经理,说他们需要一些她的产品,让她马上给送过去。

    江心语虽然对今天的事心有余悸,但最后还是决定去看看,她觉得只要自己不要像今天这么大意,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经理说只要TT,她便只拿了几盒骑着电车出发了。到了酒店外,她摘下了头盔,这家酒店是今天她来过的几家最具规模的一家。

    到了大堂,大堂经理直接带着她来到了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

    “江小姐,就是这里的客人要你的产品,你稍等一下吧。”大堂经理说完,转身离开了。

    江心语心头一紧,她转身就要跟着那名经理一起离开,身后的房门被人拉开了,她条件反射般的回过头,转头便对上一双熟悉而冰冷的黑眸!

    江心语的呼吸一窒,她立刻转过身想走,身后传来凤易寒懒懒的声音,“不是要卖东西吗?这就是你对客人的态度!”

    “我不卖了!”江心语立刻迈步离开,可是她还没走两步,手臂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下一秒,人便被抓紧了房间内,“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

    把她拉进来后,凤易寒便直接松开了她,直接越过她向里面走去,他的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头发还滴着水,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

    “放心吧,我对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兴趣了!所以你完全不必担心我会想占你便宜。”凤易寒的声音极其的清冷。

    江心语身体僵硬,手紧紧的握成拳,“你不会是真想买吧!”凤易寒坐到沙发上一边擦着头发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上,说道,“坐!”

    “不必了,除非你想买东西,否则我们没什么可说的!”江心语的声音也很冷,那是一种心寒到了极致而散发出来的冰冷。

    凤易寒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他把毛巾扔到一旁,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近她,江心语立刻后退转身就要逃走,她的手刚碰到门的把手,身体便被他抓住按在了墙上!

    “江心语,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当初给你钱,你装高贵不肯收,现在又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落魄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是想让我内疚吗!我告诉你,没用的!”凤易寒的脸上有着很明显的愤怒!

    “滚开,别碰我!”江心语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样,拼尽全力的推着凤易寒,也许是她太过气愤,竟然真的一下子把他推开了一些,江心语的小脸憋得通气,着实被他的放马给气到了,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爆发般的怒吼,“谁TM的想让你内疚了?我是脑子有病才会以为你这种冷血的混蛋会因为我的落魄就内疚!”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股气血在剧烈的翻涌着,他这种冷血的到完全不顾她死活的人会对她内疚!

    “你说什么?我冷血?江心语,这就是你对我的看法?”凤易寒的心也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原来他在病床上躺了半年,差点死在那场爆炸里,换来的依然是她的一句他冷血!

    半年前,如果不是霍西扬和尹君天拼在最后一刻,不顾性命的把他救回来,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承认,他用她去换沈念慈对她太不公平,可是他从来都没想过要不管她,从打算用她交换那一刻起,他就对自己发誓,就算拼了命不要,他也要把她救回来!

    江心语被他的态度直接给气得笑了,胸口闷得她几乎要窒息了,她真怀疑他再多说一句话,她就会忍不住吐血!

    “对!这就是我对你的看法,冷血无情,卑鄙无耻!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小人!凤易寒,收起你的自以为是,如果可以,我宁愿这辈子都不再看到你这张脸,我会觉得恶心!”江心语冷冷的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她手拧上门把手的时候,凤易寒突然抓住她把她扯了回来狠狠的按到了墙上,他的力气太大,撞得她生疼,江心语痛苦的皱了皱眉头,下一秒,唇被堵住……江心语的眼睛蓦的瞪大,凤易寒就像是受了刺激的野兽一样,凶猛的吻上她。

    江心语立刻就要反抗,凤易寒将她反抗的动作全部扼杀在摇篮里,将她压得死死的。

    凤易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知道不该这么做,明明知道他的人生不该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可是当他听到她的那番话的那一刻,他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直到感觉怀中反抗的力道消失,怀中的女孩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了,凤易寒才猛的清醒过来,他连忙放开她,而江心语已经因为缺氧太久,直接晕了过去……【求月票。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