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真是个宝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还真是个宝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没有可是!时间快来不及了。”南宫白夜率先走出了造型室。

江心语只能无奈的跟着他离开了,南宫白夜替她打开了副驾驶位,江心语弯腰坐进去,原本慵懒的披在身后的长发垂落下去,露出她几乎整个后背!

“等等!”南宫白夜盯着她的后背,只用几根细细的线带链接起来,露出她如玉般的背部。

江心语立刻站直身体,有些不解的看着他,不清楚他这是又怎么了。

“你这什么衣服?”南宫白夜皱眉问她,如果是以往他看到别的女人穿着暴露一些,他并不会觉得怎么样,可是这衣服穿在她的身上,他就感觉胸口有一投莫名的邪火不停的往上冒。

江心语的脸颊忍不住红了红,尴尬的低下头说道,“不是我挑的啊,而且我也不想穿,我刚刚就想和你说的。”

南宫白夜看了看时间,是真的要来不及了,女人不像男人,换套衣服就好,女人还在重新造型,头发妆容都要搭配。

“走吧,你记得别弯腰。”南宫白夜推着她塞进了车里。

江心语没想到宴会竟然是在落花别苑举行,南宫白夜替她打开车门,江心语走了下来,南宫白夜立刻伸出自己的手臂,江心语伸手挽住。

进门的安保非常的严格,有专门的保安人员,拿着仪器在来宾身上扫过,确定没有危险品,才能放进去。

南宫白夜带着江心语来到门口,等待着检查,又有车队驶了过来,立刻有两队保安跑过去开路,把人都请到一旁,江心语好奇的看了过去,那辆熟悉的黑色车子停在了别苑的门口,保镖打开了车门,凤易寒从上面走了下来。

今天的他依然是一身的黑衣,即使与他隔着段距离,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衣装笔挺下的他,迸发出一股阳刚之气,自信的眼神中流露出王者般的气势,如沉睡的猎豹,俊逸优雅,却潜藏着巨大的爆发力,像是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君王。

凤易寒显然也注意到了江心语,江心语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立刻转过头不再看他,一颗心却是莫名的狂跳起来,凤易寒的目光落在她挽着南宫白夜手臂的小手上,黑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爷,里面请!”别苑的保镖对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凤易寒又扫了一眼一旁的男女,伸手解开了西装上的那颗纽扣,衣服一甩,大步走了进去,他的目光沉稳冰冷,像是一头没有丝毫感情的走兽,仿佛眼中容不下任何一个人。

江心语看着已经走进去的男人,轻轻的咬了咬唇,这个男人真是走到哪都有特权。

马上就要轮到南宫白夜和江心语检查了,突然有保镖急急的跑了过来,说道,“这二位是贵客,就不用检查了,二位请。”

南宫白夜意外的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身旁的江心语,说道,“你还真是个宝。”

江心语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她可不认为这件事会和自己有半分的关系,南宫白夜也没多说,带着她走了进去。

隔个几米,或者在拐角处,都会有专人负责指路,南宫白夜带着江心语来到了宴会的主大厅。

落花别苑是中式的装修风格,所以这个大厅同样是中国风,到处可见精致的红木雕刻,又不乏西方的时尚元素,真可谓是中西结合的经典之作,十分的富丽堂皇。

宴会大厅内已经到了许多的宾客,每个人都衣着奢华光鲜,女人们聚在一起低语浅笑,男人们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服务生端着酒水在人群当中穿梭着,为大家奉上酒水。

南宫白夜的目光在场内扫了一遍,他略低下头眸沉思了一下,带着江心语来到一旁比较安静的角落中,端了一杯香槟和饮料,把饮料交到她的手上。

“谢谢。”江心语把长发撩到身后,小心的接过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小口。

“不客气。”南宫白夜也喝了一口酒,目光继续回到人群当中。

“南宫先生,这是什么宴会啊?”江心语有些好奇的问,她能感觉的出,今天的宴会和以往她见过的不一样。

“能是什么宴会,一群有钱人聚在一起,或相互攀比,或相互勾结的鸿门宴。”南宫白夜淡淡的回答。

“切,说的好像你不是有钱人似的。”江心语撇了撇嘴,就他那辆车,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我是有钱人,不如你嫁给我如何?”南宫白夜收回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扬唇浅笑。

“无聊。”江心语淡淡的移开目光,只当他说的是玩笑话。

“你不嫁我是对的,毕竟我有病,万一我哪天死了,你还得守寡。”夜琛把杯中的酒喝光说道。

“你……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江心语皱眉看着他。

“怎么?你心疼我啊?乖媳妇,亲一下我就不死了。”南宫白夜把自己的俊脸凑了过去。

江心语毫不客气的伸手去推他,南宫白夜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搂进怀里,江心语又羞又恼,抬脚踩上他锃亮的皮鞋上面。

楼上的一个包间内,凤易寒淡淡的看着角落中的一幕,端起手中的酒杯,仰头把酒全部喝光。

“少爷,沈小姐过来了。”修罗今天穿了一身深灰色带细条纹的西装,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锐利的眼眸。

“小慈,她怎么会来?”凤易寒的目光今天盯住那个角落。

“沈小姐是代表电视台的栏目组过来的,人在偏厅。”修罗报告。

“我知道了,派人照顾好她。”凤易寒淡淡的下令。

“是!”修罗退下了,凤易寒端起一旁的酒杯又连续喝下了三杯酒。

身后的门被推开,霍西扬,尹君天和乔暮尘三人走了进来,凤易寒听到声音才回过头看向来人,目光落在乔暮尘的脸上,问道,“最近怎么都不见人,小慈回来了你不知道吗?”

乔暮尘淡淡一笑,点了点头,“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最近比较忙,一直在外面处理一些事务。”

凤易寒的眉头皱了皱,问道,“你还没有去见过小慈吗?”

“见与不见,又能怎么样?寒,我怎么感觉……你是想把她推开呢?”乔暮尘淡淡的问道。

“你想多了,你和小慈怎么说也算是亲人,她从回来后,还没见过沈乔两家的人。”

“我会去见她的。”乔暮尘点了点头。

“呵……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当年你们两个为了沈念慈争得……哎呦!”尹君天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自己的腰狠狠的疼了一下,转头刚要骂人,却对上霍西扬警告的眼神,他只能立刻闭嘴。

“我们先出去看看,今天人太多,最好别出什么乱子。”霍西扬转身离开。

“我也去,等我。”尹君天连忙跟上。

“哦,对了寒,凤老今天也过来了。”霍西扬转身说了一句。

“知道了。”凤易寒点了点头,转身继续看着那两个不停纠缠的身影,捏着酒杯的手不断的收紧。

乔暮尘也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目光落在江心语那张美丽的小脸上,心脏突然猛的跳动了起来,他转头看着身旁的男人问道,“你该不会还没对她死心吧?”

“你想太多了。”凤易寒淡淡的移开了视线。

“寒,我希望你不要辜负小慈,毕竟她是那样的爱你,你也爱她不是吗?当年你为了他不惜求我……要我把她让给你,甚至答应我,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位置反转,你也会让我!你说如果让江心语知道了,你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把她送给了我,她会怎么想?”

凤易寒放下手中的酒杯,又端起一杯酒仰头喝光,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酒顺着他的喉咙流入胃中,原本他最爱的美酒,竟然让他觉得有些呛……

“我更恶劣的事都对她做过了……她现在对我恨之入骨!你觉得我还介意再多一条罪名吗?”凤易寒眸光冰冷的看向他。

“寒……”乔暮尘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以他对他的了解,他说这句话绝对有深意。

“你还是先去看看小慈吧!我想她见到你应该会开心的。”凤易寒转过头不再看他,拿起一旁的酒杯继续喝酒。

“那我先过去看看,你也少喝点。”乔暮尘收回目光,转身的瞬间,眸中闪过一丝阴沉。

凤易寒听到身后的关门声,这才转过身,他又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厅,迈步走了出去,掏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

“陪我到处走走。”南宫白夜抓住江心语的手放到自己的臂弯当中说道。

“哦,好。”江心语放下手中的杯子,和他一起走向人群,虽然她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可是现在她毕竟答应了做他的助理,也只能免为其难了。

在宴会厅内走了一圈,南宫白夜端着酒和几个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江心语的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可是周围那些人们的目光却让她越来越不舒服,尤其是男人,就好像她是一块肉,他们恨不能马上扑上来吃掉她一般!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