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会对她放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再也不会对她放手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她走到窗台前,继续盯着远处的露台,黑眸中的杀气更加的浓重。

    “别再搞这些小动作了,你这几次之所以会成功,不是因为你有多聪明,也不是因为寒太傻,只是……寒对你还很信任!”乔暮尘淡淡的警告。

    沈念慈看着远处,虽然一切都已经停止,可是凤易寒依然眷恋的搂着江心语,大手不停的轻抚着她的脸颊,即便是隔着很远,她仿佛都能感受到他的浓情……

    “尘哥哥,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妹妹今天是不是会过来,我也该见见她了,你陪我去吧。”沈念慈回身,换上了一副哀隐忍的表情,走到乔暮尘身边,伸手挽上她的手臂。

    乔暮尘看着她的样子,心终于是软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二人离开了房间。

    ……凤易寒的手指轻轻的抚过江心语的脸颊,看着她布满泪水的脸颊,喉结上下滚动着,他抱住她翻了个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江心语坐在他的腿上。

    结实的布料已经被扯得开了线,露出半截洁白的长腿。江心语一直闭着眼睛,默默的流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几乎将他的衣服都抓烂了……

    “恨我?那我就让你恨得更彻底一些!”凤易寒看着她的样子,拿起她的手臂放到唇边重重的咬了下去,一股钻心的疼传来,江心语吃痛的叫了一声,挣扎间,二人贴合的更加紧密,凤易寒凝视着她的黑眸,牙齿不断的用力,一股血腥味传遍他的唇齿之间,半晌他才放开她,雪白的手臂上,印着一排清晰的齿痕,血珠不停的冒出。

    江心语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眼泪掉得更厉害了,长长的睫毛被泪水浸湿,就像一双陨落的蝴蝶翅膀一般,无辜的垂落着,泪水顺着她的下巴滴滴嗒嗒的不停落下,她突然像发疯一般的去打他,凤易寒伸手将她搂紧……从碰到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半年来,她根本没有别的男人,她疼痛的反映不可能作假。

    凤易寒真的觉得自己要疯掉了,直到碰到她,他才知道他有多么想念她的味道。

    这一刻,他终于清楚的知道,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对她放手!哪怕她恨他,哪怕他还有小慈,他就是锁,也要把她锁在自己身边!

    千里之外的欧洲。一间囚室内。一名穿着囚服男子坐在地上,他身上那套蓝白相间的囚服上面沾满了斑驳的血迹,夜琛原本那张冷硬英俊的脸旁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眉眼的轮廓与远在凤凤城的南宫白夜一模一样。

    不,他已经不在是夜琛,夜琛已死,现在活着的是南宫冥夜……南宫冥夜的心脏处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刺痛,就像有一把刀在剜着他的心,那股钻心的疼让他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哪怕是昨天遭受着最严酷的刑法,都没像现在这么痛……南宫冥夜手捂着胸口,两滴泪从他的眼眶中滚落下来,滴落在那冰冷的水泥地上……语儿……他的语儿……一定是她正在遭遇着什么不幸的事,否则,他不会这样痛!

    泪水越来越多,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南宫冥夜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从小到大都不允许自己掉一滴眼泪,他也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眼泪的……可是,自从遇到了那个女孩,他才明白,不是他没有眼泪,是他还没有遇到让他会落泪的人……监牢的门被打开,唐少卿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着痛苦不堪的男子,蹲下身,冷冷的扬唇,语气十分的讽刺,“没想到,我们的冥界少主,竟然还是个痴情人!”唐少卿伸手想要挑起冥夜的下巴,直接被他打开,南宫冥夜毫不介意的抬手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强忍着内心的痛,冷哼一声,表情冰冷的看着他,“唐少卿,你来做什么!”

    “我自然是奉了尊主的命令,来替你减轻痛苦的!”唐少卿站起身,环视了一圈这个阴暗潮湿的监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冥夜皱眉看着他。

    “我的意思就是……我会对你进行深度催眠,让你忘记凤城的一切,包括你最爱的那个女孩!”唐少卿转身轻笑起来,精致的唇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眼中隐隐有着难掩的兴奋。

    “不可能!哼,你该不会不知道,如果我不愿意,你就休想成功!”冥夜眸光深沉的凝视着对方,让他忘记语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你会愿意的……那一次,你就是心甘情愿接受了尊主的催眠,不过你应该不记得了。”

    “我接受过催眠?什么时候的事?”冥夜突然激动的从地上站起来,有一个答案隐隐的在他心间慢慢的揭晓出来。

    所以,语儿最初给他的熟悉感,是因为那段被人为抹去的记忆吗!南宫冥夜一直知道自己的身份,说是少主,不过就是那个男人养在身边的一个工具。

    “好像我说的太多了!”唐少卿淡淡一笑,转身准备离开。

    “唐少卿,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海上绑架语儿的人是你!你故意引我过去,让我触犯军规,惹怒尊主,不过就是想除掉我,这样你就可以爬上尊主的位置。”冥夜冷冷的说道。

    唐少卿轻笑了一声,回过头,和他凌厉的黑眸对上,唐少卿却是一脸的悠闲,“是又怎么样?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竞争关系!不要告诉我,你不想坐上尊主的位置。”冥夜语塞,曾经的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有一天可以当上冥界的至尊,站在全世界全人类的最高端,俯瞰一切。

    可是,现在,他不确定了……他脑海中能出现的最美的画面,是那片海和那幢白色的小木屋,还有那个穿着他衬衣,卷着裤角,披散着一头漂亮的长发,光着脚丫在海边快乐的拾捡贝壳的女孩……

    “冥界的尊主必须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强者,你觉得尊主会允许你为了这些儿女情长而破坏冥界的规矩吗?你,我和白夜三个人,只能是你死我活,最终的赢家才能坐上冥界主人的宝座!”冥夜的眼眸变得暗沉下来,他怎么会忘记?

    曾经,他们是被冥界收养的弃婴,几百人,最终只有五个人能活下来!

    他们为了争这五个名额,互相残杀,十几年残酷的特训生活,还要随时提防着被同伴或者是自己最信任的人杀死,他和南宫白夜本是亲兄弟,最后也只能是形同陌路……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冥夜,想开一点吧,不过是个女人,不值得的……你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好毁了自己的前途,虽然尊主不说,可是谁不知道,尊主最看重的人是你。”唐少卿伸手去拍南宫冥夜的肩膀。

    “唐少卿,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何不趁机杀了我,这样你的愿望就能达成了!”冥夜冷冷的望着他。

    “杀了你?不!那样就太没意思!我想坐上尊主的位置,可是我更喜欢竞争,越残忍,越血腥越好!”唐少卿说到这里,眼睛中迸发出一股莫名的光芒。

    “……”冥夜抬手推开他的手,懒得理会他的野心,又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再见。”唐少卿转身离开了监牢。冥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双黑眸中全是沉痛,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如果不接受催眠,他就会一被囚禁在这里,再也无法见到语儿。

    如果他接受催眠……他就会再次忘记她,如果真是那样,他出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忘记她,就等于把他的心都挖走了……没了心,他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房间内,凤易寒拿了湿的毛巾把江心语的身体擦干净,江心语一直沉默的任由他摆弄着,不哭也不闹,睫毛依然垂着,表情平静的可怕。

    凤易寒撩开她的长发,看了看她的颈间,只是短短半年的时间,她颈间曾经被他咬出的痕迹已经完全消失了,看不出一点的痕迹。

    他的眉头皱了皱,好像她的身体有着很惊人的修复功能,只要不是特别深的疤痕,都能很快消失。

    她手臂上被他咬出的齿痕,上面的血珠已经凝结,凤易寒拿过一合药膏打开,看了她一眼,涂在了上面,又拿来纱布为她包扎好。

    江心语依然保持着蜷缩着的姿势,可能有些疼了,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

    凤易寒虽然不想离开她,可是想着今晚宴会的重要性,他必须在场,伸手脱掉了她身上那件已经坏掉的衣服,拿起一旁保镖刚送来的新礼服,替她穿上。

    江心语依然像个提线木偶一般的任由他摆布,穿好衣服后,凤易寒抱着她来到梳妆台前,看了看镜中的女孩,脸颊的红色已褪,依然是如玉般的嫩白,只是唇上原本掩盖伤痕的唇彩被他吃去,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