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见面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要再见面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离开别墅,走了几步,脑海中突然响起凤易寒的那句话,‘如果真的恨我,就让我流血流死!’

她的心狠狠的震颤了一下,她闭了闭眼睛,凤易寒是死是活,又与她何干?

睁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她又向前走了几步,当她迈出第五步的时候,终于是放弃了,转身回到了别墅。

凤易寒已经从沙发上掉在了地上,江心语连忙跑了过去,推开了一旁的茶几,蹲在他身边叫道,“凤易寒……你醒醒!”

江心语又推了他几下,依然是一点反映都没有,江心语看着沙发上和地上的血,彻底的慌乱,她费力的把他翻了过来,看着还在不停冒血的地方,快速的转身去洗手间拿了一块毛巾替他捂住。

凤易寒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眉头紧紧的皱着,睫毛不停的颤抖着。

“凤易寒,你醒醒啊,别睡啊!”江心语又叫了他几声,依然没反映,没办法,她只能先放开他,去找药箱。

她翻遍了楼下的每人个抽屉,都没有药箱和药品类的东西,她又跑到楼上,终于在卧室里的抽屉里找到了紧急处理用的急救箱。

这个时候,江心语已经心慌到不行,下楼的时候,因为跑得太急,摔了一跤,差点滚下楼梯,她也顾不得疼,抱着药箱站了起来,快速的跑到客厅。

她拿了止血药,先是替凤易寒止了头上的血,伤口在发间,江心语努力了好久才把血止住,她拿起纱布胡乱的缠上,又从箱子里找了几粒消炎止疼的药塞进他的嘴巴里。

她从茶几上拿了水杯倒了水让他喝下,让她欣慰的是,他还知道主动喝水。

把杯子放下,她又拿起他被鸡汤烫到的手,他的手烫得不算轻,有的地方已经起了水泡,江心语的眼睛有些发酸,她故意不去看他的脸,认真的帮他把手上的伤处理好。

做好后,江心语收拾好药箱,又找到了他的手机,给修罗发了条短信。

江心语转头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看的出,他的表情很痛苦,把他再搬到沙发上已经不可能了,江心语上楼上拿了被子替他盖在身上。

看着地上男子的那张脸,江心语突然就想起了二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一幕幕的往事涌入脑海,让她的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

“凤易寒……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江心语赶走脑中那些不该有的画面,她果断的站起身准备离开,她怕再不离开修罗到了会看到她。

目光不经意的抬起,却看到客厅的阳台上挂着一条紫色的裙子,还有一套内衣,她的呼吸一窒,有些不敢置信的低下头看着昏迷中的男人,他的表情依然痛苦,嘴里似乎在喊着谁的名字。

难道是他帮自己洗了衣服?

还有那碗鸡汤……

江心语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不可能是凤易寒做的,就算是他做的,又能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一切。

胎死腹中的孩子,他对她的绝情,他对她的残忍……

江心语不让自己再犹豫,快速的走到阳台,摘下衣服换上,不敢再看凤易寒,匆忙的离开了……

“语儿……”凤易寒的嘴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呢喃,眼角有泪流了出来。

凤易寒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的病房里,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缓缓的坐了起来。

“少爷,你醒了?”修罗快步走了过来。

“寒,你可算醒了,我们要被你吓死了!到底出什么事了?是谁伤的你?”霍西扬快步走过来问。

“她呢?”凤易寒皱看着二人问。

“寒,你说的该不是会……”霍西扬的话还没说完,病房的门便被人推开,沈念慈哭得两眼肿得像核桃一样,见凤易寒醒了过来,快速的扑到他的怀中。

修罗和霍西扬自动的让到一旁,凤易寒皱眉看着怀中的女孩,询问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两个大男人。

修罗和霍西扬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但是他们两个赶到别墅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江心语根本就没在啊。

当时他们看着他受伤的,都吓坏了,紧急的把他送来了医院。

“寒,到底是谁伤的你?我都要被你吓死了!”沈念慈的眼泪像水一样往下流,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凤易寒的衣服都湿了。

“沈小姐还是先让医生给少爷检查一下吧!”修罗忍不住提醒。

沈念慈听完,这才连忙直起身站在凤易寒的身旁,凤易寒皱眉看了她一眼,说道,“别哭了,我没事。”

“对不起!”沈念慈低声下气的向他道歉,手一直握着他的手,凤易寒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又有些不忍。

医生替他简单的做了个检查,说没什么大碍,就是失血过多,这几天多休息休息,多吃些补血的东西,按时换药就不会有大问题了。

“寒,你多休息休息,先躺下,医生说了,要多休息。”霍西扬连忙来到床的另一边拉着凤易寒躺了下去。

“医生说要补血……”霍西扬看向一旁的沈念慈。

她听完立刻擦掉眼泪,说道,“寒,你再休息一下,我回去给你炖些猪肝汤送过来,我晚点就过来。”

沈念慈说完匆忙离开了。

霍西扬满意的扬了扬唇,要的就是她这句话,他刚要低头和凤易寒说话,只见他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也先出去吧,我想一个要安静一下。”

“我……好,那你好好休息。”霍西扬看了修罗一眼,二人一起离开了。

凤易寒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那个手掌上是他熟悉的蝴蝶结,虽然当时他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但他知道……江心语是替自己包扎了伤口才走的!

江心语回到家,洗了澡便睡下了,凤唯安埋怨了她几句,见她好像是真的累了,就没再多说,回自己的房间了。

第二天,江心语接到了靳勒北的电话,问了她关于南宫白夜那晚宴会的事,江心语最后还是按照南宫白夜交待她的说了,他们一直在一起。

挂断电话后,江心语无力的躺回到沙发上,她觉得自己好坏,竟然真的帮助他撒谎。

就好像一只脚踩进了泥沼的感觉,似乎会越陷越深,到最后无法自拨。

江心语的心情实在不好,下午的时候,便一个人买了些木质的小栅栏来到了海边的小木屋,栅栏是原木色的,江心语又买了一桶油漆,亲手把那些栅栏刷成了白色,又把它们埋好。

薰衣草长的比上次来的时候更好了一些,紫色的花围在白色的栅栏中,看上去格外的好看,江心语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她又把木屋打扫了一遍,将每一处的灰尘都擦得干干净净,走之前,她采了一小束薰衣草离开了。

靳勒北约了她晚上吃饭,她答应了,她先回了趟医院,把花插在了哥哥床头的花瓶上,才离开去赴约。

和靳勒北约在一家普通的小饭店,饭店不大,但干净整洁,江心语到的时候,靳勒北还没到,但他提前订好了包间,服务生把她带进一个小小的包间当中。

大概过了半年小时,靳勒北才到,这时候离她们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他一进屋便向她道歉,“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我个紧急的任务需要布置,耽误了一些时间。”

江心语看的出他是急着赶来的,额头上还有些汗意,她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工作要紧,特别是你们警察。”

靳勒北很意外她会这样说,坐下来自已倒了一杯水豪爽的喝了下去,才说道,“如果人人都能像你这样对我们多一分理解就好了。”

“你们经常不被人理解吗?”江心语有些好奇他们这些警察的生活了。

“生活中不被理解没关系,可是如果工作上不被理解,就可以会放过很多罪犯,或者错过很多线索。”靳勒北淡淡的说道,语气平缓有力,但多少有一些无奈。

江心语被他说的心虚,毕竟她上午才帮着南宫白夜撒谎了,她低下头说道,“那你们一定很难谈女朋友,没有哪个女孩子喜欢等人的。”

“你说的对,所以我也就不去祸害哪家姑娘了,就是家里比较着急。”靳勒北无奈的耸了耸肩。

和他简单的聊了几句,江心语好像发现了这个铁血警察的另一面,靳勒北把她的背包交给她,让她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江心语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钱都不见了,其他东西还在,应该是那个司机把钱拿走了,觉得这些东西没用,就丢掉了。

“你们为什么没抓住那个坏人,我可以指证他的。”江心语皱眉问道,依然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直觉上,那个司机是不是个普通的坏人,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她抓走,而且身上还备着迷药,很可能不是第一次作案了。

“这也正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靳勒北正色的看着她,表情十分的凝重。

【今天的月票翻倍了,一票算作两票,有月票的妹子可以出手了,爱你们么么哒。】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