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疤痕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情侣疤痕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痛到说不出话来,凤易寒连忙弯下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快步的出了浴室,坐到沙发上,凤易寒立刻去检查她的后脑,一摸才发现,竟然撞得起了个大包。

    凤易寒又连忙拿了药箱,找出药油来,准备替她揉了下,尽量让把这个疙瘩揉开。

    他把药油倒在头上刚要去帮她揉,江心语突然激动的把他的手打开,同时愤怒的把他手上的药瓶都打翻在地,生气的喊道,“不要你假好心!”

    “砰!”的一声,药瓶在地上碎裂开来,浓重的药水味立刻传遍了整个房间,凤易寒怔在那里,黑眸中闪过一丝异色,“你说什么?”

    “我说不用你假好心!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你恨不得我去死。”江心语激动的质问。

    “……”凤易寒看着她激动的脸颊通红的模样,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把话说清楚!”

    “有什么可说的?半年前,你为了救你心爱的女人,把我送去交换给绑匪,我命大,活着被救了出来,现在你又弄些有毒的药来害我!你就那么讨厌我吗?”江心语举起了自己的手臂,手腕向上一点的位置还缠着纱布,“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凤易寒眸光微暗,目光凝视着她的手腕,最后移到她的小脸上,“半年前我没有想过不救你!”

    “所以呢?所以我就活该被你,像一块毫无用处的垃圾一样去交换吗!凤易寒,当初你对我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可是我……都记得!一字一句都记得!”江心语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心底尚未痊愈的疤痕再次被揭开,那种感觉不仅仅是疼。

    “算了,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真是疯了!”江心语擦掉脸上的眼泪,她觉得自己真的脑袋坏了,竟然和他说这些,这些都是他做的事,怎么可能会对她觉得内疚。

    江心语转身的瞬间才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原来裹着她的那块浴巾早就不翼而飞了,她的身体猛的僵住,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她的呼吸似乎也跟着停止了……正当她想跑进浴室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动了,他从身后拦腰将她抱起,直接扔在一旁的大床上。

    江心语尖叫一声,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江心语觉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魔鬼,可是无论多么的不堪,她都紧咬着牙关不允许自己掉一滴眼泪。

    在魔鬼面前,眼泪就是他的兴奋济,她越是软弱,他越是猖狂!完事后,凤易寒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衣,胡乱的套在她的身上,然后抱起她出了休息室。

    江心语就像一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摆布着,她知道自己反抗不了,在他面前,她是柔弱的,也是弱势的,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凤易寒动作粗鲁的将她放到办公室的沙发上面,面前的茶几上已经摆放了一桌子精美的饭菜。

    “吃饭!”凤易寒拿起一双筷子塞进她的手中。

    “我不想吃!”江心语握着筷子的手都在颤抖,眼睛干干的,已经没有一滴眼泪。

    “江心语!不要逼我!”凤易寒突然站了起来,江心语被他吓得一哆嗦,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身子不停的向后退着,看着他的黑眸中有着浓浓的恐惧!

    凤易寒被她眸中的惧怕给震撼,她怕他!她竟然如此深刻的怕他!他狼狈的后退了两步,转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桌上的烟盒,掏出一支烟来点燃了,江心语低下头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不再看他。

    办公室内安静的可怕,只有二人的呼吸声,一深一浅交替着响起。凤易寒抽完一根烟,情绪才平复了一些,他把烟熄灭的烟灰缸内,黑眸深邃的像是一口千年的古井……

    “你应该不会忘记我从拍卖会上拍来的解药吧?我用它救了你哥哥!那一颗药价值十亿美金!”凤易寒终于转过身,表情淡漠的凝望着不远处的女孩,“你现在还敢说你和我已经算清了吗?”江心语的呼吸一窒,巨大的冲击让她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那颗解药,十亿美金……胸口闷痛得她似乎都要没办法呼吸了……

    “那次你撞到我的车子,虽然钱不多,但修车也用了五百多万!”就在江心语几乎要昏厥的时候,凤易寒如魔鬼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

    “所以,我现在只是取回一些利息,你觉得很过分吗?”凤易寒一双锐利的黑眸一直凝视着她。

    江心语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绕过茶几,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声音冰冷的质问,“你有没有计算过,我的孩子值多少钱?”

    “什么?”凤易寒皱眉看着她。

    “我怀了你的孩子,可是最后他却因为你而死了!我想问你,这个孩子值多少钱?”江心语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的质问,那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再次开始滴血。

    “那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凤易寒的表情变得难看,他亲眼见过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孩子是那个姓夜的男人的。

    “孩子是你的!你是孩子的爸爸!”江心语因为愤怒,手紧紧的揪住了他的衬衣,崩溃般的质问,“他都已经死了!难道你都不让他安宁吗!你竟然……竟然还在否认他!”凤易寒像是不敢置信般,眼睛中满是不可思议,她到底在说什么?

    为什么他完全听不懂!

    “怎么?不敢承认,怕你心爱的女人会伤心难过吗?对,我的孩子你怎么会珍惜!”江心语想起了沈念慈在葬花园中对她说过的话,他根本就不乎这个孩子啊。

    她还在争什么?她还想为孩子争什么?他的爸爸,从来都不欢迎他!

    “那个孩子不可能是我的!”凤易寒皱眉看着她,他的不孕不育不是假的。

    “够了!”江心语突然转过身背对着他,不想再听到他说这种话,宝宝听了一定会难过。

    “不要再说了!”江心语突然觉得小腹绞痛,自从流产后,她便落下了这个毛病,腹部时不时的就会痛,时轻时重,像今天这么痛还是第一次。

    她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的抑制住那股钻心的痛意,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抚上小腹,快步走回到沙发上。

    凤易寒一直凝视着她的背影,她的动作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来不及再仔细想孩子的事,他立刻来到她的身旁,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哪里痛?”

    “还不是拜你所赐!”江心语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额头上都冒出了一层汗。

    凤易寒哪里还敢和她算账,立刻就要抱起她,说道,“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老毛病了,你去帮我拿个瓶子装些热水过来。”江心语没办法,只能让他帮忙,虽然她很痛恨这样的自己。

    凤易寒立刻站起身,在垃圾桶里翻出一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到了休息室去装了一瓶温热水过来,问道,“放哪里?”江心语虚弱的想要接过瓶子,凤易寒有些恼怒的说道,“别逞强了!”他没敢掀开她的衣服,怕会烫到她,隔着衬衣放到她的小腹上面,江心语的手握住那个瓶子,手碰到他的大手,凤易寒才发觉,她的手像冰块一样冷!

    凤易寒不顾她的反抗,虽然现在江心语已经没力气反抗了,但他能感觉的出,她的心也在抗拒着他,他把她抱进自己的怀中,高大的身躯将娇小的她完全包裹在自己的怀中,用身子替她取暖。

    江心语整个人都蜷缩在他的怀中,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是她熟悉到骨子里的檀香混合着烟草的味道,闻着这熟悉的味道,原本干干的眼睛突然就变得湿润了。

    “感觉好些了吗?”凤易寒的手不停的搓着她的小手,甚至时不是的放到唇边去呵气为她取暖。

    “已经好多了,谢谢。”江心语轻声的说道,想要离开这个会让她沦陷的怀抱,凤易寒的手臂收紧,说道,“别动,你的身体还很冰。”江心语又被他按回到怀中,她靠在他的胸口,转头间看到他的手腕上面有一个很明显的齿痕,看样子应该是谁咬上去的……

    “不用想了,是你咬的!”凤易寒就好像知道她想什么似的,一语道出了她现在的疑惑。

    “那也是你活该!”江心语想起来了,还真是她咬的。凤易寒拿出她的手腕,看着她手腕上缠着的纱布,淡淡的说道,“我没有想要害你,那药确实不是让伤口愈合的。”

    “你!”江心语激动的推着他的胸膛瞪着他,被他气得小腹又开始疼了,他竟然还敢承认。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的伤疤在一个位置上吗?”凤易寒淡淡的问道。

    “在一个位置上又怎么样?你就是故意报复我!小人!”江心语怒目圆睁,气愤的瞪着他,现在凤易寒在她眼里不止是魔鬼,还是卑鄙无耻的小人!

    “这叫情侣疤痕!外在的东西可以随时拿走,可是这伤疤,除非削骨剔肉,否则……只能跟随一生!”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