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那么缼男人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就那么缼男人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见是他才放下心来,连忙摆手拒绝,“不用了,太麻烦了,我自己坐公交就好。”

“不会麻烦,都是去市里,顺路的。”秦汉打开了车门,一脸真诚的看着她。

江心语很感激他今天对自己的帮助,如果一直拒绝好像也不太礼貌,便也不再矫情了,坐进了车里……

秦汉的助理,经济人是同一个人,还兼职做司机。

见识过了风凌菲和舒仪的排场,江心语觉得他的这份节俭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上车后,秦汉便把两个剥好了皮的鸡蛋递给她,指了指她的脸说道,“再用它敷一下,会好的快一点。”

“谢谢,真的太感谢了。”江心语有些不好意思的接了过去,心里对他的感激更浓,似乎这个秦汉是第一个无条件帮助她的男人。

凤易寒帮她想要得到她的身子,就连夜琛最初帮助她的时候,也向她提出了各种条件。

“不用总对我说谢谢,快敷吧。”秦汉微笑着看着她。

江心语把鸡蛋放到两边的脸上,慢慢的在脸上疼的地方滚来滚去,一不小心,左边的鸡蛋掉到了地上,江心语“呀!”了一声,有些尴尬的看着掉在地上被摔坏的鸡蛋。

“这里还有,我买了好几个。”秦汉又替她剥了一个,江心语想去接,他直接说道,“还是我来吧。”

他对着她伸出手,江心语便把另一个鸡蛋也放到他的大手上面,他举起两个鸡蛋,细心的在她脸上发红的地方慢慢的滚动着。

“好了。”秦汉觉得差不多了,便把鸡蛋扔到了垃圾桶里,他又仔细的检查了她脸上的伤,从一旁的药箱里拿出一管药膏,说道,“这个药效果非常的好,你回去记得抹在脸上的脸上的伤上面。”

“不用了,这点小伤没关系的,自己就好了。”江心语连忙拒绝,他已经帮自己很多了,怎么好意思再收东西。

“一个演员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拿着吧。”秦汉把药膏塞到江心语的手上,皱眉说道,“我看舒仪对你的成见很深,你以后自己也要小心些。”

“知道了,谢谢。”江心语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这个黑锅背的还真是冤枉,那晚到底是谁在栽赃嫁祸于她?

江心语不是没想过这件事,可是想来想去,她能想到的人也只有沈念慈。

如果真的是她的话,那沈念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凤易寒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护她,就等于是承认了她,可是她竟然如此的不知足。

打击了林诗依,也陷害了自己,成功的挑拨了林诗依和她的关系,让林诗依对她恨之入骨。

如果她猜的是对的,真的是沈念慈陷害她,那她最该小心的人是沈念慈……

秦汉还是把她送到了她租的小区外,江心语不停的向他道谢,秦汉都被她弄得无奈了。

她下了车,和他说了再见便转身往小区里走,她还没进门,便听到秦汉喊她,她回头看向他,秦汉已经下了车,快步的走向她,他把一个笔记本交到她的手上,说道,“这个是我自己记录的这些年的演戏心得,你拿回去可以看看,也许对你会有些帮助……不过,看你今天的表现,又觉得有些多余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不多余,不多余!就是太不好意思了!”江心语受宠若惊的看着他手中的本子,其实她还是挺想看的,多学些东西总归是好的。

“你不嫌弃就好!回去早点休息吧,再见。”秦汉把本子交到她的手上,转身坐上车离开了。

江心语有些紧张的捧着手上的本子,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却让她觉得有千斤重。

她把本子收好,转过身抬头间却看到凤易寒正站在门口看着她,高大的身影,英俊的脸旁还有那身价值不菲的纯手工的高级订制西装,和这个破旧的小区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凤易寒的眉头微微的拧着,眼神冰冷,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骇人的冰寒之气,他和尹君天去酒吧喝了酒,可是越喝越觉得没意思,喝了两瓶酒,不但没缓解他心中的烦闷,反正让他更不舒服。

江心语的魂几乎都被吓得飞出去了,她有些慌张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会找到这里?

而且,他有没有去过家里,有没有见过唯安?

如果被他见到唯安就真的惨了。

一切的不确定让江心语心慌极了,手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她的反映看在凤易寒眼里便是心虚,再加上修罗为了她不惜屡次违逆自己的命令,甚至连命都不想要了,他的胸口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冒了出来。

凤易寒大步走到江心语的面前,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愤怒的质问,“你就那么缼男人吗?勾引一个还不够,你还想勾引多少男人才够?!”

江心语看着他愤怒的表情,就像瞬间被人泼了盆冷水,今天受了一天的气,回到家他又莫名其妙的跑过来骂她?

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和他之间又没有关系了,她想怎么样,关他什么事?

“我想勾引多少男人是我的事,不需要凤大少来操心,你该管的人是你的沈小姐!而不是我这个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江心语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手,可是盛怒中的凤易寒手劲特别的大,她完全挣脱不开。

想起自己昨天光着身子藏子衣柜里的狼狈,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她也是气的要命。

“好,很好,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和你有没有关系!”凤易寒愤怒的拉着她向小区里走去,完全不顾她的反抗。

“凤易寒,你想干什么!你再不放开我,我喊人了!我叫保卫了!”江心语拼命让自己冷静,看他的表现好像还不知道唯安住在这里的事,如果知道了,估计比火星撞地球还可怕。

“不怕人围观,随便你!”凤易寒一个转身,干脆把她扛起来,大步向里走去。

江心语憋得脸颊通红,双手不停的打着他的后背,双腿不停的在空中乱蹬,可是她那点力气,连给他挠痒都不够,在他面前完全不起任何的作用。

而且,现在最让江心语害怕的是,凤易寒真的闯进家里,知道唯安住在这里,一直和她在一起!

怎么办?

正当她焦虑不已的时候,凤易寒已经来到了自己住的公寓楼下,不过他没有上楼,而是来到他的车子旁边,打开副驾驶的门,将她扔了进去。

江心语被撞得五脏六腑都要爆炸了,她的目光触及到凤易寒愤怒的目光时,身体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的表情太可怕了,就像一头被激怒的猛兽,而自己就是那只被他逮住的小白兔,他肯定会将自己吃的连渣都不剩。

江心语还没反映过来,他已经压了进来,随着他的到来,座位被放倒,宽阔的空间足够让他大展拳脚,“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江心语只感觉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布来,她的脖子一疼,然后“刺啦”一声,衣服报废了!

江心语气得想骂人,可是她又不敢乱喊,如果引来邻居被围观了,就更麻烦了!

江心语努力的保持着头脑的一丝清醒,趁着他沉迷之际,从口袋中摸到了手机,艰难的给唯安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一个字,“藏!”

“现以还敢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凤易寒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脸距离她只有三公分的距离,他额头上的汗水汇聚起来,滴落在她的脸上,和她的汗水汇聚在一起。

“凤易寒……你真卑鄙!现在的你和一个强干犯有什么区别!”江心语气恼的瞪着他,一双黑眸中全是对他的厌恶。

“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和一个强干犯有什么区别!”凤易寒说完,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唇瓣。

江心语真的要被他折磨的疯掉了,只能向他求饶,他才肯放过她。

凤易寒看着她哭得满脸泪痕的小脸,满意的扬唇,“我还是强干犯吗?”

江心语虚弱的摇头,无力的说道,“你放过我吧。”

“以后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就是惩罚!”凤易寒说完,这才离开。

江心语听到他打电话让人送一套女士衣服过来,还认真的报了尺码,转过头看着身旁颤抖的蜷缩的在一起的女孩,这才发现她的胳膊上竟然有烫红的痕迹,还有脸颊上有几处挠痕。

凤易寒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紧张的轻抚上江心语的脸颊,认真的凝视着她的小脸,虽然她脸上的巴掌印已淡,但还是能看出被打过的痕迹。

他真是该死,他刚刚竟然没有发现,愤怒让他几乎失去了理智,竟然连她这么明显的伤痕都没发现!

“怎么弄的?有人欺负你了?”凤易寒又仔细的检查着她的身子,在她的胸口的下面发现了一块红红的痕迹,看样阤和手上的伤一样,是被烫的!

“欺负我的人不就是你吗!”江心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