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和人**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难道你和人**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凤易寒替江心语穿好衣服,江心语立刻推开车门下车,下车的瞬间,脚软的差点摔倒,她扶着车门才稳住了身体。

    凤易寒跟着她下了车,原本有些混沌的头脑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他对着手下吩咐了几句,便跟着江心语向公寓楼内走去。

    江心语听到脚步声,立刻转身说道,“你还有事吗?”

    “怎么说我也算是客人,既然都到楼下了,请我上去坐坐吧。”凤易寒说完,干脆直接绕过她向里面走去。

    江心语的眼睛瞪圆,真没见过他这么厚脸皮的人,而且,最可怕的是,如果他真上去了,见到了唯安怎么办!

    唯安这家伙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短信也不回一个,也不知道她收到了没有!

    江心语强忍着身上的酸痛,快步的追上他,说道,“我现在不想回家了,我想起来了,我还有好多东西需要买。”

    “没关系,你去买你的,我上去等你。”凤易寒是铁了心要到她住的地方看看。

    “我今晚都不回家了,我要去医院看我哥哥,就住在那里了!”江心语跑到他的面前拦住了他。

    凤易寒看着她急的红通通的小脸,脸突然凑近她,声音冰冷的说了一句,“撒谎!”

    “什……什么?”江心语被他看得心虚,眼神也开始左右飘忽。

    “难道你和人同居?”凤易寒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他现在非常后悔,和她分开的这段时间,他都刻意的强迫自己没有关注她的消息。

    “当然没有!”江心语矢口否认,眼睛瞪得圆圆的,这个该死的混蛋,怎么可以这样败坏她的名声。

    “有没有看过就知道了!”凤易寒推开她,继续向楼上走去。

    “喂,凤易寒,你不能这样,你这样是私闯民宅!”江心语连忙跟上他紧张的说道。

    “你可以去告我。”凤易寒好心的给她提醒。

    “你……你现在怎么这么厚颜无耻啊!”江心语真的被他气死,这还是从前那个冷酷无情,高高在上的凤易寒吗?

    现在怎么感觉他这么无赖啊。唯安正戴着耳机听歌,她摘下耳机才看到江心语的短信,藏?

    什么意思。正当她想把电话拨回去问清楚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还有江心语的声音,“凤易寒,你不能这样!”凤唯安就像被雷劈了,大……大哥来了?

    !她连忙扔下耳机,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原地转了两圈,现在想出门也来不及了!

    藏!对,可以藏起来!可是房间就这么大,她要往哪里藏啊?唯安听着开门的声音,只能拿着手机躲进了阳台,同时关上了阳台的门,她现在月份大,蹲也蹲不下,只能坐在冰凉的地板砖上,又快速的扯下一个晾着的床单盖住了自己,一颗心

    “扑通扑通”的狂跳着。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江心语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这是万能钥匙,送你了。”凤易寒开完门,直接把钥匙丢进了她的手上。

    凤易寒走进公寓,江心语只能洋装镇定的走了进来,凤易寒的目光在屋内扫了一圈,房子好小,而是楼层太低,好像他一伸手就能摸到房顶。

    伸手打开一旁的鞋柜,里面只有几双女生的平底鞋,这让他非常的满意。

    江心语先一步走了进去,不停的寻找着凤唯安的身影,见她没在客厅和卧室,才稍稍放下心来。

    凤易寒关上鞋柜的门,直奔洗手间,江心语想拦,又怕他会起疑心,只能祈祷唯安不要在洗手间。

    凤易寒推开门,更小,就好像他进去都转不开身,目光落在洗漱台上,有两套洗漱用具,但都是粉色的。

    “和你同居的是女人?”凤易寒转过头淡淡的问。

    “是啊,是我大学同学,有时候会过来。”江心语硬着头皮撒慌。凤易寒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阳台,江心语知道唯安肯定在家,也一定身在阳台,看着凤易寒的手已经摸上了阳台门的把手,她突然

    “哎呀!”了一声,然后手捂着小腹跌坐在沙发上。凤易寒立刻放下手,转身快步的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问道,“怎么了?小腹又痛了?”江心语立刻点头,说道,“好痛!”

    “哪里有瓶子,我帮你灌热水。”凤易寒紧张的询问。

    “房间的抽屉里有暖水袋,你帮我灌了热水。”江心语表情微微的扭曲着说道。

    凤易寒立刻进了房间,打开床头柜取了暖水袋返回到厨房去帮她灌热水。

    用过暖水袋的人都知道,灌暖水袋时要慢慢的把水倒进水,否则,热水很容易飞溅出来,烫到手。

    可是凤易寒哪里做过这个,他又心急腹痛的江心语,猛灌的时候,热水不停的飞溅出来,烫在他的手又红了一片。

    房子本来就很小,客厅几乎和厨房连着,江心语自然看的清他的情况,黑眸中闪过一丝丝疼痛,想提醒他慢一点,可是喉咙却有些发堵,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凤易寒好不容易灌满了暖水袋,他放下暖壶,将暖水袋的盖子拧好,抬头看向江心语,江心语连忙撇过头,不再看他,她知道自己演技提升了,连凤易寒都没看出破绽,可是现在的她却高兴不起来了。

    也许自己刚刚的演技依然很烂,他只是……那四个字,她怎么也不敢相信!

    凤易寒已经来到她身旁,把暖水袋放到她的小腹上,问道,“感觉怎么样了?”

    “我想进屋躺会。”江心语刚想站起身,凤易寒的双臂已经穿过她的身体,轻松的将她抱了起来,快步走进了卧室。

    凤易寒坐在床边,紧张的看着她,江心语看了一眼打开的卧室门,说道,“开着门有风,你帮我把门关上吧。”凤易寒立刻去做,关上门后又回到床边,干脆像在办公室那样,将她抱在怀中替她取暖。

    江心语默默的看着他紧锁的眉头,有一瞬间的恍惚,她真的很怀疑,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半年前对她冰冷绝情的那个男人吗?

    真的是那个把才刚流产的她,抛在大雨中的男人吗?真的是那个,为了他心爱的女人,把她推向绑匪的男人吗?

    唯安听到关门的声音,立刻掀开身上的床单,小心翼翼的走出了阳吧,她连鞋都没换,便打开了公寓的门快速的离开了,可是当她要往下走的时候,听到楼下的脚步声,她只能转身向楼上走去!

    果然,上楼的是凤易寒的保镖,他敲了敲公寓的门,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凤易寒才打开门出来,凤唯安站在上一个楼层,小心的探出头看着站在公寓门口的大哥,眼泪如雨点般落了下来,思念泛滥成灾。

    凤易寒拿了保镖递过的药膏,直接关了房门返回到房间。直到这一刻,凤唯安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想念哥哥,她扶着栏杆,慢慢的坐到了楼梯上面,眼泪疯狂的往下掉。

    保镖送完药便离开了。凤易寒皱眉看了一眼开着的阳台门,快步回到卧室,他打开药膏仔细的替江心语手和手腕,还有胸口下方被烫伤的位置涂了药膏。

    江心语知道自己反抗不了,便干脆闭上了眼睛,任由他涂了,他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胸口的下方,她的心也开始

    “砰砰!”的狂跳起来。替她涂好药后,凤易寒再次把她抱在怀中替她取暖……江心语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他的怀中睡着,等她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而身边的男人依然搂着她。

    江心语暗骂了自己一句,想要退出他的怀抱,可是毫无意外的,面前的男人立刻睁开了眼睛。

    “我上厕所。”江心语快速的爬下床,跑到外面找了手机,躲进洗手间给唯安打电话。

    她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她怎么会睡着?而且还睡的那么沉,昨天唯安跑出去,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电话接通,江心语立刻紧张的问道,“唯安,你现在在哪?”凤唯安舒服的躺在医院的小床上,小腿翘着,小脚丫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手中还拿着一只大鸡腿啃着,因为怀孕有些微胖的脸都笑成了一朵花,“我在医院啊!你和我大哥是不是和好了!我真的太开心了,你终于要做我的大嫂了!”

    “你在想什么啊!我和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还是让姓沈的做你大嫂吧!挂了!”江心语立刻挂断了手机,终于是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凤易寒拿起自己的手机,昨天晚上沈念慈就不停的给他打电话,但看江心语睡的香甜,他便直接关了静音,后来他也睡着了,抱着这丫头的时候,他总是很容易入睡,可是没想到,手机上会有这么多未接……大概有四五百个!

    要知道从前的沈念慈是个非常理智清淡的女子,绝对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电话几乎每隔一分钟就有一个,也就是说她一夜未睡,凤易寒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心里闪过对沈念慈的愧疚,他走到阳台把电话拨了回去。

    “寒,你在哪?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以为你出事了!”沈念慈一开口便哭了起来。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