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马【求月票】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坠马【求月票】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被吓得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原本涨红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如纸,一颗心简直要跳出胸口了!

    “来人,马上送她离开!”凤易寒走过去伸手去安抚了一下马儿,他的大手轻轻的抚上马儿的头,那匹马便奇迹般的安静下来。

    马儿非常乖顺低着头,不停的用手蹭着凤易寒的手掌心,看样子和他非常的亲昵。

    “不,我不走,我还没有开始,你不能说话不算话!”江心语立刻上前,紧张看着他说道。

    周围的人都被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大家都紧张的低下头,那个穿着骑马装的女孩皱眉看了一眼江心语,唇不悦的抿紧。

    凤易寒突然伸出手,大手用力的掐住了江心语的下巴,声音冰冷的说道,“既然你自己找死,我成全你!来人,带她去换衣服!”凤易寒冷漠的甩开她,江心语的脸颊被他捏得很痛,白皙的脸颊上出现几个很明显的指痕,她的黑眸中也是倔强的很,淡淡的说道,“不必了!没有必要!”凤易寒放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黑眸中闪过一丝阴郁,他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女孩子忍不住开口了,“这位小姐,寒也是为你好,如果你不换衣服,很容易受伤的。”江心语的目光这才投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女孩子身上,很年轻,看样子和她差不多大,长得也非常的漂亮,瓜子脸,柳叶眉,眼睛又大又亮,确定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只不过这个女孩似乎和沈念慈有一两分的相似之处。江心语的有些怔然的看着她,目光再回到凤易寒的脸上,原来,沈念慈便是他找女人的标准。

    看来当初他会看上自己,真的是因为自己和沈念慈有几分相似的关系。

    她叫他寒……可见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要知道开始的时候凤易寒都只允许她叫他少爷。

    “可以开始了吗?”江心语淡然的看着凤易寒。凤易寒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随你!”江心语转头看向一旁差不多只比自己矮一点的马儿,她再次转身走向它,小手试探的伸出去摸了一下它,马儿再次开始乱走,江心语立刻后退了两步,她一咬牙也不再试探它,伸手拉住缰绳,脚抬起来想要踩到马蹬上面,可是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马儿似乎非常不愿意配合她,江心语不死心的继续试,身上都出了一层的冷汗。

    “江小姐,我的时间有限,没空在这看你耍宝!”凤易寒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低下头嗤笑起来,江心语的脸颊也是涨得通红,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细碎的发贴在她的脸颊上,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脚继续去登马蹬,可是马儿一个转身,直接撞到江心语身上,她

    “啊”的尖叫一声,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弄了一身的泥土!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哄笑起来,一旁的女孩也是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凤易寒那冷若寒冷的俊脸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在马儿身旁摔倒可不是小事,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踩死,一旁的工作人员立刻去拉住了马儿,把江心语从马儿身下救了出来。

    最后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江心语才上了马,她坐在马鞍上,马儿似乎更加不安了,来回的走来走去,江心语纤瘦的身体在上面不停的摇晃着,几次险些掉下来,她的唇瓣紧紧的抿着,手用力的拉着缰绳,想要把马儿控制住,可是马儿就是不肯听她的话,江心语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滴落下来。

    工作人员都替她捏了一把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凤易寒的表情非常的紧绷,身上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寒气,这个丫头,为什么总是这么倔强,一次头都不肯向他低!

    想到她坚决和那个男人离开,甚至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的决绝,他讽刺的扬起唇角,继续冷眼旁观着。

    江心语好不容易把马拉上了跑道,可是马儿依然很不安,她这才发现自己夹马肚夹的太紧了,她努力的让自己放松一些,深吸了一口气,双腿用力一夹,马儿立刻向前跑去。

    江心语坐在马上,看着晃动的地面,吓得她立刻闭上了眼睛,马儿越跑越快,她的长发在空中飘了起来,这个速度让江心语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她很想让马儿慢一点,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的勒马缰绳都没有用,把她的手几乎都勒出了血,马儿的速度依然越来越快……

    “凤总,恐怕要出事!”工作人员也心也高高的提了起来,虽然他们不认识这名女孩,可是如果真出了人命,他们的工作也保不住了啊。

    远处,坐在马儿身上的江心语已经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掉下来。

    凤易寒的黑眸微微一利,他伸手夺过一旁女孩身上的马鞭,快速的来到一旁的一匹黑马身边翻身上马,动作利落漂亮,他一只手拉住缰绳,另一只手扬起马鞭,大声喊道,“驾!”马儿立刻飞奔出去,短短的一段距离,凤易寒不停的抽打着马儿,黑马已经跑出了最快的速度,凤易寒伏身在马背上,耳边只有风呼呼的刮过。

    终于在绕过一个转变的时候,江心语突然坠马,而最可怕的是,她的一只脚还挂在马蹬啊,江心语尖叫一声,缰绳从手中脱落,身子失重的向下摔去,她知道自己这次很可怕在劫难逃……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枣红马儿的后蹄已经高高的抬起,眼看着就要落到江心语的身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凤易寒的双脚快速的脱离马蹬,他高大的身躯如同雄鹰一般腾空而起,马鞭甩出卷住了已经被甩下马的女孩,他转身重重的一踢,脚踢在马儿的身上,那头足足有两百多斤的马儿被他硬生生的踢得飞了出去,他的手抱住被马儿甩出的女孩,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巨大的变故让所有人都看呆了,跑道上飞起一片尘土,等尘土散去,大家才看清,那匹枣红马被踢出去好几米远,撞断了一旁的几道跑道栏杆,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悲鸣……而那个原本坠马,原本该死去的女孩被凤易寒紧紧的护在怀中,她上他下!

    黑色的马儿已经跑到它的同伴身旁,焦虑的打着响鼻,不停的用头去拱那匹只受了重伤的马儿。

    工作人员和那名女孩飞快的跑了过来,江心语已经被吓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活了下来,她低下头便对上凤易寒冷若冰霜的黑眸,她想说什么,可是唇瓣颤抖着,被惊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凤易寒坐起身,用力的将她推开,他毫不犹豫的来到那匹受伤的马儿前,江心语努力的站起身,踉跄的跟着凤易寒的来到马儿的身旁,紧张的看着那匹马儿。

    凤易寒慢慢的蹲下身,马儿伤的很重,一条腿已经呈扭曲的姿势,它依然在不停的发出哀鸣,又大又黑的眼睛中有泪水流了出来……凤易寒眸光沉重的看着面前的马儿,一旁的黑马依然在不停的用头去拱同伴,希望它可以站起来,时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哀鸣声。

    工作人员跑了过来,吃惊的看着那匹马,低声说道,“这可是爷从小养到大的马儿,和闪电是一对的。”

    “你也真是的,牵哪匹不好,非要牵它出来。”他们的声音虽然小,但江心语还是听了个真切,她立刻去看凤易寒,却见他表情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漠,可是江心语依然可以看出他眼神中的悲痛,他的大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马儿的头,就像在安慰一个孩子一般……她的心也跟着绞痛起来,她很想向他道歉,可是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喉咙哽咽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唇瓣在剧烈的颤抖着。

    就在众人惋惜不已的时候,凤易寒突然伸出手掌重重的劈在了马儿的头上,他的动作很快也很重,那匹马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然后在他的重击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不……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江心语惊恐的叫了出来,上前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脸上满是不可思议,泪水夺眶而出。

    她能的看的出,他很爱这匹马,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想办法治好它,而是将它打死。

    一旁的黑马仿佛知道同伴已去,它的四肢弯曲卧在了同伴的身旁,头放在它的身体上,大大的眼睛里仿佛蓄满了泪水。

    凤易寒的眼神如刀一样射向她,声音冰冷的问道,“这下你满意了吗?因为你的狭隘和自私,害死了它!”江心语整个人如坠冰窟,她急切的辩解,“可是它还没有死啊!”

    “有什么区别,就算继续活下去,它也只是生不如死!”就算治好了,它也只能瘫痪截肢,一匹本该潇洒的驰骋在跑道上的俊马,后半生只能像废物一样的活着,好样还不如死了好!

    凤易寒淡漠的说完,突然转身掐住了江心语的脖子……【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