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去坐牢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宁愿去坐牢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真的很对不起,都没能好好的照顾你。”

凤唯安有些担心的看着她,知道她肯定又是出什么事了,每次都是这样,她有事肯定会自己一个人扛,从来都不肯告诉任何人。

“不会啊,你每天那么辛苦的在工作,还不都是为了我和宝宝,我已经非常的感谢你了!”

“我最近可能会很忙,到时候我会和郁姐说一下,让她每天过来陪陪你,大哥那边还有看护。”江心语越来越不放心唯安,可是凤易寒那边的债务,她也知道自己必须去偿还。

如果真的被判刑坐牢的话……

江心语不敢再往下想,说道,“我去给你做顿饭吧。”

她拍了拍唯安的手,站起身走进了厨房。

陪着唯安吃完饭,江心语便赶去医院,她反复的交待着郁姐,拜托她照顾好大哥和唯安。

“心语,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如果是的话,你可以告诉我,虽然我可能帮不到你,可是总可以帮你出出主意的。”郁姐其实并不老,本名郁思佳,今年才二十三岁,只不过比江心语和唯安年长几岁,郁姐为人又特别的温柔随和,很喜欢照顾二人,所以她们都喜欢叫她郁姐。

“我……我可能遇到点麻烦,如果……如果我出事了,可不可以求求你,帮我照顾我大哥和唯安!”江心语说着突然跪在了郁姐的面前,这一刻,她是真的绝望了,巨额的债务是她怎么也偿还不了的。

郁思佳被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她立刻伸手去扶她,说道,“你这是做什么,我一直都把你和唯安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你放心,如果你有事,我一定替你照顾江大哥和唯安,你先起来。”

有了郁姐的保证,江心语的心才放了下来,她伸手抱住郁思佳,欣慰的闭上了眼睛,夜琛的眼光果然没错,郁姐是个好人。

江心语又陪了哥哥一会儿,和哥哥说了会儿话,便离开了医院。

她坐着车来到夜琛留给她的房子,她赶到的时候天差不多已经黑了,海风吹过,房前的风铃不停的响着,江心语开了灯,便坐在屋子的台阶上,眼睛无神的看着对面的大海。

江心语一个人在海面住了三天,这三天,她没吃没喝,整个人一直昏昏沉沉的,唇瓣干涸的已经裂开了。

第四天她勉强的睁开了眼睛,伸手摸到手机打开,上面有无数的未接来电,

苏锦的,靳勒北的,南宫白夜的,唯安的,郁姐的,张律师的,还有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她一开机,她的手机便立刻响了起来,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她迟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

“江小姐你好,我是凤城法院的,麻烦你今天十点前来一趟法院!”

“我会坐多久的牢?”江心语强忍着喉咙的烧痛,哑声问。

对方顿了一下,然后回答,“如果对方不肯撤诉你又没能力还钱的话,最少是三十年!”

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心还是彻底的凉到了底……

三十年!

也就是说她这辈子几乎都要在监狱中度过了。

“谢谢,十点前,我一定赶到。”江心语抬头看着窗外那片蔚蓝的大海,心里突然释然了,也许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吧,就算你怎么想要挣脱都不可能做到。

凤易寒接到张律的电话,得知江心语已经下定了决心去坐牢,他愤怒的把手机砸了个粉碎!

她真的宁愿去坐牢……也不愿意来求他一次!

难道对她来说,向他低一次头就那么难吗!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声音冰冷的吩咐,“执行最后一个计划!”

“寒,我觉得吧……其实你想和小心语和好,你就和她谈……”尹君天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尹君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人都这么倔强,谁也不肯向谁低头,以后还有的苦吃!

江心语还没到法院,便接到了郁姐的电话,郁姐的声音十分的焦虑,紧张的说道,“心语,你快来看看吧,医院要让江大哥出院,他们已经来催了好几遍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你有没有去找苏院长。”江心语紧张的问道,一时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去了,他们说苏院长已经辞职了,现在这家医院已经由别人接手了,江大哥付不出医药费,必须马上出院!”郁思佳急的几乎要哭出来。

“不许她们碰我大哥,我想办法!”江心语挂断了手机,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她颤抖着拨通了苏锦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喂,苏大哥……”

“江心语,请你以后不要再和我们家小锦联系了,他都被你害惨了!如果你真的有小锦说的那么善良,我求你放过他吧!永远都不要再打电话来了!”里面传来一位妇人凄厉的声音。

江心语还没来的及多问,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江心语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凤易寒!

江心语的脑海中立刻跳出这个名字,是他,一定是他!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搞的鬼,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真的要逼死自己,他才甘心吗!

凤氏集团的大厦前,江心语站在这个高耸入云的建筑前,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仿佛卑微到了尘埃里。

刺目的阳光让她有一瞬间的晕眩,自从那天淋了雨受了害,这几天她一直都非常的难过,在海边的小屋中,她足足躺了三天,三天不吃不喝,已经让她虚弱到了极限……

现在的她,走起路来仿佛都是踩在棉花上面。

但她依然咬紧牙关走了进去……

来往的人都有些吃惊的看着她,此时此刻的江心语,身上穿着依然是南宫白夜给她买的粉色的裙子,裙子上被压出了无数的皱褶,她的长发凌乱极了,面容憔悴的就像一个重病当中的人,唇瓣上有着几个鲜红的伤口。

“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保安以为她是精神不正常的人,立刻拦住了她。

“我要见凤易寒!”江心语看着对面的人声音嘶哑且坚定的说道。

“你要见我们总裁?”保安上下打量着她,觉得她好像是在说笑话!

“肖言也可以!”江心语知道自己已经没力气和人争辩了,微喘的说道。

“肖秘书……”保安微微有些迟疑。

“江小姐!”一道女声传来,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肖言从总裁电梯中匆匆的赶了过来,快步跑到那个邋遢又憔悴的女孩面前。

肖言有些震惊的看着江心语,但想到总裁的吩咐,便说道,“江小姐跟我上去吧,正好我要回办公室。”

“肖秘书,你还真认识她啊!”保安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他还以为这个女的有精神病呢。

“睁大你的眼睛把人给我认好了!”肖言气恼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扶住了江心语的手臂,她看着她手上缠着的纱布,黑眸中闪过一丝怜悯。

“我没关系,我自己可以走。”江心语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实际上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可是肖言还是非常配合的放开了她,恭敬的对着她做了个请的手势,率先一步走在她的侧前方。

南宫白夜坐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内,他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名黑衣男子快步走了进来,恭敬的报告,“少主,查清楚了,凤易寒把在拍卖会的拍得的价值十亿美金的NR病毒的解药给了江小姐的哥哥江炘南,现在凤易寒逼着江小姐还钱,除去冥少主给江小姐留下的十亿人民币和江家的股份外,江小姐还欠凤易寒一笔巨额债务。”

“这么简单的消息,为什么这么久才查到!我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区区十亿美金,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帮她还就是了。

“这件事凤易寒做的非常保密,如果不是今天法院打了一个电话,我们依然查不到!”黑衣男子立刻答道。

南宫白夜听了他的话,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凤易寒有意对外隐瞒,他猛的站起身,立刻反映过来,凤易寒这个混蛋,他的目的根本就是钱……而是人!

“江心语现在人在哪里?”南宫白夜立刻问道。

“去了凤氏集团!”

“该死的,你怎么不早说!”南宫白夜说完,快速的向外跑去,心中不断的祈祷,江心语你千万要等等我,不管你有多大的麻烦,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

江心语和肖言到了电梯内,江心语立刻靠在电梯壁上,她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刚咳了几下,江心语便感觉鼻端一热,她抬手一摸,鼻子里有血流了出来,肖言被吓了一跳,紧张的问道,“江小姐,你流鼻血了!”

江心语用力的抬起头,可是血还是在不断的往外流,肖言连忙拿出纸巾交到她的手上,江心语谢了她,用纸堵住了鼻子,可是血依然在流……

【求月票啦。】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