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到了原点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又回到了原点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了,她猛的睁开眼睛,就像从一场特别可怕的恶梦中醒了过来,全身上下已经被汗湿透了,她想抬起手臂去擦一擦额头上的汗,可是手臂又酸又痛,她连抬起来都觉得费力。

“小姐,你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江心语转了转眼睛,便看到李嫂出现在的自己的面前。

“李嫂,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在哪?”江心语哑声问道,嗓子嘶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小姐,少爷让我来照顾你,你先别说话了,来人,快把小姐扶起来。”李嫂吩咐一声,立刻过来两个小女佣,她们来到江心语的身旁,把她从床上扶着靠了起来,有人把一杯水递到李嫂的手上,李嫂小心的放到江心语的唇边,她渴极了,这几天她一直反复的发着烧,不停的出汗,现在已经是极度的缺水状态。

她一下子喝了一碗水,李嫂怕她呛着,不停的劝道,“小姐,慢点,慢点喝!”

江心语喝完一碗,才觉得喉咙舒服了一些,说道,“李嫂,我还喝。”

在李嫂面前,江心语才觉得自己是个被人关爱着的孩子,鼻子也微微有些发酸。

“有,还有!”李嫂又接过另一碗,喂着她喝下,江心语一下子喝了三碗水,才说够了。

李嫂立刻让医生进来,医生是个陌生人,他细的给江心语检查了一下,确定她的烧已经退了,才说道,“只要烧退了就好,小姐身子太虚,要好好的养上一段时间才行。”

“我知道了。”李嫂立刻点头应道,一脸爱怜的看着江心语。

江心语现在只感觉全身上下都痛得要命,就像被车碾过一般,仿佛连指头缝都是痛的。

“李嫂,我病了几天了?”

之前的记忆回到脑海,虽然记忆很模糊,但是她还是想起来那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一切……她知道那一切都是真的。

“四天了!你足足烧了四天,我和少……我都要被你吓坏了。”李嫂话说到一半立刻改口,少爷交待过不许说的。

江心语皱眉看了李嫂一眼,问道,“凤易寒在哪里?”

“少爷他……少爷他有些工作要做,回凤城了。”李嫂答道。

“那我们现在在哪里?”

“在舞凤岛,小姐应该知道舞凤岛吧,是凤城最美的一座海岛。”李嫂笑呵呵的说道。

江心语刚退了烧,身体还很虚弱,李嫂只喂她喝了一点粥,让她把医生交待的药吃下,江心语便很快又睡着了。

这一睡又是一天一夜,等她再醒来的时候,终于感觉好些了,身上的酸疼消退了一些,最起码可以自己坐起身了。

但身体依然非常的虚弱。

李嫂一直在她身边守着,见她醒来,又让人去弄吃的去了。

“李嫂,我睡觉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在吗?”江心语有些奇怪的问,为什么她总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仿佛此时此刻的空气中都残留着属于他的气息。

“是啊!只有我一个人在!你要不要去洗了个澡,出了那么多的汗。”李嫂转移了话题。

江心语现在依然很累,见李嫂这么说,便没有再多想,轻轻的点了点头。

粥很快便送了上来,李嫂喂着江心语喝了一小碗粥,佣人说洗澡水放好了,李嫂便扶着江心语下了床,走进了浴室。

“小姐,我帮你脱衣服。”李嫂伸手去解她衣服的扣子。

江心语连忙捂住胸口,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你自己怎么可以,你现在身子还这么弱,我来帮你。”李嫂怎么放心她一个病人在浴室中洗澡。

“真的不用,我能行!”江心语坚持,她怎么好意思让李嫂帮自己洗澡。

李嫂知道她脸皮薄,不好意思了,和她商量,“要不我叫别人帮你洗。”

“我自己真的可以!要不然,我有事叫您好了。”

李嫂见她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勉强她,反正水已经放好了,她只要进去洗一下就好。

李嫂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她几句,便转身离开了,同时关上了房门,江心语身子一软,差点摔倒……

别墅的另一个房间内,凤易寒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墙上的某个屏幕,看着江心语差点摔倒的样子,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见她的手扶住了一旁的墙壁,过了半晌,他身侧握紧的拳头才慢慢的放开了,他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那个屏幕,下一秒,原本的小屏幕变成了整面墙那么大……

这个监控器是智能的,能够根本主人的需求自动切换大小……

江心语的手慢慢的解开了上衣的扣子,丝质的睡衣滑落下来,露出她完美的上半身,为了防止自己摔倒,她弯下腰去褪下了裤子,两条秀美的长腿出现在他的眼前……

凤易寒看着她完美无暇的身子,呼吸立刻变得粗重,身体的某处也起了惊人的变化,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眨都不舍得眨一下。

这几天他一直亲自照顾着她,她出汗,他就为她更衣,她冷,他就抱着她,她发热,他就为她擦身,她的身子他摸了无数遍,也看了无数遍,可是每一次看到,依然可以让他为之着迷,为之疯狂……

江心语怕自己会摔倒,便扶着一旁一切可以扶的东西慢慢的挪到浴缸旁边,一只小脚先一步跨入浴缸当中,另一只脚也迈了进去,她弯下腰扶着浴缸的边缘慢慢的坐了进去。

凤易寒的眼睛盯着她不经意翘起的美臀,差点崩溃,他立刻坐到沙发上,翘起了腿,掩盖住了自己的尴尬!

江心语没敢洗太长时间,可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觉得头晕乏力,自己没办法从浴缸中起来,她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手上的纱布早就打湿了,掌心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身子到底有多虚弱。

凤易寒见她痛苦的样子,几次站起身,想要过去帮她,可是慢慢的他又冷静下来,他拿起手边的电话刚要给李嫂打电话,便见屏幕里的人儿伸手拿了一件浴袍穿在了身上,开始转头对外面喊李嫂。

很快,李嫂便冲了进来,见她洗好了,又叫了两个小女佣过来,把她从浴缸中扶了出来。

凤易寒看着她小心的保护着自己的身子不肯让别人看到的羞涩样子,心底竟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江心语坐好了,又把人都赶了出去,这才脱掉身上已经湿透了的浴袍,拿过一旁的大毛巾把自己擦干,把湿着的长发包了起来,又拿过一旁干的浴袍穿在身上。

江心语擦着脸,这才打量了一下自己处的这间浴室,这间浴室真的好大,装潢的十分气派,就连水龙头和花洒,都是纯金质地的,镜子的边缘都是金丝的花边,比凤家更奢华一些,所以,她可以确定这里并不是凤家。

“小姐,好了没有?”李嫂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里面,紧张的问道。

“好了。”江心语收回了思绪,应了一声。

李嫂立刻推门走了进来,她和一名小女佣把她扶了出去。

江心语真的很痛恨现在的自己,虚弱的仿佛风一吹就能倒,她下决心要尽快的让自己健康起来。

到了外面,有专人替她护肤吹头发,江心语实在是没力气了,连说话都觉得累,便由着她们了。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额头上面鼓着一个很明显的包,上面破了皮,看起来格外的吓人。

李嫂又找来医生,替她重新的包扎了手上的伤口。

折腾完后,江心语才回到了床上,她有些紧张的问道,“李嫂,有没有电话,我想打个电话。”

李嫂有些为难的看着她,说道,“小姐,你是知道的,我必须听少爷的,所以你要打电话,必须要先经少爷同意。”

江心语低低的垂下睫毛,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她苦涩的扬了扬唇,说道,“那麻烦您帮我问一下。”

李嫂拿了一旁的电话,拨通了一串号码,电话接通前,李嫂直接把电话塞到了江心语的手上,说道,“小姐,还是你自己问少爷吧,我厨房还炖着汤,我看好了没有。”

“李嫂!”江心语无奈的看着逃走的李嫂,电话的那一头已经被接听,里面传来凤易寒冷淡的声音,“喂!”

江心语听着他的声音,心莫名的就冷了一大半,手指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

“我……我可不可以打个电话。”江心语声音微颤的说道。

凤易寒沉默了几秒,断然拒绝,“不可以!”

然后,电话里便传来一阵盲音,江心语的呼吸一窒,手中的话筒掉落下来,她紧紧的咬住了自己本就已经裂开的唇瓣,一双黑眸染上了点点的泪光……

凤易寒透过屏幕看到她唇间滴落的血,猛的站起身,他走到屏幕边,伸出手轻轻的抚上她的唇瓣……

李嫂回来看着她眼睛通红的样子就知道被拒绝了,李嫂想说什么,最终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有些事不是她这个佣人能干预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