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一对平凡的夫妻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好像一对平凡的夫妻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手疼。”江心语想要握紧自己的手,可是一动就疼的钻心。凤易寒连忙握紧她的手腕,说道,“别动,乖,上了药就不疼了。”他拿起药膏,小心的展开她的手掌,非常认真的在她的伤口上涂了药膏,他一边涂一边说道,“这个药膏有镇痛的作用,马上就不会疼了。”凤易寒手脚麻利的替她上好了药,再用纱布包裹好,把药放到一旁的药箱里,抱紧她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江心语木然的摇了摇头,声音有些虚弱,“我也不知道,我在里面换衣服,后来停电了,我当时吓坏了,以为只是暂时的,就等了一会儿,后来就听到有人开始上锁,我就被反锁在里面了。”江心语说的时候,因为太过紧张,小手一直紧紧抓着自己身上的浴袍,今晚的经历真的太可怕了。

    “好了,别想了,已经没事了!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是谁想要害你?”凤易寒安抚着拍着她的后背。

    江心语的脑海中立刻闪过舒仪的那张脸,剧组里最恨自己的人就是她了,可是没有证据。

    “不知道,好累,我想休息了。”江心语低声说道。

    “先坐好,我帮你把头发吹干再睡。”凤易寒把她放到床上,站起身去拿电吹风了。

    江心语抬头看着他的背影,他的衣服都还湿着,虽然她一直都昏迷着,其实她还是有些意识的,这一路上,他都一直在抱着她,洗澡的时候,自己不肯放开他,他便抱着她洗……其实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对他来说,自己不过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而已啊!

    凤易寒拿了电吹风回来,他来到她的身旁,一条腿跪在床上,打开吹风机开始替她吹头发。

    “等一下!”江心语躲了一下,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先去换身衣服吧。”凤易寒低头看着自己身上还湿着的衣服,以为自己身上潮湿,又让她冷了,便没多说,放下吹风机走到衣柜处脱下身上的衣服,拿了一件眼袍披在身上。

    江心语看着他毫不避讳的在自己面前换衣服,立刻低下头,凤易寒穿好后便又返回到床边,拿起电吹风继续为她吹头发,他吹的非常的认真,大概十分钟后,她的头发才全部吹干。

    凤易寒将吹风机放了回去,回来想要把她身上的超大浴巾拿下来,江心语的小手立刻揪紧了身上的浴巾说道,“我自己来就好。”

    “你身上我哪里没看过?有什么可害羞的?”凤易寒好笑的看着她,不顾她的阻拦,把浴巾拿下来,抱起光溜溜的她钻进了被子。

    钻进被子后,凤易寒把自己身上的睡衣也脱了下来放到一旁,这才侧躺在她的身旁,一只手支着头看着身旁慢慢的向一旁挪动的女孩。

    凤易寒的大手直接放在她的小腹上面,江心语的身体猛的一僵,他的大手慢慢的向上,经过她的胸口,脖子,轻抚上她的脸颊,问道,“跑什么?”

    “我没有跑啊!”江心语眨了眨眼睛,她哪里有跑,她只是想离他远一点而已。

    凤易寒的大手轻抚着她滑嫩的脸颊,江心语有些紧张的抓住他的大手,凤易寒突然抱住她,将她翻过身,背对着自己,将她娇小的身子拥在怀中,胸膛贴住她的手背,低头轻吻着她的肩头。

    “凤总……啊!”凤易寒用力的咬上她的肩膀,江心语吃痛的尖叫出声,想逃,他粗壮的手臂像藤蔓一样缠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叫我什么?”凤易寒不悦的放开她,热气喷洒在她的耳朵上,烫得她的脸颊迅速的涨红。

    江心语压抑着胸口狂跳的心脏,咬了咬唇叫道,“少爷……我今天好累。”

    “我知道。”凤易寒虽然还是不太满意她对自己的称呼,但也不想把她逼得太紧,便没再和她计较。

    “那我们可不可以直接睡觉啊。”江心语弱弱的开口,不是不知道自己身后抵着什么。

    “你觉得呢?”凤易寒继续亲吻着她的后颈,某处也在她的腿上不停的摩擦。

    “我真的好累。”江心语真的有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你只要乖乖躺着,不需要动的!”凤易寒的大手抓住她的一条腿拉高。

    雪缎的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不停的起伏着,还好他的动作并不强烈,江心语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凤易寒见她是真的累了,不敢太折腾她,低着亲了亲她的微微嘟起的粉唇,拿过遥控器关上了大灯。

    江心语猛的睁大了眼睛,像是受了惊吓般的向他怀中蹭了过来,小手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腰身,紧张的说道,“不要关灯,我怕黑。”

    “别怕,我只是关了大灯,台灯不会关的……而且,有我陪着你。”凤易寒感受着她的恐惧,立刻将她搂紧,黑眸中闪过一丝浓重的阴霾。

    到底是谁想要伤害她!如果不是他晚上给她打电话,打了许久都没人接,他不放心的让人查了查,她可能就要一直被关在那间漆黑的小屋子里了。

    江心语听他这么说,情绪才稍稍的平复了一些,不过她还是不敢闭眼睛,眼睛睁得大大的,身体又忍不住向他蹭了蹭。

    在她小的时候,她就曾经被人恶作剧关在江家的一间储藏室内,当时她还很小,她真的害怕极了,她又哭又喊,不停的喊着救命,可是没有人来救她,没有人知道她被关了起来,唯一关心她的哥哥那时候在住校。

    她被关了二天二夜,直到哥哥从学校回来找不到她,最后才发现了她,那个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

    “睡吧,我会陪着你的。”凤易寒感受着她的颤抖,大手不停的轻抚着她的后背。

    “你不会的。”江心语的话脱口而出,说完后才察觉自己失态了,有些尴尬的放开了他。

    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凝视着她的发顶,灼热的让她心悸,她的头越来越低。

    “还害怕吗?”凤易寒抬起她的下巴,疼惜的问道。江心语想说不害怕,可是她的身体还在发着抖,根本骗不了人,她只能抿紧唇不说话。

    “我还是让你直接睡吧,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凤易寒说完,翻身压住了她。

    果然,只是一次痛快凶猛的侵袭,便让她昏睡了过去,凤易寒的大手轻轻的拨开她脸上汗湿的发丝,小心的将她拥进怀中,心底一片满足。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想起昨天凤易寒对她做的事,她立刻用被子蒙住了头,全身上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陷入纠结当中。

    房间内只剩下她一个人,旁边放置着一套干净的睡衣,江心语拿过衣服穿好,下床走出卧室。

    江心语走到一楼,便听到厨房里面有声音,她慢慢的走过去,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厨房内的的男人!

    凤易寒竟然在做饭!江心语以为自己眼花了,她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凤易寒依然站在那里,他穿着白色的衬衣,袖子卷到肘部,手上拿着锅铲,正在认真的煎着一颗鸡蛋。

    晨曦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让他看上去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只是煎蛋貌似不怎么成功!

    凤易寒看着糊掉的鸡蛋,直接端起锅子倒掉,抬头便看到江心语傻傻愣愣的站在外面,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红晕。

    他把锅放到灶上,先是倒了油,又拿了一个鸡蛋,准备再试一个,可是依然不成功,鸡蛋又糊了。

    他有些郁闷的盯着锅里糊掉的鸡蛋,不明白怎么看着简单的事情,做起来竟然如此的艰难。

    江心语看着他倒掉了两颗鸡蛋,想要再做第三次的时候,迈步走进厨房,说道,“还是我来吧!”

    “你会?”凤易寒皱眉看着她,显然有些不相信。江心语无奈的抿唇一笑,接过他手上的铲子,动作熟练的往锅里倒了油,拿了一颗鸡蛋,在锅沿上敲了一下,然后下锅,她先是把火调到最小,才开始慢慢的煎着锅里的蛋,很快,煎蛋便做好了,因为没有模具,所以它的形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看样子就知道很好吃。

    江心语把鸡蛋装到盘子里,然后又做了一个,做好后,转头问他,“还有需要弄的吗?”凤易寒摇了摇头,“没有了,粥已经煮好了,可以吃了。”江心语把放着煎蛋的盘子交到凤易寒的手上,让他端出去,自己则打开一旁的电锅盛了两碗粥。

    凤易寒站在餐厅内看着她盛粥的样子,心脏猛然一颤,那样的画面竟然是如此的平淡美好,现在的他和她就好像一对平凡的夫妻,一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收拾属于他们的家……江心语刚把粥盛好,身体突然被人抱住,她微微的怔了一下,随即有些不自在的说道,“可以吃早餐了,不然该凉了。”

    “我来端!”凤易寒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长臂一伸端起两个粥碗走了出去。

    江心语咬着唇看着他的背影,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脸颊,心跳再次乱了节奏。

    【求月票。】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