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为她是谁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她以为她是谁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视频暂停,是警车离开的画面。霍西扬看着凤易寒问道,“怎么样?还满意吗?”

    “你说呢?”凤易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显然是……不满意!霍西扬的表情一僵。

    “我说过,要让她生不如死!”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冷冽,仿佛一把刀刮在人的脸上,生疼!

    “你放心,这仅仅是个开始!一定让你满意!”霍西扬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一个女人从天堂跌进地域,应该已经是生不如死了,不过对于这种可恶的女人,他是不会有一丁点的同情心的!

    舒家现在已经彻底毁了,不过,舒家在凤城的人脉也是相当广的,和林家是近亲,不知道林家会不会有什么动作。

    不过对于林家,他们也是从来都不放在眼里的。总之……这次舒家是死定了!

    “寒,商量个事呗。”霍西扬手支着头看着他。

    “说!”凤易寒开始翻阅今天的新闻,很好,都是对江心语有利的消息。

    “我答应了小萱明天去登记结婚,我想和你请个假。”凤易寒握着鼠标的手一顿,看了他一眼,问道,“霍爷爷同意了?”

    “我……我没敢告诉爷爷,他老人家现在身体不太好,我怕他会气坏身子。”霍西扬挠了挠头,凤易寒很久没见他如此不自信的动作了。

    凤易寒和坐在对面的尹君到对视一眼,尹君天立刻说道,“霍爷爷不同意一定有他的道理,你不能这样伤他老人家的心啊。”

    “君天说的对,你现在怕他气坏身子,如果你真的先斩后奏,恐怕到时候就不是气坏身子这么简单了!”凤易寒立刻补充。

    “如果宁萱真的爱你,就不会让你做如此不贤不孝之人。”

    “你们都别说了!我知道你们的意思,都是为了我好,可是这次我真的已经决定了!我不想再辜负她一次!我告诉你们,是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和祝福!”霍西扬的表情变得难看。

    “……”凤易寒和尹君天又对视一眼,知道他这次是来真格的了,而且是下定了决心,看来他们两个人是阻止了不了。

    “祝福,我们肯定祝福你啊!先提前恭喜你啊!明天……我和寒一起去替你做见证!”

    “……”霍西扬得到两上好兄弟的支持,原本一直阴郁的表情一直放晴了,他拿起手机迫不急待的去告诉宁萱这个好消息。

    “现在怎么办?真的要去吗?”尹君天忍不住感叹,陷在爱情里的男人都是傻瓜。

    “你觉得西扬结婚的事,霍爷爷会不知道吗?”凤易寒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明天民证局应热闹了!

    凤易寒回到病房的时候,他把病房的门只打开了一点,江心语和叶熙妍的对话便传了出来。

    “这个月末是我们两个的生日,你打算怎么庆祝?”叶熙妍把一杯水递到江心语的手上。

    江心语喝了一口水,“我还没有想,到时候不一定有时间的。”

    “怎么能没时间,我们说好的,每年生日都要一起过的啊!”叶熙妍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你不和尹君天一起过吗?”提到尹君天,叶熙妍的表情立刻变得苦涩,她摇了摇头,“我没想过要和他一起过生日。”

    “怎么了?你们又吵架了?”

    “心语,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爱情永远都是强求不来的!”叶熙妍的表情变得迷茫,她一直以为,只要她够努力,就算尹君天是一块石头,都会被她捂热了,曾经,尹君天就是她心中最大的信念,可是现在她竟然开始疑惑了,也许一开始,她就错了!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是你情我愿的事,不是一个人努力就能够实现的。

    江心语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妍儿,我不懂爱情是什么,但我知道爱是什么,我相信,只要我们心中有爱,怀着一颗爱人的心,就会得到真正的爱情!”门外,尹君天立刻想要冲进来,凤易寒立刻拦住他,架着他离开了。

    “哥,你干嘛拦着我,那个死女人,我都要被她气死了!”尹君天想到叶熙妍脸上茫然的表情,想着她对自己改变的态度,胸口就像有一把怒火,似乎要将他燃烧成灰烬一般。

    “偷听是不道德的!”凤易寒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管什么道德不道德?那个死丫头她凭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她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尹君天气得转身,脚狠狠的往墙上踢。

    “……”

    “气极了我,我再绑她半年!”尹君天口不择言。

    “行了,如果你真的爱她,就不要再做这种幼稚的事!”凤易寒靠在墙上,拿出一根烟点燃。

    “我爱她?你说叶熙妍?怎么可能!我把她绑在身边,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折磨她!”尹君天顿时觉得好笑,他怎么可能爱那个女人,可是在凤易寒沉静的目光中,他的声音越来越弱。

    尹君天余光扫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他转头看过去,只见叶熙妍脸色惨白的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表情十分的恍惚。

    凤易寒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愣,没想到叶熙妍竟然会这么巧过来,眼看着叶熙妍从二人身边经过,离开,凤易寒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尹君天,说道,“去解释一下,你心里分明就不是这么想的。”

    “我为什么要解释?是她自己说爱我的!我曾经说过比这还严重的话,她还不是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再说了,她以为她是谁,我尹君天的世界,岂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尹君天胸口的怒气未消,故意对着叶熙妍的后背大声吼道。

    凤易寒有些头疼的抬手捏了捏额头,转身离开,这个混小子,简直不可理喻,他爱犯混就继续犯吧,他还是去看看那个丫头吧。

    叶熙妍走进了电梯,故意挺直的脊背突然弯了下去,她跌倒在电梯中,心痛如绞,他的话就像一把刀狠狠的凌迟着她的心,是啊,在他眼里,她不过就是一块粘着他的狗皮膏药……追到电梯外的尹君天,暴躁的就像一头狮子,该死的,为什么他说了这些话后,他会更加的难受了?

    抬脚对着电梯门又是一阵猛踢,他觉得他真的要被叶熙妍这个女人给折磨疯掉了。

    叶熙妍来到青青住院的楼层,她先是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将自己的情绪整理好,确定看不出多少异样,才转身回了病房。

    裴青青醒着,裴亦枫正在喂她吃东西,叶炔坐在一旁,眼睛一直凝视着床上的女儿,眉头紧紧的锁着。

    叶熙妍走进来,看了一眼哥哥,随后目光移到裴青青的脸上,关切的问道,“青青,感觉好些了吗?”裴青青见到她,对着她笑了笑,依然没有说话,继续吃着东西。

    “见到心语了?她怎么样?”叶炔问道。

    “只是手臂被子弹擦伤了,还好伤的不重,不过当时的情况太惊险了,命差点都没了。”叶熙妍现在提到江心语讲的当时的情景,都觉得后怕。

    估计这件事对她会造成很大的阴影,以后看到玩具枪都会害怕。

    “没事就好,你哭过了?”虽然叶熙妍洗了脸,可微红的眼睛还是出卖了她。

    “看到心语受伤,我心里难受,没忍住。”叶熙妍淡笑着解释。

    “我来吧,亦枫你和妍儿先出去一下。”叶炔没再多问,站起身对着裴亦枫说道。

    裴亦枫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妹妹,但还是放下了碗筷,皱眉说道,“那就麻烦你了,你千万别再刺激她了。”

    “放心吧。”叶炔认真的点了点头。裴亦枫犹豫的看了一眼妹妹,见她没有拒绝,只能狠心离开了,他明白,解铃还须系铃人,妹妹的心结只有叶炔能解!

    叶熙妍见状也跟着离开了。病房的门关上,叶炔把吃饭用的桌子搬到一旁在床边坐了下来,他抬手轻轻的抚上裴青青的脸颊,轻声叫道,“青青……”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裴青青终于开口说话,声音十分的嘶哑,抬起黑眸望着他,眼神中难掩悲痛。

    “青青……”

    “你走!走啊!”裴青青突然激动起来,不顾自己受伤的手腕,抬起手去打他,叶炔连忙抓住她的小臂,不让她乱动再伤到手腕,他突然将她压下,炙热的唇堵上了她的唇瓣。

    裴青青瞪大了眼睛,叶炔的吻十分的凶猛,像是一头恶狼盘的啃噬着她的唇瓣,侵占着她的口腔,裴青青感受着那熟悉的唇舌,彻底的崩溃,眼泪不停的往外涌……叶炔感受着她僵硬的身体变得柔软,吻慢慢的停了下来,就那样抱着她,唇贴着她的脖颈,任由她哭着,发泄着,他的嘴里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青青,青青……我的青青……”裴青青哭了很久,最后哭得累了直接昏睡了过去,叶炔这才起身,小心的放开她的手臂,手指替她擦掉脸上的泪水,胸口也是一阵闷闷的疼。

    走廊内。裴亦枫把一杯温水递到叶熙妍的手上,叶熙妍勉强的对着他笑了笑,接过了他手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