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个什么时候能走?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那个什么时候能走?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现在的路线分明就是回叶家的,叶熙妍靠到车座上,竟然连开口让叶炔改变路线的力气都没有了……

……

江心语不想住院,凤易寒见她精神状况还不错,也没再勉强她,给她办了出院手续。

保镖开路,凤易寒一路抱着江心语离开了医院。

如此大的阵仗自然惹来无数人的侧目,一个俊美如天神般的男子怀抱着一个体型娇小的女孩,被数十保镖簇拥在中间,大家怀着各种心理,都想要目睹一下这名幸运的女孩的风采。

只不过女孩把头埋在男子的怀中,什么都看不到。

房车早已等候在医院大楼的门外,保镖打开了车门,凤易寒抱着江心语坐了进去,车门关上,所有保镖全都对着车子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礼。

车子缓缓的驶出了医院……

江心语立刻就要从凤易寒的身上爬下来,凤易寒大手一紧,冷声警告,“别乱动!”

“……”江心语身体一僵,任命的被他抱着,不再动了。

凤易寒的大手轻抚着她沁凉的长发,另一只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小脸,最后捏住了她的耳珠,问道,“你那个什么时候能走?”

江心语反映过来他指的是什么,脸颊立刻涨红,整个人都不自在了,睫毛颤抖了几下,说道,“今天才三天,最少也要五天啊。”

“什么?五天?就是说还有两天!”凤易寒听完,脸立刻黑了,他恨不能现在就狠狠的干她一次,她竟然告诉他还有两天!

“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到底几天?说个准确的。”凤易寒不满的瞪着她。

“就是两天。”

“我每天晚上都会检查!如果被我发现你敢骗我……后果自负!”凤易寒一看就知道她没说实话,这丫头一紧张睫毛就颤,尤其是说谎的时候。

“你能不能正常一点!这么羞的事,怎么可以让你检查。”江心语被他气的抬起睫毛瞪向他。

“你敢说我不正常?!”凤易寒脸色一冷,不悦的瞪着她。

“正常男人怎么会检查这个!”江心语无奈极了。

“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一下,我到底正不正常!”凤易寒故意按了按她,原本就咯着她PP有些不舒服的某处更加的坚硬了。

“说……我正常不正常?”

“……”江心语也有些生气了,咬着唇不理他,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不说?很好!”凤易寒抱起她,让她换了个姿势,骑坐在他的腿上,更加清晰的感受着他。

江心语惊呼一声,立刻就要从他身上下去,凤易寒的大手直接按上她的翘PP。

“我正常不正常?”

江心语知道,如果自己不肯说出他想听的话,他估计会做更过分的事,连声说道,“正常!非常正常!”

“这才乖!”凤易寒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这才放过她,把她放到一旁的沙发上面。

如果再继续下去,最受罪的是他!

江心语,“……”

“你是六月三十一号的生日?”凤易寒突然问了一句。

江心语心脏微微一颤,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凤易寒没再多说,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手机的铃声响起,他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上面的来电是‘小慈’!

凤易寒看了江心语一眼,把电话接了起来,“喂。”

“寒,你在忙什么?”沈念慈甜甜的声音透过声筒传了过来。

沈念慈的声音很甜,却给人一种腻的感觉,不似江心语,声音是清甜的,听着让人耳朵都会舒服。

“正要去开个会,怎么了?”凤易寒的声调微微变得柔和了一些。

江心语发现,只有和沈念慈说话的时候,他的语气才不会那么冰冷,虽然知道不该做比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脏还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这个月的31号是我的生日啊,你该不会忘记了吧!我们分开好几年,你都好几年没有给我庆祝生日了,你答应过我的,你说这个生日一定要好好的给我过一下啊,算是纪念我的重生。”沈念慈柔柔的对他撒娇。

“我当然没忘,答应了你也会办到。”凤易寒轻声说道。

“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那我就开始准备了,你忙吧,拜拜。”沈念慈得到满意的答案,心满意足的挂断了电话。

江心语只坐在凤易寒旁边的位子上,即使是他电话的保密性再好,江心语还是把沈念慈的话一字不落的听的非常清楚。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沈念慈竟然是和自己一天生日!

二人谁都没有再说话,空气仿佛都凝滞了,江心语靠在座位上,干脆闭上眼睛休息,凤易寒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小脸,他突然伸手再次将她抱到自己的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休息。

“去子苑!”凤易寒突然对着司机下令。

“不是说好了让我去见我哥哥吗?”江心语听了他的话,不满的睁开了眼睛。

“答应你了就会让你去,现在先和我去另一个地方。”凤易寒低头亲了亲她撅得高高的小嘴巴。

“……”

江心语只能任命的靠在他的怀中休息,车子一路行驶出了凤城,江心语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眼外面的风景,车子已经驶到了郊区。

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司机恭敬的替二人打开了车门。

凤易寒抱着江心语下了车,不过到了外面,他便把她放下来,江心语看着院子上面挂着的牌匾“子苑”。

江心语有些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探寻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男人,凤易寒抿唇不语,很快,子苑的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跑出几个孩子出来,有男孩也有女孩,见到凤易寒眼睛瞬间绽放出一种不一样的光彩,飞快的向他跑了过来!

“寒叔叔,你来了!”

“寒叔叔,你都好久不来看我们了!”

“寒叔叔,你是不是已经把我们都忘记啦?”

“寒叔叔,抱抱!”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小女孩,两只手不停的扒着凤易寒的裤子,对着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求抱抱!

站在一旁的江心语已经傻眼了,看着被一群孩子围着的凤易寒,一时弄不清这是什么情况!

凤易寒弯腰把最小的孩子抱了起来,问道,“心心有没有想我啊?”

“想想!”心心抱着凤易寒便亲了一口。

江心语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凤易寒看到她的动作,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问道,“躲什么?过来!”

江心语还没动,门口处又走出一名女子,女子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相清秀,她快步走到凤易寒面前,想要接过他怀中的孩子,说道,“寒哥,你来了,快把心心给我吧,她最近都长胖了。”

“没关系,让我抱吧!这丫头一点都不重,我还觉得轻了呢。”凤易寒脸上的表情难得的柔和。

“寒叔叔,你今晚是不是要住这里啊?”一个年纪在六七岁左右的男孩兴奋的问道。

“寒叔叔,住下吧,住下吧,你都好久没来了,我们都好想你!”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孩也十分的高兴。

“今晚不能住下,我还有事。”凤易寒的话音一落,围着他的孩子们的表情整齐划一的变得失落。

好像凤易寒不能住下是一件让他们非常失望的事。

“先进去吧。”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凤易寒轻语。

江心语看的出凤易寒很喜欢这些孩子,也很在乎这些孩子,可是她的胸口却是越来越闷,越来越痛,闷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痛得她瘦弱的身体都开始发抖……

她不知道凤易寒和这些孩子是什么关系,可是他们叫他寒叔叔,应该就是没有血缘关系,他宁愿对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好,却对自己的孩子却是如此的残忍……

凤易寒的余光一直注意着江心语,看她很不对劲,立刻走到她的面前问道,“怎么了?”

江心语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盯着他怀中的孩子,她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如果她的宝宝活着,现在应该会叫爸爸妈妈了,可是她的宝宝死了!

心心似乎是被江心语的表情给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转头去找身后的女子,“妈妈,抱抱……妈妈……”

“心心乖,不哭了。”女子从凤易寒的怀中接过心心,心疼的安慰着她,看江心语的眼神有些不悦。

凤易寒也安抚了心心几句,那些孩子全部都仇视的瞪着江心语。

江心语想着自己可怜的宝宝,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几乎把唇瓣都咬出血来,她收回目光,转身便走。

“坏女人!寒叔叔,你怎么带个坏女人来这里!”六七岁的小女孩站出来,指着江心语的背景骂道。

凤易寒皱眉看着江心语的背景,她的背影是那么的脆弱和孤单,他的心瞬间便被揪紧了,他快步走了过去,追上了她,拉住了她没有受伤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问道,“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不喜欢这里!让司机送我回去!”江心语淡淡的看着他回答。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