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试一下手气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先试一下手气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我C!”南宫白夜气得直骂人,转头将地上的火踩灭了。

“f!u!c!k!”他气愤的将桌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坐回到椅子上。

江心语再打南宫白夜的电话已经显示关机了,小区的外面便有一个彩票投注站,江心语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进去,彩票投注站内以男性居多,只有她一个女孩。

江心语看着这些五花八门的彩票投注方式,最后选中了奖金最高的。

一注是两块,江心语想着自己要还清凤易寒的欠款,中奖的那注要翻几百倍,她忐忑的组合了一组数字,一狠心翻了两百倍买了一注彩票,决定先试一下手气。

江心语今天依然穿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衣,短袖七分裤,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瘦小,头上一顶黑色的棒球帽,一头海藻浓密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五官精致得像是画里走出来人儿。

这样漂亮的小人儿,自然引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有些男人眼睛都看直了,开始对着江心语窃窃私语。

“小姑娘,缼钱呀。”一个穿着西装,样子还不错的中年男子走过来问。

江心语看了他一眼,没理会,拿出钱包准备交钱。

“你这样买是中不了的,这买彩票中间也有很多学问的,不如让我教教你。”

“不用了,谢谢!”江心语拿过自己的彩票,把钱包装进背包,转身离开了。

“唉,我说老王,你也太不地道了吧,人家小姑娘才多大,你也敢下手!”有人凑过来打趣。

“一边去,我是真的好心想教她一下!她这样买,肯定中不了!”

“你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买什么彩票啊,嫁个有钱人,这辈子都吃穿不愁了!”

“……”

江心语离开了彩票投注站,立刻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里面的烟味太大了,这样的地方,她真的不想再进第二次了。

看着手中的彩票,她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会中奖,将彩票小心的收好,心满意足的去等公交车了。

昨天凤易寒答应她去看哥哥,最后却带她去了子苑,有一群孩子的地方,既然他已经答应了自己,她就自己去好了,也不算违反二人的约定。

好几天没见到哥哥,她真的好想他了。

江心语走到公交站台,便有一辆黑色的车子驶了过来,停在了她的面前,她认得这辆车,是靳勒北的车。

靳勒北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说道,“上来,去哪我送你。”

江心语见真是他,没犹豫立刻坐了进去,车子驶离了公交站台。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江心语有些奇怪的看向他。

“从你出家门我就一直跟着你!”靳勒北解释,“去买彩票了?”

江心语脸一红,没想到自己买彩票竟然被他看到了,低声的应了一声,说道,“上次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活不到现在了,你现在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别这么说……保护公民的安全是我们的责任。”靳勒北义正言辞的说道。

“总之还是要谢谢你,对了,我一直想问你,苏大哥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可惨了!”靳勒北想着苏锦现在悲惨的日子,忍不住摇了摇头,“不过你放心,他现在只是被家人抓回了军队去训练了。”

江心语知道苏锦志在行医,根本不想当兵,心里有些难过,如果不是因为她,也许苏大哥不会被家人抓回去。

“都怪我。”她十分的自责。

“如果让苏锦知道你这么想,他会难过的。”靳勒北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那你就不要告诉他!”

江心语一直把苏锦当成哥哥一般看待,只希望他能够幸福快乐。

“这个给你。”苏锦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金卡,递到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江心语没接,看着面前的卡片问道。

“苏锦托我交给你的,密码是你生日,我看了一下,这卡里的钱不少,估计是这小子所有的积蓄了。”

“我不能要!你拿回去还给他!”江心语立刻把卡推开,她已经欠了夜琛的,不想再欠第二个人的,这个人更不能是对她有恩的苏锦。

“……”

靳勒北有些无语,他早就猜到她不会要,可是苏锦那个倔驴非要他来送。

要一个男人的全部身家代表什么?代表她要接受这个男人!

江心语根本不爱苏锦!

“你现在不是缼钱?”

靳勒北看了一眼她的背包,他挺佩服江心语的,明明很缼钱,却不肯接受苏锦的卡,如果是一般女孩,知道有这么多钱可拿,早就开心的把卡收起来了。

江心语有些尴尬的抱紧了自己的包,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去买彩票的事,“我是缼钱,可我不能什么钱都要啊,苏大哥对我和我哥有恩,我只希望将来能有机会报恩,绝对不会再接受他的钱了。”

“你的伤怎么样了?”靳勒北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苏锦这么爱这个小丫头,果然是……很可爱!

“只是手臂擦伤,不碍事的,你今天找我是为了那个贩卖人口的事吗?”

“不是,今天就是过来看看你,这件事等你伤好了再进行,不能着急,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才行。”

“哦,现在我欠了你的条命,只要你需要,我随时都可以配合你。”

“好,谢谢你。”靳勒北有些担心,做这件事就必定面临一定的危险,先不说那个叫阿达的男人会不会对江心语起不好的心思,就是那些蛇头也没一个好人!

他发现,和这个小丫头接触多了,他倒是更加紧张了,生怕她会因此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你去哪?我送你过去。”

“去医院看我哥哥。”江心语报了医院的地址。

霍家大宅的书房内。

霍爷爷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山装正在练字,虽然他的头发已经花白,精神却是很好,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抖擞。

“老爷!您看谁回来了!”管家跑了进来,脸上有着和平时不符的激动。

霍老头都没抬,继续写着字,管家看着已经走进来的女孩,说道,“老爷,是安小姐回来了!”

霍老手中的毛笔倏的顿住,墨色晕染,原本一副好字瞬间便毁了。

霍老抬起对便看到房间内站着一名少女,安芷媛眼睛通红的看着多年未见的老人,眼泪夺眶而出,她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哽咽的叫道,“爷爷,媛儿不孝,现在才回来看您老人家!”

霍老扔下手中的毛笔,绕过书桌快速的走到安芷媛面前,弯下腰扶着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用力的点了点头,声音慈爱的说道,“孩子,你受苦了,回来就好!”

“爷爷,对不起,媛儿太不孝,让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为我操心。”安芷媛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伸手抱住了面前的老人。

“你能在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回来,爷爷已经很满足了!媛丫头,爷爷……想你呀!”霍老的手轻拍着孙女的后背。

“爷爷,对不起,对不起……”安芷媛的眼泪在脸上泛滥成灾。

管家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内,爷孙二人对面而坐,安芷媛仔细的为爷爷倒了一杯茶。

“媛丫头,几年不见,长成大姑娘了!”霍爷爷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小丫头,她离家出走那年才十六岁,脸上还带着婴儿肥,几年过去了,她褪去了青涩,出落的越发的标致了。

“我今年都已经二十二了!爷爷,我当时不辞而别,您怪我了吗?”安芷媛忐忑的看着对面的老人。

“怪!怎么不怪!可是我更多的是心疼,你这丫头心思细腻,不会平白无故的这么做!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芷媛低垂下长长的睫毛,前两天,小西不知道从哪得知了霍西扬要结婚的消息,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异常,在她面前未表现出半分不开心,可是她无意间推开儿子房门的时候,看到的是小西对着霍西扬的照片发呆的画面。

她看着儿子那落寞的眼神,就像有一把刀在割着她的心,她一直都知道,虽然小西说讨厌霍西扬,其实他对那个父亲无比的渴望……

小西是个天才,从出生便表现出了各种惊人的天赋,比一般的孩子智商高出许多,经商的头脑也是十分的出众,他三岁接触电脑,四岁就会读财经报纸,五岁的时候已经学会了炒股,六岁便指挥着自己开店……

可是这样完美的一个孩子,这样聪明的一个孩子,从出生便有……先天性心脏病!

有时候她真的好恨,她宁愿要一个平凡普通的孩子,她宁愿老天收回小西身上所有的天赋,只要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就好……

面对儿子的病痛,她无能为力……她除了在深夜中伤心的哭泣,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对不起小西,没能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也没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让他从出生就没有爸爸在身边……

她知道小西曾经无数次一个人偷偷的跑去看他的爸爸,他疯狂的渴望着爸爸,渴望能够得到他哪怕是一丁点的消息。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