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防备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深深防备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修罗微微的垂着头,略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一双黑眸,他的眼神微微一闪,今天小姐去了医院……

修罗也没想到,唯安小姐竟然是被小姐给藏起来了!

这件事如果被少爷知道,恐怕……

“回少爷,小姐从球场离开后便去找了叶熙妍小姐,现在已经回公寓了。”修罗恭敬的回答。

“下去吧!”凤易寒听完,靠在椅子上面,略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浮现出江心语今天在球场时的样子,她任性的脱掉鞋子,长发随风飞舞,挥杆时自信的模样……

本来她害他把原本稳赢的比赛变成了平局,他是有些不高兴的,可是当她说出那些女人威逼她打赌的真相时,他便一点都不怪她了。

他甚至很喜欢她咄咄逼人的样子……

离开后,他便不放心的给她打了电话,当她不再接自己电话的时候,他当时并不是生气和愤怒,而是担心……担心她会出什么事。

江心语吃完饭后,在一楼的浴室洗了澡,吹干了头发,便躺到沙发上准备休息了。

李嫂早就已经离开了,偌大的公寓内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她拿过手机,手指轻轻的划开手机的屏幕,上面的壁纸依然是海边的那片薰衣草。

夜琛,你到底在哪里?

如果真的是你回来了,你为什么不肯认我?

难道你是有什么苦衷吗?

江心语把手机贴到胸口,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放弃的!

李嫂回到凤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她下了车走进别墅,看到沈念慈正坐在客厅内,翘着腿正在看报纸,见李嫂进来,立刻放下了报纸,叫道,“李嫂。”

李嫂听到她的声音,快步走进了客厅,对着她行了个礼,叫道,“沈小姐。”

“寒不是吩咐过,你们要叫我少夫人!李嫂年纪大了忘记了不成?”沈念慈轻轻的拨弄着做得精致的指甲,懒懒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李嫂笑了笑,恭敬的说道,“您看我这记性,确实是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还真是给忘记了。”

“是真的年纪大了,还是心不在这了?如果你不想做了,我可以和寒说一声,送你回乡养老!”沈念慈放下手,把养老二字咬的非常的重。

“沈小姐可以和少爷提一下,如果少爷说让我离开,我绝对不会多说半个字。”李嫂说完,对着她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你!”沈念慈用力的放下自己的腿,手狠狠的砸在沙发上。

真是反了,今天受了江心语的气,回到家还要受这个老太婆的气!

沈念慈的黑眸中闪过一丝狠辣,不能动江心语,你这个老太婆的命可不值钱!

死了她,就跟死一条狗没什么分别!

江心语睡着觉,突然感觉自己再次被抱了起来,她费力的睁开眼睛,凤易寒那张脸慢慢的在她的面前变得清晰。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她“啊!”的尖叫了一声,立刻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幸好凤易寒用力的将她搂紧,不然她就掉下去了。

“别乱动!”凤易寒不悦的命令。

“你……你放下我!”江心语被他这么一惊吓,已经彻底的清醒了,瞪着一双大眼睛警惕的看着他。

“一会儿放。”凤易寒抱着她向楼上走去。

到了楼上,进卧室的时候,江心语立刻伸手抓住了门,凤易寒前进受阻,皱眉看着她,问,“你做什么?”

“我不想睡这个房间!我要睡客房!”江心语手紧紧的抓着门,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她才不要睡姓沈的女人睡过的床。

凤易寒看着她抗拒的样子,用力的一个转身,江心语“啊”的叫了一声,手滑松开了门框,他直接用脚踢上了房门!

“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江心语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似乎已经预见到即将等待自己的厄运。

“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凤易寒看着她忐忑不安的样子,大步走到床边,将她放到床上。

江心语刚被放到床上,她便一个翻身,翻到床的另一边,直接溜下床,“你这个人能不能讲些道理,我今天也是被逼无奈的,如果我输了,你那几个红颜知己,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我的下场,肯定比她们惨上百倍!”

凤易寒没想到江心语现在的反映竟然这么快,他想抓她都没抓到,也可见,她是真的害怕了。

“我也没说怪你!你紧张什么?”凤易寒双手环胸,好看的唇角微微的扬了扬。

“我……”江心语想要继续辩解,突然听到他这么说,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

“你今天并没做错事,所以我不会惩罚你!上来!”凤易寒转身躺到床上,对着身旁的位置拍了拍。

“我不要!我要去睡沙发!”江心语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离他远点总没错,她立刻就要逃走。

凤易寒的黑眸微暗,眼中闪过一丝挫败的情绪,眼看着江心语小兔子一样的要逃走,他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将她抓了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睡在这里!你放开我!”江心语拼命的抗拒着他。

“不许再闹了!”凤易寒厉声制止了她,江心语被他突然的吼声给吓了跳,立刻安静了下来,因为刚刚这么一闹,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不想挨罚着乖乖睡觉。”凤易寒有些烦躁的把她拖上床,对于她对自己的抗拒有些说不出的难过。

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只能是这样吗?他强制,她服从!

他突然很怀念从前在别墅的日子,她虽然也会怕她,可是却是顺从的像只小猫咪。

可是现在的她,除非他用强,否则,绝对不会对他顺从!

仿佛每时每刻,她对自己都是戒备的,哪怕是一个眼神……他都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深深防备!

江心语强忍着难受,躺在他的身旁,趁着凤易寒手臂松懈的时候,身子慢慢的向一旁挪了挪。

凤易寒默默的感受着她的动作,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挫败感和无力感,江心语见他没反映,又默默的往一旁挪了挪。

凤易寒忍无可忍,猛的坐起身,眼睛通红的转头看向一旁的女人,江心语被他吓得心脏狠狠的颤抖了几下,她白着一张脸,有些恐惧的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凤易寒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床上,只听“咔嚓”一声,床立刻塌陷了,江心语尖叫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凤易寒愤怒的从床上下去,大步走到门口,用力的拉开房门停顿了几秒,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砰”的一声巨响,房门被狠狠的甩上,江心语又吓得哆嗦了一下,她这才慢慢的放下捂着耳朵的双手,快速的跳下床,用力的拍了拍胸口,幸好她提前离他远了一点,不然这拳头就砸在她身上了……

她的身子可没这张床硬,到时候,她估计会直接被他打死!

江心语用力的抖了抖,快速的逃出了房间,临出门前,她又看了一眼那张无辜被砸坏的大床,终于放心了,自己再也不用被逼睡这张床了。

江心语下了楼,想回沙发继续睡觉,却发现自己的沙发被人占了,她有些吃惊的看着占据着整张沙发的男人,还以为他已经离开了。

“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睡我身上,第二,睡客房!”凤易寒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有第三吗?我可以睡地板。”江心语后退了两步。

凤易寒听完,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弯腰将她扛了起来,大步向一楼的客房走去。

这次江心语不敢再拒绝了,生怕自己会像那张床一样被他砸烂。

凤易寒感觉到她不再抗拒,把她放到床上,立刻将她搂回到自己的怀中,以防止她再逃跑,低头狐疑的看着她,突然问道,“你为什么不喜欢这里?”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江心语立刻说道,说完,察觉到自己的话貌似会得罪这位爷,有些紧张的眨了眨眼睛,可是奇怪的是,凤易寒似乎并没有发火。

“明天给你换套房子。”凤易寒也隐隐猜到了她不喜欢的原因,难道是因为上次沈念慈说这房子是她住过的?

原本烦闷的心情突然变得舒畅了,她如此在意,甚至不愿意再进卧室,再碰那张床,是不是说明,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她的反映只是因为吃醋了!

“……”

江心语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方,有些吃惊的抬起眼睛看他,这个男人今天是怎么了,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你那个走了没有?”凤易寒这样抱着她,身体早就有了反映,更何况他已经好几天没碰过她了,夹着她身体的腿又紧了紧。

江心语立刻摇头,“还没有!它还在!现在肯定不行!”

凤易寒的表情一僵,不悦的问道,“你不是说还有两天吗?!”

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

“一般情况下是啊,可是也有特殊的时候,比如现在……”江心语硬着头皮解释,其实她月事今早就已经走干净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