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那么想摆脱掉我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你就那么想摆脱掉我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不必了,我没事。”凤易寒站起身,拉起她的小手向着餐厅走去。

“……”江心语皱眉看着他,有些纳闷,这个男人看着壮的跟头牛似的,怎么比她还爱生病了?昨天她也淋雨了,现在一点事也没有。

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理,连她容易腹痛的毛病都好了很多了。

李嫂虽然担心凤易寒的身体,可是他的命令她也不敢私自违抗,只能先回厨房给二人盛饭去了。

吃过饭后,江心语便回了房间,凤易寒去书房处理了一些事情,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女孩已经洗过澡,穿着一套小碎发的纯棉睡衣,长发被她分成两半,用两个带着黄色花朵的小发卡卡住,自然的垂在胸前,这样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如同一朵盛开的小雏菊,清新自然。

只不过女孩正趴在桌上子看着手上的彩票叹气……

凤易寒有些不解,昨天得知自己中奖的时候,她还开心的手舞足蹈,怎么今天就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凤易寒好心情的坐在她的身旁,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手中的彩票。

“我上次翻了两百倍买,没中!”江心语坐起身,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看着手上那张小纸片。

凤易寒静静的看着她好看的侧颜,她的皮肤细腻的仿若透明一般,让他有种想要亲吻的冲动,不过他并没有行动,而是静候她的下文。

“我这个只翻了十倍!”江心语捏着彩票的手尖收紧,悲催的,要知道能中,她干脆翻两千倍买好了,到时候一下子就把欠他的钱全都还清了。

“十倍也有五千万了!你想做什么都行了。”凤易寒现在才明白她的心思,这是嫌钱少了。

“我能想做什么啊?还不是想还你钱。”江心语看了他一眼,小声的嘟囔着。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可是凤易寒还是听了个真切,他的表情一僵,眸光锐利的落在她精致的小脸上,“你买彩票就是为了还欠我的债?”

“……”江心语就是这么想的,可是被他这么一质问,她竟然不敢正面回答。

“你就那么想摆脱掉我吗?”凤易寒的表情变得很难看,语气也有些冷。

“我就是想把欠你的债还清!”江心语抬起头勇敢的迎视上他的黑眸。

“然后摆脱掉我,继续等姓夜的那个男人?!”凤易寒说到这里的时候,胸口突然一阵强烈的翻涌。

“我……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江心语的脸色一阵发白,她有些别扭的咬了咬唇,看着他的表情,心里也是一阵阵堵的难受。

凤易寒听了她这句话,表情才稍微的缓和了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二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江心语在凤易寒的目光中突然站起身,转身离开了卧室。

凤易寒看着桌子上那张彩票,心底一阵强烈的苦涩,他知道这根本不能怪她,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

他还以为江心语是在躲他,可是,还没两分钟,她便返了回来,手上拿着几个药片,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水。

凤易寒有些吃惊的看着她,江心语已经走到他的面前,说道,“把药吃了。”

“你出去就是给我拿药的?”凤易寒的心情突然变好了,嘴角也有了笑容。

“……”

其实中午的药和早上的药一样,全被凤易寒扔进了垃圾桶,所以他的烧才会一直不退。

“你喂我吃。”凤易寒抬起头凝视着她水嫩透亮的小脸。

江心语有些无语,但想着他身体的温度,还是说道,“张嘴。”

凤易寒听话的张开了嘴巴,江心语直接把手扣了过去,几颗药一下子全都被塞进了他的嘴巴里,凤易寒只感觉嘴里一苦,他立刻就要把药吐出来,江心语的水已经送到他的唇边,紧张的说道,“别吐,吃下去!”

凤易寒看着她亮晶晶带着紧张的黑眸,只能拿过水杯,快速的喝了两口水,可是嘴里的苦味还是很浓。

江心语见他把水杯放下,准备拿着水杯送出去,她的手还没碰到杯身,便被他紧紧的抓住,她有些吃惊的抬起头看向他,凤易寒手上用力,便将她拉到自己的怀中,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嫩如花瓣的唇瓣,唇齿被他撬开,带着苦涩的舌头钻进她的口腔内,一股苦苦的药味充斥在二人的唇齿之间。

江心语苦得直皱眉,立刻想要撇开脸,躲避开他的吻,凤易寒怎么可能让她逃避,唇紧紧的缠着她,一个转身,二人便一起跌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面,凤易寒的大手轻轻的扣住她一侧的胸口,江心语的眼睛蓦的瞪大,她洗完澡连内衣都没穿!

凤易寒本是想让她也尝尝他嘴里的苦味,可是最后却弄得自己一身的火没办法收场,实在无法忍受,便抱着她在沙发上亲热了一次。

凤易寒抱着她又洗了一次澡,他觉得有些乏了,便直接抱着她上床睡下了,江心语拍了一天的戏也很累了,再加上刚刚的运动,已经没力气再和他抗争了,很快便在他的怀中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江心语是被热醒的,她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感觉着身前那超高的温度,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摸了摸凤易寒的额头,这不摸还好,一摸她立刻清醒了过来。

天啊,他怎么会这么烫!

江心语用力的推了两下凤易寒,凤易寒缓缓的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她,显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发烧了,我去叫医生。”江心语立刻要从他的怀中退出去。

“不必!睡吧。”凤易寒对自己的身体完全不以为,将她搂得更紧,闭上了眼睛。

“放开我!”江心语现在哪还有心思睡觉,语气也有些微恼,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虽然他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可是毕竟现在他是她的债主,如果他死了,她还怎么还他钱!

难道都换成冥币烧给他吗!

凤易寒被她弄得一愣,这个时候江心语已经从他的怀中退了出去,快速的翻身下床,凤易寒也坐了起来,看着正在穿鞋的女孩说道,“别吵醒李嫂了,明天再说。”

江心语听着他的话,只感觉胸口有一股闷气无法发泄,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理他站起身,凤易寒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有些无奈的靠在床头上,伸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盒烟,点燃吸了起来。

江心语很快便回来了,不过她没有叫人过来,手上倒是拿着两个小盒子,看到床上的男人正在吸烟,她只感觉怒火攻心,她气恼的上前,一把夺过他手上刚吸了两口的烟,觉得自己真要被他给气死了。

烧得这样厉害,竟然还抽烟!

不想要命了吗!

凤易寒手上一空,他有些怔忪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比繁星还要璀璨的黑眸瞪得大大的,里面有着明显的怒气,脸颊气得鼓鼓的,仿佛下一秒就会爆发一般。

江心语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不气不气,他现在是病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

足足过了半分钟,她才把烟熄灭在烟灰缸内,这才把手上的小盒子放到床头柜上,凤易寒这才看清,她拿的是退热贴。

江心语打开一个盒子取出一片退热贴,揭下一面的纸,坐到床边,一只手撩起他额头的碎发,然后将它贴了上去。

他额头的温度依然让她觉得心惊胆战,贴了一个后,她又取出两个,分别贴在他的脖颈的两侧。

“把手臂抬起来。”江心语皱眉看着他命令。

凤易寒立刻乖宝宝般的抬起了自己的两只手臂,江心语分别将两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还冒着凉气的退热贴贴在他的腋下。

江心语又打开两个,抬起头与他炙热的眸光对上,她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有些结巴的说道,“把……被子掀开。”

凤易寒毫不犹豫的把被子“刷”的一下掀到一旁,然后等待着她下一步的动作,江心语的眼睛闪了闪,目光不小心触及到他的私密部位,立刻移开眼睛,结巴的说道,“腿……腿打开!”

凤易寒看着她的眸光变得十分的幽深,然后听话的屈起修长的双腿,向两侧分开。

江心语脸颊迅速的涨红,想到自己即将要面对的一切,她几乎要不能呼吸了!

算了算了……都说医者父母心,她这也是为了给他治病!

她一狠心,低下头,快速的把两片退热贴贴在他的腿腋处,而她颤抖的小手,时不时的就会碰到他的……

以最快的速度贴好后,江心语立刻拉过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凤易寒的腿还保持着打开的姿势,江心语轻咳一声,结巴的说道,“可……可以合上了。”

凤易寒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眸光中染上了淡淡的委屈,说了一句,“凉……”

“凉才好退热啊!”江心语用力的眨了眨眼,呼吸依然没办法平稳,她还是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男人的……

现在想想,她都觉得整个人燥热的不行!

“蛋蛋凉!”

凤易寒的一句话,彻底让江心语崩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