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的除外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找死的除外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语儿……”凤易寒小心翼翼的撩起她沾着血的长发,好像生怕弄疼了她一般,修长的指尖不停的颤抖,声音都有一丝丝的颤抖!

“少……少爷,我……真的没有……杀人!”江心语费力的抬起眼皮望着他,说完这句话,眼睛慢慢的闭上了。

这一刻,凤易寒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他的手握住锁着她的椅子,手上用力生生的将那把铁制的椅子给掰断了,血从他的手掌喷了出来,与她的融合在一起,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江心语的身体软软的摔了下来,他连忙伸手搂住她,可是看着她满身的伤痕,他却连抱她都不敢,生怕弄疼了她!

修罗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住江心语,胸口疼到窒息,手是的飞刀早已被他调转过来,宽厚的手掌紧紧的握着刀刃,血不停的从他的掌心流出来,仿佛只有这样的疼痛,才能勉强的抑制住他心脏的痛……

尹君天和霍西扬也是眼睛通红,直骂这个混蛋东西不是人,竟然把一个小女孩给折磨成这样。

尹君天找了钥匙想去替江心语将手上的手铐打开,可是他刚一靠近,凤易寒便激动的将他推开,吼道,“滚开,谁也不许碰她!”

尹君天被推倒在地,他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竟然……流泪了……

尹君天和霍西扬对视一眼,霍西扬连忙蹲下身,和凤易寒商量道,“寒,君天只是想给心语打开手铐,你看她的手还被铐着,而且,我们先把她送去医院,要尽快替她处理一下伤口。”

凤易寒似乎猛的反映过来,立刻瞪着尹君天吼道,“还不快点!”

尹君天,“……”

他不敢怠慢,立刻站起身小心的替江心语把手铐打开,被手腕铐过的地方,更是一片血肉模糊,凤易寒早上送她的手链还戴在那里,在鲜血的衬托下,更加的闪亮。

凤易寒小心翼翼的把江心语抱了起来,离开之前,他的目光扫过屋内的两个对江心语用刑的警察,和被吓昏的局长,声音冷如地狱里的魔鬼,“和这件事有关的人,一个都不许放过!我要他们血债血偿!”

凤易寒没有去医院,而是紧急的调集了几位主治医生来到别墅为江心语治疗。

包扎伤口的过程中,医生即便是再轻再小心,江心语还是痛到受不了,凤易寒只能忍着心痛紧握着她没有受伤的地方,尽量不让她乱动。

因为疼痛,江心语虽然没有意识,却一直不停的往他的怀里钻着,凤易寒感受着她对自己的依赖,心痛的一片血肉模糊。

江心语伤的最重的便是一双手,手指被铁棍夹过,差点将骨头都夹断了,原本非常纤细的手指肿的吓人,即便是医生动作再轻柔,她还是痛得冷汗涔涔,干涸的唇瓣不停的发出痛苦的申吟……

“轻点,你没看到她很痛吗!”凤易寒急得将医生踢了出去,搂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收紧,又怕弄疼了她,又连忙放松,他感觉他仿佛要被人生生的撕裂了!

“爷,十指连心,痛是肯定的!还好没夹断骨头,但也必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行。”医生紧张的解释。

“少爷,我知道你心疼小姐……还是快让医生给小姐包扎吧,小姐还能少受一点罪。”李嫂站在一旁,眼泪就一直没停止过。

凤易寒低着凝视着江心语了无生气的的小脸,轻轻的吻了吻她带着血的唇瓣,吩咐,“继续……轻点!”

凤易寒从来没觉得时间竟然是如此的难熬,她的每一声申吟,每一个颤抖,都像一把刀,割在他的心上,等医生把江心语受伤的十根手指都包好的时候,衣服都被汗湿透了……

爱着煎熬的又何止是屋内的人,屋外的人几个人同样受着煎熬。

“爷,您的手还要流血……”医生紧张的看着凤易寒不停往外冒血的手,那是为救江心语时被铁划伤的。

“全都出去!”凤易寒完全不理会自己的伤,甚至连痛的感觉都没有!

他现在甚至有些感谢手掌上的这些伤,不然他怕他真的会痛到崩溃……

江心语身上的伤,凤易寒自然不可能让这些医生来为江心语处理,现在已经确定江心语受的都是皮外伤,他的心才稍稍的放回去一些。

还好那两个负责审讯的混蛋没有来的及用更残酷的刑具,不然,他见到真的可能就是……

凤易寒不敢再往下想,哪怕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他都觉得没办法忍受!

将人全部赶了出去,他这才拿过剪子将挂在她身上的面条全都部剪了下来。

凤易寒想要碰一下她的身子,可是又怕弄疼她,只能拿过药替她把伤口上好了药,可是伤口接触到药粉让她疼了,江心语的额头上再次冒出无数的汗珠,她开始不安的呢喃着,“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不是我……不是我!”

凤易寒听到她的话,立刻俯身过去,亲了亲她的唇瓣,才在她耳边低语,“语儿,我相信你,人不是你杀的!我会还你清白的!乖,不要怕,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他的话音一落,原来痛苦不安的女孩真的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就连那紧皱的眉头都舒展了开来……

凤易寒看着她的变化,心底却变得更加的酸涩,眼睛又酸又涨,他低下头,额头与她相抵,泪再次从眼眶中滑落下来,滴落在她的脸上,与她的泪混合滚落……

原来在她的心底,竟然是这么的相信自己,可是他却再次让她受到如此的灭顶之灾!

凤易寒强压下疼痛,认真的替她上着药,她的胸前交错着几条鞭痕,有一条斜斜的横在她两只小白兔上面,差点擦过那粉嫩的顶端,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小心的洒上药粉……

直到将她身上的伤全部处理好,他拿过一条薄被盖在她的身上,现在她满身伤痕,根本不适宜穿衣服。

医生被叫了进来,又给江心语做了检查,这才开了一些液,给她挂上,又开了些内服的药,同时叮嘱,“爷,这位小姐身上的伤一定不能捂着,如果条件允许,就尽量不要盖任何东西,这样更有利于伤口的恢复……还要时刻注意着小姐的体温,防止因为伤口发炎而引起高浇。”

“知道了!下去吧!”凤易寒将人全部赶了出去,卧室内再次剩下了江心语二人,凤易寒小心的将她的被子掀开,听从医生的建议,不让她的伤口捂着。

瓶子内的液体慢慢的滴答着,凤易寒的眼睛一直紧紧的凝视着床上的女孩,好像生怕自己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一般。

直到三瓶液体全部输完,凤易寒亲自替江心语拨了针,他这才站起身,不舍的吻了吻她的额头,站起身又深深的凝视着她几眼,这才转身离开了卧室。

尹君天,霍西扬,修罗,李嫂四人一直守在门外,见他出来,几个人一齐凑了过来,可是又敢靠太近。

李嫂不像他们男人能沉的住气,立刻问道,“少爷,小姐怎么样了?”

凤易寒抿了抿薄唇,说道,“下去做些易消化的食物,我怕她醒来会饿。”

“是!我这就去做。”李嫂眼睛通红的点了点头,擦着眼泪转身快步离开了。

“跟我去书房!”凤易寒的黑眸微冷,今天他倒要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诗依又到底是怎么死的!

尹君天和霍西扬跟着凤易寒到了书房,修罗离开前又看了一眼面前的房门,转身离开了,到了外面把一个女孩带了进来。

“少爷,莫甜到了。”修罗恭敬的说完,向后退了一步。

甜甜通红着一双眼睛,“扑通”一声在凤易寒面前跪了下来,哽咽的说道,“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照看好心语小姐。”

“把当时的情况仔细的说一遍!”凤易寒现在没有时间去计较莫甜犯的错误,现在他只想快点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还江心语一个清白。

就算他派去的人不是莫甜,而是一个专业的保镖去保护江心语,这种事也是防不胜防。

莫甜是他特意选中去剧组照顾江心语的,一来她并非杀手出身,身上有些功夫,也只够防身,这样的人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二来,莫甜够机灵,很多事情能够随机应变,比起那些死板的保镖更适合做这件事。

“那个林诗依不可能是心语小姐杀的!”莫甜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屋内的所有人都仔细的听着她所说的每一个字,生怕遗漏掉任何关键的地方。

“是那个林诗依想要杀心语小姐,心语小姐确实生气的打了她,但绝对不可能把她打死,而且那个林诗依被人拉走的时候,根本没事,骂起人来底气也很足,怎么可能离开后几分钟就死了呢!”

“寒,现在看来最重要的就是要验尸,查出林诗依真正致死的原因!”霍西扬立刻说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