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在他心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痛在他心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没多久,江心语的哭声便越来越小,她终究是敌不过那股钻心的疼痛,再次痛昏了过去……

凤易寒抬起头的时候,才觉得自己的脸上湿湿的,原来不知何时,他早已泪流满面,现在他才懂,什么叫做伤在她身,痛在他心!

他真恨不能这些伤是在自己的身上,也好过受着如此难耐的煎熬……

江心语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这一夜,她整个人仿佛都处在冰与火当中,疼痛如同千万只蚂蚁啃噬着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她猛的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仍然是凤易寒那张脸,伤口依然火辣辣的痛着,也许是药起了一些镇痛的作用,她感觉比昨天要好了一些。

“语儿,你醒了,饿不饿,渴不渴?”凤易寒的声音有些嘶哑。

江心语眼神茫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一直精神且英俊的脸上很明显的憔悴了不少,眼睑下面有着淡淡的青色,下巴处也长出了青色的胡茬,一双黑眸中也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她很难将面前的男人和以往那个天之骄子联系在一起……

江心语轻轻的摇了摇头,细细的发出一个单章节,依然是一个字,“疼……”

这个字就像一把刀,深深的扎进了凤易寒的心里,他温柔的凝望着她,说道,“你身上都是伤,疼是肯定的,不过你放心,你身上都是些皮外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凤易寒的话让江心语的黑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一切回到脑海,她立刻激动的要坐起来,扯动伤口,痛的小脸“刷”的一下,变得惨白如纸。

“语儿,你别乱动。”凤易寒紧张的站起身,轻轻的扶住她的肩膀。

“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林诗依不是我杀的!林诗依虽然可恶,可是我没想过要让她死啊!”江心语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她承认经过昨天的事,她确实恨林诗依,可是她真的没有想要杀她啊!

“我知道,我知道,这根本不关你的事!你别激动!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还你一个清白的!”凤易寒尽量的安慰着她。

“不是我杀的!你信我!”江心语突然抬起手,也顾不得伤口的疼痛,紧紧的抓住了凤易寒的手臂,黑眸中再次落下泪来。

“我信你!我当然信你!你放心,我现在已经命人去调查了,杀林诗依的另有其人,那人是想栽赃于你,我一定会还你清白的。”凤易寒紧张的向她解释。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相信我?”江心语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嘴巴瘪着,眼圈通红。

“傻丫头,我当然信你!你怎么可能去杀人!”凤易寒的声音轻柔又坚定,江心语的眼泪一下子掉得更凶了。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身,把凤易寒都给吓了一跳,轻扶着她肩膀的手一下子收了回来,生怕弄疼了她。

江心语紧紧的抱着面前的男人,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她没有再哭出声,可是身体却在剧烈的颤抖着,眼泪将湿透了他的衬衣,也流进了他的心里,他知道这件事一定让她吓坏了。

江心语哭得累了,凤易寒便拿了被子,让她靠在那里,她的后背上伤的也不轻,怎么样躺着都是受尽了痛苦和折磨,后背的伤口沾在背子上时,疼得她小脸一片惨白。

“很痛是不是?那两个混蛋,我真后悔没亲自把他们的手砍下来!”凤易寒的眼中迸发出一股杀气。

江心语被他吓得一哆嗦,现在她一点也没办法听到关于杀人和死亡的话题,她觉得太可怕。

凤易寒这才察觉到自己失态了,立刻转移了话题,看了看她瘦弱的身子,说道“我让李嫂送些饭上来,你要吃点东西伤口恢复的才快。”

江心语勉强的点了点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察觉自己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这里,而身上那些丑陋的伤痕也完全的暴露出来。

她心头一颤,立刻就要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而且只要轻轻一动,就疼的钻心。

她的眼泪再次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长长的睫毛早已经被泪水湿透了,无辜的垂落着,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可怜。

凤易寒看她的样子,心痛的几乎要发疯了,紧张的问道,“是不是手指痛?”

江心语抬起睫毛,颤抖的看着他,“我的手是不是废了!”

她没办法忘记,那两个警察上来便拿出刑具夹她的手指,当时她只感觉自己的手指似乎瞬间便断掉了,只一下,便痛得她差点昏过去。

凤易寒刚要解释,江心语的黑眸突然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她也顾不自己的手指了,紧张的抓住他的手,慌乱的说道,“戒指,少爷,我的戒指不见了!”

“语儿,你别急!”凤易寒被她吓了一跳,她抓着的手非常的用力,捏得他的手指都痛了。

“就是你送我的那个戒指,它救了我一命!可是现在不见了!”江心语焦急的解释着。

“别急,我帮你找回来,我一定帮你找回来!”凤易寒双手捧住她的脸,不停的安慰着她,心里却是痛并欣慰着,她都伤成这样了,却依然惦记着那枚他送她的戒指。

“真的能找回来吗?”江心语终于冷静了下来,一双黑眸中全是期盼。

“真的!我保证!”凤易寒安抚的吻了吻她的唇瓣。

江心语听完,这才躺回去,经过刚刚这一系列的动作,她身上的伤,像是着了火一样烧痛着,手指更是痛到已经没有知觉……

江心语抿紧了唇瓣,看着自己粗得像萝卜的手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认定自己的手一定残了,不然怎么会现在已经没有半点知觉。

“怎么样?是不是伤口又痛了?我叫医生过来!”凤易寒立刻拿起手机,吩咐让医生马上过来!

“少爷,我的手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有知觉了?我的手是不是彻底的废了。”江心语想到自己以后会失去自己的手指,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才刚满二十岁,她不想成为残疾人,她还有好多梦想没有实现,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不想哥哥醒来,看到一个没有手的自己。

“当然不是,你的手指是受伤了,但没有残,昨天医生给你检查过了,骨头有些损伤,但并不是很严重,只要好好治疗,很快就能好的。”

“呜呜……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我的手残了!呜呜……我不想截肢啊!我不想没手,少爷,你救救我!”江心语像个孩子一样的哭了起来。

“真的没事!你相信我好不好?”凤易寒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完全不听他的话,只是一个劲哭泣的女孩,抱又不能抱,他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一层的汗。

敲门声响起,凤易寒立刻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江心语也止住了哭声,但依然抽泣着,小脸哭得通红,眼睛也红红的。

“乖乖躺下别动,医生来了,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医生说的话吧?”凤易寒把被子拉高,将她的身子完全盖住,说了声,“进!”

李嫂和医生推门而入,江心语看到李嫂,立刻就要坐起来,被凤易寒阻止了,李嫂的眼睛也是通红的,看到她的时候,眼泪差点掉下来,但是为了不让小姐难过,她硬生生的忍不住了。

医生进来了解了一下江心语的情况,凤易寒撩开一点被子让他看了一下江心语身止的伤口,只让看了两眼便又盖了回去。

“医生,我现在的手指一点知觉都没有,你跟我说实话,我的手是不是废掉了?”江心语的声音哽咽着。

“小姐请放心,您的手虽然伤的较重,但不会像您说的废掉,只要您好好听话,按时敷药调养,是可以痊愈的,和以前不会有任何的差别。”医生一边解释,一边把今天的药液给她挂了起来。

江心语听了医生的话,才安下心来,凤易寒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无奈的说道,“这下放心了?”

江心语用力的抿了抿唇,经过刚刚这一番折腾,她是又痛又累,躺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了。

输好液后,医生便退了出去,李嫂端了一些药膳上来,都是医生给开的方子让她做的,有利于伤口恢复的。

“小姐,快吃些东西吧,多吃伤口才愈合的快。”李嫂的声音颤抖着,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李嫂,你不要哭嘛,你看我不是没事吗?”江心语对着李嫂露出一个笑容,她不想看到李嫂为她太难过。

李嫂连忙扭头擦掉了脸上了泪,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们小姐是最坚强的,我先下去了,炉子上还炖着汤。”

李嫂离开后,屋内再次只剩下凤易寒和江心语两个人,凤易寒小心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开,江心语立刻就要阻止,可是身上的伤实在太痛了,她现在连抬一下手臂的勇气都没有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