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凤易寒只是冷冷的扬了扬唇,对于他的话根本不予理会,和他说话,这个人还不配……牧云轩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狂妄自大到目中无人的人!

    “好,既然如此,我便带修先生回去便是了!不过,我今天来还要带走一个人……江心语小姐!她现在是杀人凶手……”牧云轩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手中的茶杯突然向他飞了过来,他连躲的机会都没有,空中一道白光闪过,额头上蓦的一疼,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马上带着你的人滚!再敢多说一个字,我让你和你的所有手下有来无回!”凤易寒缓缓的站起身,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态,那语气霸道,傲慢,冷酷,无情!

    牧云轩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他以为凤易寒让他进来,是心有忌惮,现在他才清楚是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这个狂傲的男人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男人慵懒的站在那里,如沉睡的猎豹,俊逸优雅,却潜藏着巨大的爆发力,黑的瞳眸像是黑夜里的流星,有种撕裂苍穹的凌厉,即使与他隔着一段距离,凤易寒的气势依然让他忍不住颤抖,恨不能立刻逃离。

    牧云轩不是没见过凤易寒,但以前他只是个小配角,只能远远的望着这个男人,却不知,与他对视,竟有如泰山压顶一般,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告退!”牧云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两个字的,他转身狼狈的逃了出去,出门才想起还要带上修罗回去复命,但让他再进去一次,他已经没这个勇气了。

    “少爷,我先去了。”修罗向前走了两步,跪在了凤易寒的面前,然后站起身,与凤易寒对视了几秒,转身离开。

    “凡事自己小心。”修罗出门前,凤易寒忍不住开口叮嘱。修罗的身体一僵,用力的点了一下头,“是,少爷,属下明白,一定不辜负少爷的期望!”牧云轩带着人,押着修罗离开了,别墅外再次恢复了平静。

    十分钟后,手下传来消息,修罗已经在半路成功逃脱。凤易寒虽然从不怀疑修罗的实力,但他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担心,现在听到手下的报告,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尹君天和霍西扬也终于安下心来,修罗出来认罪,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修罗把形势看的很清楚,对方这次目的不仅仅是要陷害凤易寒,还想挑拨凤易寒和国家的矛盾,如果今天凤易寒真的暴力拒捕,那么便中了对方的圈套。

    虽然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凤易寒却并不同意,而且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修罗说这也是缓兵之际,他不会真的被这些人抓走,他会半路逃脱,暗中把这件事查清。

    现在他们在明,敌人在暗,对方出手又快又狠,他们处处受制于人,修罗可以借此机会躲在暗处查清这一切,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派出五行卫土行卫,全力保证修罗的安全。”凤易寒黑眸微冷的下令。

    “是!”尹君天立刻吩咐下去。…………转眼过了三天。江心语身上的伤好了一些,身子上的伤,伤口表面已经结了一层薄痂,凤易寒这三天一直形影不离的陪着她,有事也是等她睡着了才去处理。

    江心语坐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看着正在浴室内湿毛巾的男人,心底微微有些乱了,她真的搞不懂这个男人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又或者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

    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凤易寒拿着毛巾回过头,江心语连忙收回目光,洋装看向窗外,凤易寒走出浴室,看到她看向窗外的样子,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大步走到她的面前,说道,“擦脸。”

    “哦,谢谢。”江心语听话的把脸转向他,凤易寒弯下腰,仔细的替她擦着脸,微湿的毛巾带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擦在脸上让她觉得非常的舒服。

    凤易寒的动作轻柔且认真,毛巾仔细的擦过她的每一寸肌肤,最后是脖子,目光触及到她胸部的伤口,他的黑眸忍不住暗了下来,虽然结了痂,依然触目惊心。

    擦好脸后,凤易寒又去拿了润肤露,挤在手掌上一些,然后晕开,替她擦在脸上。

    每次他为自己涂润肤露的时候,江心语的感觉都是怪怪的,就好像他是一个照顾女儿的爸爸。

    江心语看着他有些憔悴的脸,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这几天为了照顾自己,他基本没怎么睡,每天晚上,她都会因为伤口的疼痛醒来无数次,每次醒来,他都躺在她的身旁守护着她,她痛得受不了,他便不停的安慰着她,大手不厌其凡的一遍一遍的摸着她的脸。

    “少爷,小姐,吃饭了。”李嫂敲响了房门,凤易寒立刻拉过被子盖在江心语的身上。

    李嫂把饭送了进来,看着江心语今天的气色好了不少,脸上也有了笑容,“少爷,要不要我来喂小姐,你这几天太辛苦了。”

    “不必,你先下去吧。”凤易寒淡淡的说道,已经开始熟练的盛了饭。李嫂见状立刻退了出去,脸上尽是欣慰的笑容,江心语吃了一口他喂来的粥,说道,“我还是自己来吧,你也吃。”她伸手想端过碗,凤易寒皱眉躲过,有些不悦的瞪着她,“手不疼了?”江心语,“……”吃过饭后,凤易寒让李嫂把东西都收拾了出去,这才让一直等候在外面的医生进来给江心语的手换药。

    给江心语用的药,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药,这也是她伤口恢复的快的最主要的原因,不过这几天对于凤易寒来说,依然是非常的难熬,每天看着她痛到默默流泪的模样,他想抱她又不能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种感觉说撕心裂肺也不为过!

    凤易寒坐在床边,大手轻轻的握着江心语小臂的位置,医生小心翼翼的将她手指上包裹的纱布解开,她的手指依然通红,肿已经消了不少。

    虽然医生已经很小心了,但江心语还是痛到受不了,把头靠在凤易寒的怀中,强忍着那股钻心的疼痛。

    凤易寒感觉着她的颤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手臂放到她的唇边,说道,“要是痛就咬着我,咬着我就不会那么痛了。”江心语怔然看着他的放在自己面前的手臂,吃惊的抬起头,凤易寒的表情不变,依然是一脸疼惜的望着她,似乎恨不能代替她去痛,真挚的眼眸没有一丝的虚假,江心语的黑眸中不自觉的便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她摇了摇头,整张脸都贴在他的胸口,泪水湿透了他的胸膛,这次的泪水却不完全是因为疼痛……凤易寒紧张的将她搂得更紧一些,表情紧绷的吓人……

    “小姐,我知道会很痛,可是您一定要忍着,毕竟伤的是手,现在需要将之前的药全部洗掉,再换上新的,这样更有利于药的吸收。”医生的额头上已经布上了一层薄汗。

    江心语咬着唇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医生这才开始清洗她的手指,江心语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会这么痛,只一下,她便受不了的叫了出来,手用力的向回缩着,凤易寒听得心惊肉跳,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但他依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不能让她退缩,现在除了忍,没有别的办法!

    医生不敢停,他的速度越快,小姐受的罪越少,快速的清洗好了她的手指,这才拿过药膏往她的手指上涂药。

    等他上完药的时候,江心语将唇瓣都咬破了,冷汗不断的冒出,手指再被包裹好的时候,她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趴在凤易寒的怀中。

    凤易寒原本清亮的黑眸变得湿润,他小心的将怀中的女孩放回到床上,她额头的发已经被冷汗湿透了,贴在她的脸颊上面,一双眼眸紧紧的闭着,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珠,她的唇瓣上沾着鲜红的血,看起来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凤易寒心痛到无以复加,胸口翻滚着滔天的恨意,他现在真的好恨,他真一定亲手杀了那些伤害她的人!

    医生感受着男人身上浓烈的杀气,被吓得直发抖,他小心翼翼的为江心语扎上了液体,退到一旁,恭敬的等候着他的吩咐。

    “出去!”凤易寒冷冷的吩咐一声,自己坐到床边,拿过一旁的毛巾开始替江心语擦额头上的汗水。

    江心语缓缓的睁开眼睛,不想他再为自己担心,勉强的对着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少爷,我没事。”凤易寒看着她明明痛得要死,却还要洋装无事的笑容,就好像有一把刀凌迟着他的心,他更宁愿她像刚才那样,毫不掩饰的在他怀中哭泣,也许这样他会更好受一些……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亲吻上她带血的唇瓣,舌尖舔去她唇瓣上的血迹,一遍一遍细致的描绘着她的唇形,喉结滚动着,舌头撬开她的牙齿,钻进她的口腔中慢慢的缠着她的丁香小舌……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