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想要霸占她的一切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疯狂想要霸占她的一切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江心语猛的瞪大了眼睛,仿佛全身的感官都被他的吻慑住,就连手指的疼都慢慢变得模糊了,只有他的吻越来越清晰,独属于他的味道越来越浓烈,让她的呼吸变的炙热而急促……凤易寒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吻的越来越缠绵,动作时而粗鲁时而温柔,却一直不肯离开……他也想念极了她的味道,恨不能将这个吻,一直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江心语扭过头,他的唇贴上她的脸颊,江心语的脸颊涨得通红,眨了眨濡湿的睫毛,低声说道,“我……我想上厕所。”凤易寒用力的吞了吞口水,说道,“我抱你去。”

    “不用,你叫李嫂进来,李嫂会陪我。”江心语立刻扭头拒绝,二人的唇瓣再次碰到一起,四目相对,江心语又默默的将脸移到一旁。

    凤易寒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耳阔,说道,“我扶你过去。”她现在身上都是伤,自己走会更好一些,毕竟她的脚没事,如果是他抱她过去,会弄疼她的伤口。

    凤易寒真是恨透了伤害她的那两个混蛋,虽然只是三天没抱她,他就几乎要想到发疯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每晚可以尽情的抱她,亲吻她,要她竟然是那么幸福的事。

    现在别说抱了,他连碰她一下,都怕会弄疼她,每晚,他都只能守在她身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内心受着最难耐的煎熬。

    “那我自己过去。”江心语抿了抿唇,自己就要坐起来。

    “你现在手上还输着液,一个人肯定不行。”凤易寒连忙扶着她,让她起身。

    “少爷……帮我叫李嫂过来。”江心语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他可以大发慈悲,不要再为难自己,她怎么可以让他看着自己尿尿。

    “……”凤易寒又看了她一会儿,没再多说,转身走出了卧室。江心语见他肯妥协,心里一松,很快,卧室门被推开,进来的却不是李嫂,而是凤易寒。

    “李嫂呢?”江心语有些着急的看向他的后面,可是他身后根本没人,而且已经把门关上了。

    “李嫂出去买菜了,还是我扶你过去吧,我保证只帮你拿着液,不会偷看。”凤易寒走到她面前和她商量。

    江心语的小脸几乎皱成了包子,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于是她只能点头,因为她实在是太急了,刚刚医生给她换药的时候许是太疼了,她都没多少感觉,现在尿意很浓,让她等李嫂回来,比较困难。

    她可不想尿床,那样更丢人。凤易寒见她答应,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凤易寒先扶着她站了起来,然后拿起一旁的输液杆,陪着她进了浴室。

    凤易寒立刻弯腰替她掀开马桶的盖子,江心语强忍着伤口撕裂的疼坐了下去,凤易寒一直盯着她,随着她的动作,他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几下。

    “转过去!”江心语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像头被激怒的小兽一般抬起头瞪向他。

    凤易寒,“……”他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立刻转身,面向门的方向,虽然身边站着个大男人,江心语很有心理障碍,但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只能通红着小脸,尿了出来。

    随着一股水流声,凤易寒只感觉自己的宝贝以光速变大,很快便支起了一个鼓鼓的帐篷……

    “呼~”终于解决完了,江心语又郁闷了,她的手指被绑得跟粽子似的,她没办法撕纸擦PP呀,前两天都是李嫂帮她弄好纸才出去的!

    正当江心语纠结不已的时候,面前的男人已经回过身,江心语的眼睛蓦的瞪大,结巴的说道,“你……你怎么转过来了!我还没有好!”

    “我知道!”凤易寒淡定的看了他一眼,取过一旁的纸撕好,弯下腰去就要去帮她擦。

    “我自己来!”江心语吓得脸都白了,立刻伸手去挡他,扯动了伤口,痛得直皱眉。

    “别乱动……又不是没帮你擦过。”凤易寒一脸幽怨的望着她。

    “可……可是……”

    “其实情况都差不多啊……你那个时候……也会出水的……”凤易寒说着,手已经伸了过去,轻轻的帮她擦拭着。

    江心语的脸‘刷’的一下又红了,被他碰过的地方更是像着了火一样的烧烫起来,眼神不停的飘着,恨不能找个地逢钻进去。

    这个怎么能和那个时候比!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真是太可恶了!回到床上后,江心语立刻转身,背对着他,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彻底被这个男人给毁掉了!

    这件事给她带来的阴影,会跟着她一辈子!凤易寒知道她内心的纠结,也不戳破,他倒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他就是要让她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自己,他疯狂的想要霸占属于她的一切,她的人,她的心,她的身子,她的思想,她的喜怒哀乐,她的爱恨情仇……三瓶液体输完,凤易寒这才说道,“我要拨针了。”江心语猛然回神,发现自己竟然因为这件事纠结了这么久,而且……连痛都忘记了!

    她有些郁闷的瞪着面前的男人,也只有他,会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影响力!

    凤易寒看着她气乎乎的样子,没忍不住笑了出来,那点笑意风情潋滟,好看得叫人几乎移不开目光,江心语却是郁闷的想去撞墙!

    这个可恶的男人,占了自己的便宜,现在还笑得这么开心,真是太可恶了。

    虽然觉得他讨厌,可是脑海中闪现在却是她被打得遍体鳞伤,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他出现在审讯室的样子,那时的他对她来说,真的如同天神降临一般,仿佛周身都带着光,虽然只是一眼,她却十分清晰的看清了他的眼中的疼痛和怒意……

    “好了,我刚刚出去的时候问了一下医生,他说你可以适当的出去晒一下太阳。”凤易寒告诉她一个好消息,这几天她身上有伤,又一直被闷在屋里,已经受尽了苦楚,每次她看向窗外的时候,都有着浓浓的向往。

    “真的吗?我可以出去了?”江心语像是不敢置信般,小心翼翼的问,脸上有着兴奋的光芒,就像一个生病被家长关久了的孩子。

    凤易寒的心底一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当然,我帮你穿衣服。”凤易寒转身来到衣柜处,拿了一件衣服出来,江心语看着他手上托着那件薄如蝉翼的白色长裙,不解的问道,“我以前怎么没见过这件衣服。”这件衣服的面料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光,看起来很特别。

    “这件衣服是我让人从英国高价买下的布料做成的,前天才空运过来,它和我们平时穿的衣服面料不同,是用一种特殊的蚕吐出的丝制成的,而且工艺很特别,制出来的面料,轻若无物,十分的柔软,不会对皮肤产生任何的负担,如果身上有伤,还有帮助伤口愈合的功效。”江心语盯着他手中的衣服,并没有露出凤易寒以为的欣喜激动的表情和笑容,反而皱紧了眉头,嘴巴用力的抿了抿,也不说话。

    “……”凤易寒一时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能说道,“我帮你穿上试试合身吗?”江心语任由他把自己扶了起来,亲自替她穿上这条裙子,因为她身上有伤,所以凤易寒特意让人做的宽松的款式,几乎可以把两个她装进去了,不过腰部有抽绳,如果喜欢收腰的款式,只需拉紧抽绳便可以了。

    但凤易寒觉得,这样就很好,而且这件衣服真的很神奇,明明薄如禅意,却一点也不透,就连江心语身上那些暗红色的伤口都完全遮住了。

    江心语本来有些愤怒为什么他不早点把这件衣服拿出来给她穿,害她光着身子在床上躺了那么久,任由他一个大男人欣赏,他还真以为自己那么开放,不会害羞的吗?

    可是当她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她已经吃惊的忘记生气了,因为这件衣服真的如凤易寒所说,没有一点的重量,柔软的就像一个棉花糖,穿着极为的舒适,而且即便是面料碰到伤口,也是凉凉的,非常舒服的感觉,不会是像普通布料一样,会磨得伤口疼。

    抬起胳膊,也不见里面的半分伤痕,她有些惊喜的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

    凤易寒小心的扶着她,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舒服,而且凉凉的,真的好舒服,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宝贝。”江心语用脸轻轻的蹭着袖子的面料,柔滑极了,让她爱不释手。

    “早知道就让他们多买一些送过来,把床单被子全部换成这种布料的。”凤易寒现在有些后悔了,他也是偶然间听人提过这种布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人订了一些过来。

    不过,这种布料太过珍贵,他能买到这么多,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有件衣服很好了,这布料一定很贵吧?”江心语自言自语的说道,不用想也知道,这么好的布料一定非常的贵。

    如果价格便宜,早就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开了,可是现在连奢侈品品牌都没见用它做过衣服,可见它的数量是极少的,价格也肯定不菲。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