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整整一周了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已经整整一周了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尹君天小心的捧住她的脸,认真的凝视着她清澈的眼眸,的确,他的妍儿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可是却是最善良,最可爱的,也是他眼里最美的女孩。

    “你哪里都吸引我,你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巴,耳朵……身上的每一处,哪怕是一根汗毛,对我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尹君天情不自禁般的低下头,想要去亲吻她的唇瓣。

    “妍儿,君天,这么巧,你们也来选车吗?”叶熙妍听到哥哥的声音,连忙躲开了尹君天的吻,强压着狂乱的心跳退出他的怀抱,她有些害羞转头看向自己的哥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订了一辆车子,今天来取车。”叶炔微笑着走了过来。尹君天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伸手搂住叶熙妍的肩膀,笑着说道,“那就不打扰大哥提车了,我和妍儿还有点事,先走了。”

    “你们去吧,妍儿,下周有空的话回趟家,爸爸说想你了。”叶炔对着妹妹温和的笑了笑,迈步走向店里。

    “哥哥再见。”叶熙妍立刻和哥哥摆手,叶炔也对着她摆了摆手。

    “走吧,我已经订好了餐厅,今天带你去吃西餐。”尹君天拉着她的手走向车子。

    叶熙妍有些不舍的回头看了哥哥一眼,只能跟着他上车离开了。一周后。

    李嫂带着医生来为江心语检查伤口,手上的伤虽然严重,但因为没有外伤,痊愈起来要更快一些,手指已经完全消肿,从外面看已经看不出有伤,只是动的时候还是会有些隐隐的痛意。

    身上的鞭伤也都已经愈合,有些地方结的痂已经开始脱落,只是现在伤口痛痒难耐,痒的难受的时候,她便会忍不住用手去抓。

    虽然用的都是上好的药,但如此快的愈合速度还是让医生有些吃惊,如果是常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没有半个月一个月的,是不可能痊愈这么快的。

    “小姐,您又用手抓伤口了!这边又出血了。”医生为她处理着手臂上的伤口时,看到原本结好的痂上面多了几道血痕。

    “可能是睡着的时候抓的,醒着的时候,我保证没有抓!”江心语和医生已经很熟悉了,立刻举起手保证。

    “下次一定要注意,不然可能会留下疤痕。”医生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不会的!我的身上受过比这重的伤,完全没有留疤啊,您看我的额头,曾经受过很重的伤的,现在一点也看不出来。”江心语笑呵呵的指着自己的额头。

    江心语的体质很特殊,从小到大,受伤无数,但都愈合很快,而且绝对不会留下疤痕。

    就连凤易寒之前故意想让她留下疤痕的手腕上的咬痕,都已经不见了。

    “那您的体质还真是很特殊,我猜有可能是血液的问题。”医生笑了笑,这种体质别人求都求不来。

    “所以,您完全不用担心啊。”江心语抿唇笑着。

    “行,伤口恢复的不错,已经不用再上药了,不过还是尽量不要去抓它。”

    “好,我知道了,我保证醒着的时候一定不抓!”江心语立刻举手保证,故作严肃。

    医生无奈的笑了,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李嫂送来一碗汤,江心语喝完后看外面的天气不错,想去外面坐坐,于是自己换了一身衣服下楼了。

    她刚走到客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靳勒北的电话,她立刻把手机接了起来,“靳警官您好。”江心语礼貌的向他问好。

    “怎么才几天不见,又变得生疏了?”靳勒北的声音十分的温暖。

    “靳大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凤易寒交给我的那些证据,我已经提交给警方了,现在警方已经撤销了你的嫌疑,正在全力侦破林诗依被杀一案。”靳勒北说道。

    “证据?什么证据?”江心语握着手机的手倏的收紧。

    “你不知道吗?凤易寒找人替林诗依做了尸检,他把证据都交给我了,让我来替你洗清谋杀的罪名……不过,他这么做,应该会有一些麻烦。”

    “……”江心语的胸口突然有些闷。靳勒北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连忙说道,“这其实也是小事,以凤易寒的实力,应该能处理好,你完全不用担心,你的伤怎么样了?好些了吗?”靳勒北已经知道了江心语的遭遇,心里虽然愤怒,但是身为一个警员,他不能做出格的事,最后只能努力的为江心语洗清了嫌疑,证明了她的清白。

    “已经好多了,真的谢谢你了。”江心语用力的深吸了几口气。

    “自己保重身体。”

    “我会的。”靳勒北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道,“苏锦他很惦记你。”

    “苏大哥,他还好吗?”提到苏锦,江心语的心忍不住揪了一下。

    “他已经决定弃医行军了,他的脾气我了解,只要是他决定的事,他一定会做到最好,我相信你们再见面的时候,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苏锦。”靳勒北非常清楚苏锦现在的状况,现在他已经从最初的被动从军,变成了积极主动的在训练了,而且是从基层做起,只是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已经连升了几级。

    最近这两次见到他,靳勒北都觉得惊讶,苏锦的变化太大,原本白皙的皮肤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眼神也变得更加的坚定深邃,和之前的医生形象完全不一样了,成了一名真正的铁血军人!

    “靳大哥,如果你再见到苏大哥,帮我问他好,以后不要再告诉他我的情况了,告诉他我一切都好。”江心语的脑海中的苏锦,一直是温文尔雅的医生形象,完全无法想象他变成一个真正的军人,会是什么样子。

    可是她想,一定比从前还要耀眼。江心语永远都记得她第一次见到苏锦时的情形,虽然当时的情况很混乱,但那么多医生,她只看到了他,于是揪住他不放,救他救哥哥。

    “好,我会转达的。”挂断电话后,江心语深吸了一口气,李嫂听到声音已经从厨房倒了一杯水走了出来,说道,“小姐,喝点水吧。”

    “不用了李嫂,我想去花园坐坐。”江心语对着她笑了笑,走出了客厅。

    江心语坐到花园中的秋千上面,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身上的伤口有些痒,她强忍着不去抓,手机的铃声再次响起,她从口袋中拿出来,竟然是剧组打来的电话,她没有犹豫,立刻接了起来。

    “心语,你现在怎么样了?”是张导演亲自打来的电话。

    “导演,林小姐的事,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我知道,警方今天早上已经正式公布了案情,悬赏缉拿凶手。”张导演看到这个消息,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哪怕他心里知道江心语是清白的,如果警方认定了她是杀人凶手,那么她也是百口莫辩,他辛辛苦苦拍出来的这部剧也彻底的失败了。

    “谢谢您能相信我。”江心语感激的向他道谢。张导演有些惭愧,但想到接下来的工作,问道,“明天剧组会举行一个关机仪式的庆功酒会,你是主演,希望你能空出时间来参加。”

    “好,我明天一定去。”江心语明白这部剧是倾注了大家的心血的,不管是导演,演员,还是工作人员每天都在全力以付的为之奋斗着。

    “我让阿水把时间地点发给你,到时候你直接过来。”张导演见她如此爽快的答应,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导演,我还想问一件事,我的酬劳什么时候能拿到?”江心语一直惦记着她酬劳的事呢。

    拿到钱,又可以还给凤易寒一笔钱了,距离她还清他欠款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这个我帮你问一下,你的情况比较特殊,应该需要总经理亲自签字批准。”张导演可是记得当时经理说过的话,最后江心语的片酬可是比风凌菲这个绝对的女一号还要高出几倍呢。

    “好,那麻烦您了,明天我会准时过去的。”

    “明天见。”挂断电话后,江心语只感觉自己正在愈合的伤口越来越痒,实在坐不住了,便起身回别墅了。

    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向门口看了一眼,可是那里除了刺目的阳光,反光的板油路,便什么都没有了。

    凤易寒说出差一周,可是现在已经整整一周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江心语有些失望的回过头,走进了别墅。吃饭的时候,江心语忍不住看了几眼李嫂,迟疑了很久,才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李嫂,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啊?”

    “额……少爷说具体说,走的时候只说是一周。”李嫂想了想回答,把盛好的一碗汤递到她的面前。

    “哦……今天已经满一周了。”江心语见李嫂没有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提醒。

    “是吗?这么快啊?我都没有注意!少爷一般出差也不会跟我说的,估计是怕你会担心,所以才告诉我了,不过少爷什么时候会回来,这个就不一定了……小姐,你要是想知道,可以给少爷打电话问问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