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不到别人来做主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轮不到别人来做主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我才没有想知道……我就是随便问问。”江心语低下头含糊的说道,开始努力的吃饭。

“小姐,还有一件事……我过两天可能不能再继续照顾您了,凤宅那边让我回去。”李嫂的声音有些难过和心疼,如果她走了,谁来照顾小姐呢。

“回去?为什么?”江心语立刻抬起头看向她,显然有些吃惊。

“我也不清楚,管家传话的时候,只说是少爷的意思,那边人手不够,让我先回去。”李嫂是真不放心她,也不知道少爷又在搞什么?小姐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就把自己调走。

江心语捏着筷子的手不断的收紧,指节泛白,牙齿紧紧的咬着唇瓣,李嫂虽然名义上是这个家里的佣人,但是她一直把李嫂当成自己的家人一样。

最近她受伤,都是李嫂在陪伴着自己,照顾着自己。

她不舍得李嫂离开。

李嫂看着她一副难过的要哭的模样,心疼的说道,“小姐,你别难过,如果你舍不得我走,我不走就是了,我想少爷不会罚我的。”

“我去给他打电话。”江心语立刻放下筷子,跑进客厅,拿起茶几上的电话,迅速的拨通了凤易寒的号码。

电话响了许久也没人接听,江心语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已经停止了,握着手机的手也一点一点的变僵硬。

第一遍没人接听,第二遍依然无人接听……

江心语不死心的打了第三遍,就在她以为依然会没人接听的时候,电话被人接了起来。

“少爷。”

“你找寒啊……他现在不方便接你的电话。”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手机中传来,江心语立刻听出是沈念慈的声音。

江心语握着手机愣在那里,甚至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江心语,你也太不要脸了,都这么久了,还缠着寒不放,我和寒马上就要结婚了!算我求你,放过我们吧!”

沈念慈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手机,她立刻调出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把江心语刚刚那三通来电,全部删除了,又将手机放回到了凤易寒的办公桌上。

江心语坐在沙发上,听着手机内传来的盲音,整个人就像掉进冰窖里,全身都冷的发抖。

“小姐,你没事吧,没关系的,我不回去就是了,你别难过。”李嫂紧张的坐在她身旁说道。

“李嫂,你别回去,我舍不得你走。”江心语的眼泪立刻掉了下来,扑到李嫂的怀中哭得十分的伤心。

李嫂难受的抱着她,无奈的叹息着,心中做了决定,就算是少爷生她的气,她也不会丢下小姐离开这里。

凤易寒开会回来的时候,沈念慈正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他皱眉看了看办公室内的女子,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寒,你回来了。”沈念慈见到他立刻甜甜的笑了起来,今天她穿了一件嫩绿色的长裙,化了妆,看起来就像二十初头的少女。

“今天怎么有空?”凤易寒坐下来,第一件事便是看手机,刚去开会的时候走的急,把手机忘在办公室了。

可是打开按键,里面一通电话都没有,这让他非常的失望。

随手把手机丢到办公桌上,他有些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一个星期了,那个丫头竟然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来!

“特意请了半天假来看你,寒,你的手怎么受伤了?”沈念慈立刻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他身旁,拉过他的手掌一脸的心疼。

“没事,不小心划破的,没什么大碍。”凤易寒淡淡的收回自己的手。

“寒……这么长时间没见,我真的好想你……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我觉得你现在对我冷淡了好多,如果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改!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去做去改变!但是能不能求你别不理我,你也知道,我除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沈念慈突然抱住他,轻轻的啜泣着。

凤易寒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最终还是没忍心推开她,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说道,“别想太多,我最近就是太忙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这样的,可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最近总是患得患失的,我觉得我好像快要失去你了。”沈念慈搂着他的手臂更紧。

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凤易寒的眉头皱了起来,沈念慈连忙放开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肖言脸色难看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凤老和南宫冥夜。

“总裁。”

“你先出去吧,泡两杯茶过来。”凤易寒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吩咐。

“是。”肖言立刻退了下去。

凤老和南宫冥夜坐到了凤易寒的办公桌前,凤易寒沉着一双黑眸看着二人,凤老讽刺的扬唇,“真是难得,你还懂待客之道。”

沈念慈看到凤老,眸光微微一闪,立刻说道,“寒,我有点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

凤易寒还没开口,凤老便率先说道,“沈小姐还是别走了!今天我们要谈的事和你也有关。”

“我?凤伯父,您别开玩笑了。”沈念慈尴尬的笑了笑。

凤老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现在林诗依已经死了,易寒也是老大不小了,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不能再这样耽误下去了!既然你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我成全你们。”

“伯父,您说的是真的?”沈念慈吃惊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当然是真的!”凤老点了点头。

凤易寒坐在座位上,眼睛一直看着面前的南宫冥夜,四目相对,南宫冥夜的一双黑眸中满是笑意,似乎是来看热闹的。

“寒,你听到了吗?”沈念慈激动的握住了凤易寒的肩膀,“我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就算我想结婚……也轮不到别人来做主。”凤易寒把目光从南宫冥夜脸上移开,落在了凤老的脸上。

“混账,我是你父亲!就算你爷爷在这里,他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凤老是第一次搬出凤惜爵来压制凤易寒。

“您还有脸提起爷爷他老人家!”凤易寒冷哼一声,第一次见如此不要脸的人。

凤老被他咽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就知道自己和这小子五行相克,每次见面都能被他气的半死。

当初这小子生出来的时候,他就该直接掐死!

“我怎么没脸提?你小子也把当年的事想的太简单了!你以为你爷爷离开真的是因为我?他是因为你才会离开的!”凤老一脸正色的看着他。

凤易寒听了他这话,眉头一下子打成了一个死结,他激动的站起身,质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爷爷为了把你捧上位,真是用尽了办法!你不过就是凤家一个私生子,真不懂老头子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凤氏集团交给你!”凤老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

他是那个老家伙的儿子,同样是私生子,可是他却对自己残忍,对这个孙子好到让所有人都嫉妒!

凤易寒的黑眸倏的收缩,像是不敢置信一般,难道当年凤老夺权,爷爷出走,他当上凤氏集团的总裁,全是爷爷一手策划出来的!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不是没怀疑过,以爷爷的能力,怎么可能出现那么大的纰漏,让凤老钻了空子?

可是事实摆在他的眼前,爷爷的表情又太过情真意切,由不得他不相信。

当年爷爷把自己送进军营锻炼,后来他一路高升,成了国家特种兵团的团长,可是因为战友的背叛,特种兵团几乎全军覆没,他也差点死在那场浩劫里。

当年是沈念慈拼了牺牲自己的性命,才救回自己的一条命。

那之后,他因为重伤,再加上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曾经一蹶不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地下室内,拒绝外面的一切。

爷爷想尽了办法,才让他再次振作起来,但是那时候他根本无心做任何事,整个人都沉浸在对沈念慈死和战友死的自责当中。

后来凤氏集团出事,爷爷一个人力挽狂澜,把凤氏集团交到他的手上,并叮嘱他一定要把凤氏集团经营好,为了爷爷的嘱托,为了不让对自己寄予厚望的爷爷失望,他自接手凤氏集团以来,每一天都兢兢业业,努力做到最好。

凤氏集团在他的手上,业绩一路攀升,营业额比前几年翻了十几倍,成功跻身全球前三的企业。

凤易寒用实力证明,他有着惊人的经商天赋!

难道一切的一切,都是爷爷为了让他振作起来策划出来的?

“你爷爷总是太偏心!”凤老想起父亲对自己的绝情,就恨得全身发抖。

“爷爷不是偏心,他老人家是太了解你的冷血和野心!”凤易寒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南宫冥夜慵懒的坐在座位上,饶有兴趣的看着父子二人,没想到今天来这里,还能八卦出一段凤家的往事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