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回首的往事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堪回首的往事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奶奶为了您,不惜将自己的亲生儿女全部带走!可是您依然不知足,是您自己太过贪得无厌,不知感恩!爷爷只是一早便看清了您的本性!”凤易寒冷冷的说道。

“本性?如果当初我的爷爷对我像你爷爷对你一样,我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他们父子当年对我能够仁慈一点……我都不会那么恨他们!一个从小便被所有人仇恨着的人,学会的也只有恨!”凤老的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这也是他一直非常讨厌凤易寒的原因,同样都是私生子,凤易寒却享受着比凤家其他孩子还要好的待遇!

可是他呢,从小被爷爷厌弃,扔到外面去养,后来被接回,爷爷和父亲也从来不拿正眼看他一眼,他们只爱凌姨生的孩子!

凤易寒依然是冷冷的看着他,凤老说的看似很有道理,但是他却依然无法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凤易寒也曾好奇过,为什么爷爷那么爱奶奶,却有一个私生子,爷爷那么好的一个人,却对这个私生子非常的厌恶。

后来,他无意得知了爷爷这段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原来爷爷在还未遇到奶奶前,曾经爱过一个女子,后来爷爷奶奶结婚后,这名女子回来,不甘心被抛弃,不停的破坏爷爷奶奶的感情,后来更不惜偷了爷爷的精子,生下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便是他的亲生父亲凤过,那名女子便是凤过的母亲。

当然,这件事是凤家的绝对机密!

肖言把茶泡好端了上来,看了一眼凤易寒,礼貌的说道,“凤董,南宫先生请慢用。”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母亲的下落吗?只要你答应结婚,我就告诉你。”凤过坐了下来,端起茶喝了一口。

“伯父,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肯告诉我们伯母的下落,真的是太好了,寒,我们终于可以知道伯母的下落了。”沈念慈激动的抓住了凤易寒的手臂。

凤易寒冷眸微眯,却是伸手淡淡的拉下她的手,坐下来说道,“这件事容我再考虑考虑。”

凤老和沈念慈同时愣住,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凤易寒对母亲的下落有多么的渴望,凤易寒的母亲简云失踪的时候,还是孩子的他疯了一样的到处寻找,如果不是云晚留了一封书信,他也许以为母亲已经死了。

凤老的目光看向沈念慈,嘲讽的扬唇,“看来这小子并不是真的爱你啊!”

“寒……你……”沈念慈像是受了打击一般,身体向后退了几步,弱不经风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凤易寒伸手拉住她的手,安抚的说道,“如果我想娶你,不需任何的外在条件,只是因为我想娶你。”

“寒……谢谢你!我不求别的,只希望能一直陪伴在你左右就好。”沈念慈上前抱住他。

“你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我想比起我的终身大事,凤先生和南宫先生一定有更重要的事和我谈。”凤易寒轻轻的拍了拍沈念慈的手臂。

沈念慈听话的放开他,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低声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二位有事就快说吧,你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凤易寒淡淡的说道。

坐在对面的南宫冥夜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的目光在这间办公室内掠过,说道,“凤总多虑了,我和凤董今天来……只是来看看我未来的办公环境是怎么样的!毕竟这以后将是我的办公室。”

狂傲的语气,桀骜的眼神,处处都透露出他的野心。

凤易寒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听了他今天的话,反而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恐怕要让南宫先生失望了,你想进凤氏集团……我不同意!”

南宫冥夜的目光在办公室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凤易寒的脸上,他神秘一笑,“凤总一定会同意的。”

“话不要说的太满!有什么阴损的招数就尽管使出来!”凤易寒身体靠在椅子上,语气中满是不屑。

那种阴损的害人招式,他凤易寒只是不屑用,可是不代表他会一直容忍下去!

“告辞。”南宫冥夜微笑着站起身,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凤老皱眉看着南宫冥夜,来之前明明说好了要和凤易寒谈判的,怎么突然又走了呢,不过南宫冥夜走,他也不可能再继续待下去,冷哼一声,和南宫冥夜一起离开了。

…………

江心语午睡了一会儿,她是被恶梦惊醒的,她梦到李嫂也离开了,别墅里就只剩她一个人。

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她立刻翻身下床,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到了楼下,她迫切的想要确定一下李嫂在不在。

江心语到楼下的时候,没有看到李嫂的身影,她的心立刻高高的提了起来,她又立刻走向李嫂的卧室。

卧室的门只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江心语听到从里面传来李嫂的声音,听到她的声音,江心语的心才放了回去。

李嫂在打电话,江心语本想离开,可是当她听到李嫂的话时,身体倏的僵住。

“我知道这是少爷的命令,可是小姐真的离不开我,就算少爷要怪我,我也不能回去!”李嫂的态度很坚决。

“……”

“什么?少爷真的这么说,他说我不回去,就会把我赶走?”李嫂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显然是很难过。

江心语的心也高高的提了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凤易寒竟然会做的如此的绝情。

就算他想惩罚自己,也不能这样对李嫂啊,李嫂可是一直照顾了他这么多年的人。

江心语慢慢的走回到客厅,唇瓣微微的颤抖着,看着面前的手机,她却没勇气再给凤易寒打电话。

晚饭的时候,李嫂的状态一直是心不在焉,就连那些饭菜,不是咸了就是淡了,她的眼圈也是红红的,很显然是哭过的。

江心语吃着这些饭菜也是如同嚼蜡,她故作欢快的吃完晚餐,放下筷子笑着对李嫂说道,“李嫂,你明天回去吧。”

“小姐。”李嫂突然回神,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

“是这样的,今天我妈妈给我打电话,想让我回去住几天,而且,我这几天可能还要配合公司的宣传,可能暂时也不需要你照顾我了,等过几天,少爷如果回来……我再跟少爷说让你回来好不好?”江心语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自然。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里是有多么的不舍,哪怕是当初和妈妈分开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难过。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李嫂这样真心待过她,对她来说,李嫂就像是母亲一般的存在。

“小姐。”

李嫂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李嫂年纪大了,很少掉眼泪了,最起码江心语从未见过,可是现在李嫂却为了她哭了。

江心语看着李嫂泪眼婆娑的样子,对凤易寒的怨恨又深了一分。

“你别哭啊!我们只是暂时分开嘛,我一定想办法说服少爷,让你再回来的。”江心语立刻握住她的手安慰,没有人知道她忍泪忍的有多么的辛苦。

李嫂是真的难受了,她又怎么不知道小姐这番话不过是安慰她而已,什么妈妈让她回去,小姐的妈妈根本不拿她当女儿看,也根本不爱她。

她也真是不懂,这么好的女儿,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母亲!

李嫂十几岁就给人家做佣人了,她一直恪守着佣人的本份,努力的照顾好主人,她做了这么久的佣人,从来没有一个主人,让自己和他们同桌吃饭的。

只有小姐,从不把她当成佣人看。

“小姐,对不起,管家说……让我晚饭后就离开。”

江心语虽然心里不舍,但她依然笑着说道,“是吗?那我一会儿帮你收拾东西。”

这一顿饭,二人都没怎么吃,李嫂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收拾好后,外面的车已经到了。

江心语送李嫂出门,李嫂不放心的叮嘱,“小姐,如果不舒服就给医生打电话,号码记住了吗?”

“记住了,都会倒背了。”江心语立刻点头。

“家里的药箱我在你的床头柜里备了一个,怕你到底需要的时候还得下楼去拿。”

“知道了。”

“晚上一个人睡,把门关好,陌生人来敲门不要开门。”

“……”

李嫂事无巨细的交待着她,直到把一切该说的都说完了,才不舍的上车离开了。

江心语看着那辆驶走的车子,有些惆怅的转身准备回公寓,李嫂担心她的安全,那真是太多虑了,有了上次南宫白夜的事,她才知道,原来这别墅的周围被凤易寒安排了这么多的保镖。

走到进门的台阶处,她坐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头顶上浩瀚的夜空,漆黑的夜幕中布满了星星点点和繁星,薰衣草的花香在周围肆意的蔓延,晚风吹过,江心语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李嫂走了,别墅就只剩她自己一个人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