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被凤易寒带回家,一路上,她一句话都不说,回到别墅立刻回了自己的房间,关门上锁躺到床上生闷气。

现在她越想越后悔,如果那天她没有妥协,能够不顾一切的留下李嫂,李嫂也不会出事。

门外传来敲门声,凤易寒轻敲了几下门说道,“语儿,开门,我有话和你说。”

江心语现在最不想见到人就是凤易寒,在她眼里,他就是故意包庇沈念慈,虽然自己没证据,可是……可是她的直觉很准的!

李嫂一定是被那个坏女人害的!

江心语难受极了,她不但没能留住李嫂,现在她出事了,自己竟然什么都不能为她做,不能将害她的凶手绳之于法,不能还她公道,甚至不能在医院照顾她。

无论凤易寒说什么,她就是不肯给他开门,没多久,没外便没了动静。

大概过了半小时,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江心语听到声音猛的坐起身,吃惊的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你……你怎么能进来。”

“我有钥匙。”凤易寒把一串钥匙扔在桌子上。

“你……”江心语气的脸颊涨红,她快速的从床上弹跳起,跑过去抢了钥匙转身自己收了起来。

“你觉得没了钥匙我就进不来吗?”凤易寒有些心疼的看着一脸憔悴,看起来非常焦虑和难过的女孩。

那样子就好像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你到底想怎么样?”江心语气愤的瞪着他,眼睛和鼻尖都是红红的,唇瓣颤抖着。

“语儿,相信我,有西扬在那里守着李嫂,李嫂不会有事的。”凤易寒上前想要抓住她,江心语立刻后退用力的摇着头,“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也许下一个死的人就是我!”

凤易寒的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搂进怀中,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不放,低声说道,“不许胡说八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除非你相信我的话!”江心语抬起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凤易寒的唇瓣蠕动了几下,无奈的说道,“语儿,凡事都讲证据。”

江心语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突然就冷静了下来,她不相信他,凤易寒又何尝相信过自己?

既然他不相信就算了,自己去想办法找证据,她一定要替李嫂报仇,把沈念慈绳之于法。

她突然不说话也不挣扎了,倒让凤易寒不自在了,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说道,“语儿,相信我这次好吗?我一定会治好李嫂,如果她真是被人害的,我一定会替她讨回公道。”

“我累了,想休息了。”江心语避开了他的眼睛。

凤易寒呼吸一窒,知道她是对自己失望伤心了,心里也是备受煎熬,“我叫我外卖,下去吃点。”

“我不饿,我现在只想睡觉。”江心语再次开始抗拒他。

“不吃饱了,明天哪有力气去看李嫂。”

“……”

江心语猛的抬起头,“你明天肯让我去看李嫂。”

凤易寒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傻瓜,我怎么会不让你去看,只是今天你已经累了一天了,西扬是自己人,有他在那守夜,比谁都保险,明天一早就你可以去医院了。”

江心语听了他这句话,心里才舒服一些,没再反抗,任由他拉着自己下了楼。

二人坐在餐桌固定的位置,而李嫂一直坐的位置却是空空的,这让二人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自从搬到这里,李嫂都是陪着二人一起吃饭的。

“吃饭吧。”凤易寒夹了一块青菜放到江心语的碗中,低下头开始吃碗中的饭。

江心语看着碗中的青菜,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凤易寒,她能清楚的感受的到,他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悲凉的气息,眼中似乎有着隐隐的水光……

江心语的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捏着筷子的手也倏的收紧了,低下头开始吃饿,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在李嫂这件事上,他的伤心不比任何人少。

她一直认为自己和李嫂的感情很深,自己很喜欢李嫂,李嫂对她也好……

可是,再深,能深过身旁的男人吗?

李嫂可是见证了他的出生,陪着他一起长大的人。

江心语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感受着一旁男人的悲伤沉默,她夹了一块肉放到他的碗里,“多吃点菜吧。”

凤易寒吃饭的动作一顿,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一旁的女孩,他还以为她这次又会很生气,气到一直不愿意搭理自己……

江心语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立刻低下头夹菜吃自己的饭了。

凤易寒看着她害羞的模样,眼中突然闪现出孩子般激动的光芒,嘴角也有了笑容,他立刻给江心语夹了好几种菜,“你也多吃点,李嫂醒来的时候,一定不希望再看到你瘦了,你胖了,她才会开心一些。”

“你也是。”江心语又给他夹了一些,低下头开始吃已经占满碗的菜。

二人吃完饭后,凤易寒便拉着江心语上楼了,到了楼上,江心语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虽然她很想洗澡,可是怕身上伤口结的痂会再恶化,她只能小心的清洁了一下没伤的地方,便从浴室走了出来。

她洗好后,凤易寒本打算帮她把头发吹干,江心语看着他受伤的手,接过了电吹风,说道,“你的手不方便,先去洗澡吧,我自己来就好。”

“没事,只是小伤。”凤易寒丝毫不在乎自己手上的伤,可是江心语还是很坚定的抢过吹风机,不悦的瞪着他,“你去洗!我不想睡太晚。”

江心语就是不想让他给自己吹头发,可是听在凤易寒的耳朵里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他以为她是想自己一起入睡。

男人洗澡快,她吹完头发,他也差不多洗完了。

凤易寒不再多说,立刻转身进了浴室,江心语坐下来开始认真吹头发,很快浴室内传来哗哗的水声,江心语的脸颊微微的涨红了,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把浴室做成玻璃的。

现在可倒好,她在镜子里都能看到身后男人若隐若现的曲线,即便是她有意避着,也根本逃不开。

女生长头发吹起来很费时间,凤易寒洗完澡,江心语的头发也正好吹完,她放下吹风机回头,当她看到从浴室中走出来的男人时,面色狠狠的一囧。

她立刻转身背对着他质问,“你干嘛不穿衣服出来!”

该死的,刚刚在镜子里是若隐若现,现在可倒好,直接光着出来了!

而且,她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的……

“该睡觉了!还穿什么?”凤易寒一脸无辜,就那样大咧咧的走到梳妆台前,拿起电吹风准备吹头发。

“嘶~”凤易寒看着一眼低着头不敢动的女孩,故意倒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江心语立刻转头看向他。

“手疼。”凤易寒有些为难的放下了电吹风,表情有些扭曲的痛苦。

“额……还是我帮你吹吧。”江心语心软的拿起吹风机,他受伤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她,他也不会气到去握刀刃。

现在想起来,她都懊悔的要死。

“真的?”凤易寒像是不敢置信的一样的看着她。

江心语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帮他吹个头发,至于吃惊成这个样子吗?

江心语突然意识到,貌似相识以来,只是他帮她吹过头发,她没有帮他吹过一次。

“你先坐下。”江心语让他坐在自己的小椅子上。

凤易寒受宠若惊般,立刻乖乖的坐了下来,虽然他是坐着,但是因为身高的关系,还是很高,好在江心语也不矮,二人这样配合着,高度刚刚好。

江心语打开吹风机,开始一点一点的替他吹着头发,女孩的手法就是温柔,江心语把吹风机举的高高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拨弄着他的短发。

不过,当江心语转到他身侧时,目光不小心的瞥到他小腹处正高高耸立的某处,脸颊涨得更红,她心里不禁诽腹,这个男人这个地方在她的印象里,就没有一次是垂头丧气的!

每次见面,都是骄傲的如同帝王,高昂着头啊!

凤易寒的刘海略有些长了,江心语以前留过刘海,如果刘海长的话,必须用手挡着眼睛吹,不然会打得很痛。

于是,她小心的用自己的手遮住他的眼睛,将他的刘海吹干。

凤易寒闻着她小手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不甜不腻,清清淡淡的刚刚好,闻着格外的舒服,凤易寒轻轻的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她的服务。

长长的睫毛刷过她的掌心,痒痒的麻麻的,让江心语的心跳都乱了节奏……

“好了。”江心语关掉吹风机,烫着般的收回自己的手,把吹风机放到梳妆台上转身就走。

凤易寒站身,快步走到她身后弯腰将她抱起,江心语惊呼一声,一阵旋转之后,人已经被放到那张浪漫的大床上,凤易寒不由分说低下头便虏获了她的唇瓣,热辣滚烫的气息,每次都让江心语的心几乎跳出胸口,紧张到微微的颤抖……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