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吃死你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怎么不吃死你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傍晚。

安芷媛下班后回到自己的房间,小西和虎子还没有回来,给她发短信说在店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要晚点才回来。

他们不回来正好,她就不用做晚餐了,她这条伤手臂已经用了一天了,再用下去,恐怕就该报废了。

安芷媛回到卧室,费力的脱掉衣服,拿出药箱准备上药。

就算再痛再累,她也不能让自己有丝毫的松懈,她也没有资格松懈,为了儿子,她必须紧咬牙关坚持下去。

费力的拿出止痛药和消炎药,站起身刚准备去倒点水,卧室的门突然被人“砰”的一声推开。

安芷媛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立刻去拿自己的衬衣,想要披在身上,但是事与愿为,她衬衣扔得太远了,她手臂不够长,拿不到。

霍西扬走进来关上房门,安芷媛立刻警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她立刻站起身飞快的跑到床的另一边,捡起衬衣捂住胸口。

“行了,有什么可遮的,该看的我都看过了!没什么好看的。”霍西扬看着她倒在床上的药,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他冷眼看了她一眼,捡起床上散落着的几个药片,止痛药,三片,消炎药三片。

“安芷媛,你脑袋是有病吗?止痛药最多一天吃一片,你吃三片!消炎药也是一样!怎么不吃死你!”霍西扬大手抓起那几个药片,愤怒的扔了出去。

小小的药片“噼里啪啦”的掉的到处都是,安芷媛的眼睛微微有些变红,冷淡的说道,“关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的谁?你凭什么管我!我是死是活,跟你有关系吗?”

“你说我是你的谁?这么快就忘记了,我介意再让你重温一次!”霍西扬大步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抓起她的手腕。

安芷娞吃痛,脸颊立刻涨的通红,她尴尬的移开目光,只感觉连呼吸都是烫的,“你……你……你流氓!”

“到底是谁流氓,十岁就光着身子爬上我的床,非抱着我一起睡!”霍西扬现在想起那时候自己的窘迫,都觉得很丢脸。

“我……我那时候不懂事!你……你……你也没推开我啊。”安芷媛自知理亏,结巴的舌头直打结。

“你不懂事!你以为我很懂吗!”霍西扬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

安芷媛抓着衬衣的手已经没知觉了,她的手一抖,衬衣突然掉落,露出她只穿着胸衣的身子。

安芷媛喜欢穿白衬衣,所以胸衣基本也都是浅色,她又不喜欢白色,今天穿的是一件浅浅的鹅黄色,就像一朵清新的小雏菊,上面衬托着雪白的丰满,傲然的耸立着。

霍西扬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她的胸口,只感觉全身窜起一股邪火,来的又快又猛,全身的血液疯狂的涌向一处,这个丫头看着瘦,但身材却十分的火辣,削肩若素,一对蝴蝶骨非常的漂亮,胸口丰满,皮肤细腻……

霍西扬甚至能回想起,那天他埋在那两个高峰之间的疯狂……

“你不要看了!”安芷媛立刻抬起头去捂自己的胸口,尴尬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霍西扬看到她受伤的手臂,这才反映过来,他尴尬的移开目光,凝视着她的脸,不屑的说道,“有什么可遮的,根本没什么可看的!”

安芷媛,“……”

没什么可看的,他还盯着看了那么久……

“走啦,上药。”霍西扬将她拉到床边坐下,转身从药箱里拿出一管药膏,看了看说明,打开全部挤在手掌上面,然后双手搓开。

安芷媛怎么也没想到,他来自己房间竟然是想给自己上药。

“痛就忍着点,谁让你没事找事!”霍西扬双手放在她的手臂上,用沾满药的手掌将药涂在她的手臂上。

安芷媛痛的小脸都白了,抬手突然抓住他的衣服,几乎将他的衣服都捏碎了,额头上也冒出细密的汗珠。

“轻点……很痛!呜呜……哥……我求你轻点!”安芷媛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笨蛋,和你说了忍着点!再忍一忍就过去了!开始确实会很痛,过会就好了。”霍西扬加快了速度,开始用力的揉搓着,可以让药全都被吸收。

安芷媛痛得脑子都不清楚了,如果不是他的表情太过认真,她一定以为他是在故意报复自己为宁萱报仇。

“呜呜……我不弄了,你快停下!放开我!”安芷媛宁愿伤不好了,也不受这份罪了。

“停下你更痛!忍着!”霍西扬怎么可能由着她,表情十分的严肃。

门外,霍老听着屋内的动静和二人的对话,嘴角忍不住高高的扬了起来,管家也是笑的一脸的暧昧,他对着管家使了个手势,二人又悄悄的下楼了。

到了楼下,霍老笑的几乎合不拢嘴,“我就知道西扬这孩子一定会喜欢上媛丫头的,这下子我离抱重孙又不远喽!”

“是啊,没想到西扬少爷看着挺讨厌媛小姐的,这才没多长时间就……还是老爷您英明。”管家对霍老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西和虎子从外面走进来,小西直接冲进客厅,又非常规矩的对着霍老行礼,“太爷爷,您来了,原谅重孙没有亲自迎接。”

妈妈说过,霍家是大家族,规矩特别的多,所以小西不敢大意,倒不是想巴结太爷爷,而是他怕妈妈被霍家人看轻,他才能活几年呀。

“唉呦,我的乖重孙,太爷爷可想死你了,迎接什么呀,快过来,让太爷爷看看。”霍老看小西这么懂事,自然是很开心的。

小西这才抬起头,扬起一个灿烂的笑脸,扑到了霍老的怀中,不停的撒娇卖萌。

霍老本就对他这张和孙子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没什么抵抗力,小西又特别的会讨巧,让霍老真是爱不释手。

“我妈妈呢,她应该下班了呀?”小西和霍老聊了几句,才故意问道。

“你爸爸妈妈在楼上呢!小西想不想要个弟弟?”霍老故意问道。

小西立刻点头,“当然想!不管弟弟妹妹,只要是妈妈生我,我都喜欢。”

“你瞧我,还不如个孩子!小西说的对,不管弟弟妹妹,只要是媛丫头生的,都好。”霍老看着了一眼管家,觉得自己竟然还不如个孩子。

虎子看到霍家人来了,便自觉的回自己房间了,十几分钟后,安芷媛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爷爷,立刻快步下楼,看了看小西又看了看爷爷,问道,“爷爷,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提前通知一下,我都没准备。”

霍老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摆了摆手,“有什么可准备的?我就是过来看看我重孙,坐坐就走。”

安芷媛因为剧痛,脸颊微微有些涨红,额头上还有汗,这个样子,更很容易让人误会。

“西扬呢?怎么没下来?”

“哦,他说要去洗个澡。”安芷媛不知霍老想什么,她也有些莫名其妙,还没吃晚餐呢,怎么想洗澡呢?

不过,她可不敢问,估计问了也会挨骂。

霍西扬洗了很久的冷水澡,本想压下体内的那股邪火,可是他的脑海中莫名的一直闪过安芷媛只着胸衣的样子,还有上次二人奋战时的情景……

唔……

火没压下去,反而烧的更旺了!

那个该死的丫头,每次碰到她,准没好事!

他也很气自己,竟然这么没出息,怎么会对她有那么强烈的感觉!

眼看着肿涨的下身没有任何低头的迹象,霍西扬气得一拳打在了墙上!

最后实在无奈,他只能用手握住了自己,准备释放一次……

霍老准备走,安芷媛无奈,只能来到楼上叫霍西扬。

她知道他在洗澡,便直接推门走了进来,果然卧室内没人,浴室内有水声,她走到门口刚要敲门,便听到里面传来男人一声声的低吼声……

安芷媛的脸蹭的一下红了个透,这声音她自然知道代表着什么……

每一次和他亲热的时候,他都会这样……

可是现在他在做什么?

身体不自觉的便热了起来,她只感觉自己的某处有热流涌出,安芷媛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两步,表情又羞又恼,她对他竟然如此敏感,只是听着他发晴的声音,就……

正当她慌乱不已的时候,浴室的门“哗”的一下被人突然拉开了,霍西扬抬头看到屋内脸颊通红的女子,整个人一懵,“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我什么都没听到……”安芷媛说完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霍西扬的脸色当即一黑,想到自己刚刚的窘迫都是这个臭丫头造成的,竟然还被她给听到了!

“滚出去!”

“好!我滚我滚!”安芷媛准备夺门而逃,可是她还没跑出房门,衣领突然被他抓住,人一下子被他拎回到了自己的面前,霍西扬长臂一伸,便将她搂在怀中,紧紧的抱住,脸上挂着一个迷人的微笑,“等等……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刚刚听到我的叫声……是什么感觉……我不信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