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的变化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呼吸的变化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霍西扬站起身就要离开,安芷媛反映过来,连忙拦住他,将他推回到座位上,说道,“我来帮你包扎!反正这种事我又不是没干过!”

    “不需要!”霍西扬想要将她推开,安芷媛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动作麻利的拉过桌上另一个放置急救药品的托盘,说道,“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必须得对你负责!不然我没办法和小西交待!”提到儿子,霍西扬终于没再动,“小西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不过你下次再带他过去,一定要注意!绝对不能再让他吃过敏的东西,很可能会……”

    “很可能会什么?”霍西扬皱眉看着她问。下次?一次就出这么大的事,他哪里还敢带小西单独出去!

    “很危险!”安芷媛不敢看他的眼睛,拿起药开始替他止血,上药,动作十分的娴熟。

    “这么多年了,你替人包扎的本事倒是还是这么厉害。”霍西扬看着她几乎媲美专业护士的动作,忍不住说道。

    他上学的时候经常打架,带伤是常事,当时都是她在替自己包扎。

    “有些东西不管过多少年,都忘不了!”安芷媛拿过纱布缠在他的手上缠好,系上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幼稚!”霍西扬忍不住吐槽。

    “以前我打这个结的时候,你每次都会说这句话!”安芷媛笑着放开手看着他。

    霍西扬用力的收回自己的手,站起身,“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还是自己好自为之吧。”他立刻就要走,安芷媛突然从后面抱住他,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轻声说道,“哥,就五年,不要把小西带走,你陪着我们母子,不行吗!五年后,你就自由了!”

    “放手!”霍西扬根本没办法忍受和安芷媛如此亲密的接触。

    “五年后,我会带着小西离开,走的远远的!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安芷媛闭上眼睛,眼泪掉落下来,她的心已经碎裂成渣。

    霍西扬的心也狠狠的揪了起来,几乎没办法呼吸,五年后,她打算带着小西离开!

    不,绝不可能!他突然用力的扯开她的手将她推开,安芷媛睁着一双布满泪水的眸子看着他,“五年后,你走可以,但你不能带走小西!他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让你带他走!”他声音坚定的说完,转身离开了处置室。

    安芷媛看着那扇门,手捂着胸口慢慢的弯下腰,她的心疼到无法呼吸,她也不想带着小西走,她比任何人都想留住小西!

    可是,老天就是这样的残忍!慢慢的跌坐在地上,安芷媛的黑眸中突然闪过慌乱,以前她一直希望给小西一个完整的家,让他得到他渴望的父爱,可以没有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她没想到,霍西扬会这么爱小西,还有爷爷……他们对小西的爱都是那么的真挚……如果有一天,小西离开了,他们会怎么样?

    安芷媛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自私了,为了儿子可以享受父爱,为了自己可以没有遗憾,却让霍西扬和爷爷承受失去小西的痛。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有些难过的嘤咛了一声,只感觉头疼欲裂,她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凤易寒那张英俊的脸孔,二人的脸距离不超过五公分的距离。

    凤易寒似乎还在睡,睫毛垂落着,呼吸十分的平稳。江心语手下枕着的是凤易寒没有受伤的手臂,他受伤的手臂正搭在她的身上,大手正好扣在她的臀上面。

    江心语的脸颊一下子涨红了起来,但她也不敢动,生怕惊醒了他,希望可以让他多睡一会儿。

    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的疤痕上面,她很想去摸一摸那些痕迹,小手轻轻的抬起,指尖很小心很小心的轻抚上他的一道疤痕上面……

    “饿了吗?”凤易寒突然开口,把江心语给吓了一跳,她连忙抬起头看向他,发现他正睁着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望着她。

    呼吸倏的一窒,想到这个男人曾经为了救自己差点失去性命,她对他一直都是误会,她对他的感觉又多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有些别扭的低下头,说道,“对不起,我又吵醒你了。”凤易寒将她搂时自己的怀中,让她的脸贴着自己的胸口,下巴放在她的头顶上,说道,“你没有吵醒我,是我自己醒的。”哪怕只是她呼吸的变化,他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在她醒来那一刻,他也醒了,他只是想知道,她接下来会做什么。

    而她的举动说明了,她已经知道了那件事。凤易寒无奈的叹息一声,她是怎么知道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他还能这样安然的搂着她,和她做着世界上最亲密的事。

    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瓣,和她热吻了几分钟,在失控前不舍的离开她的唇瓣……江心语的心跳加速,她这时才想起,自己之前是在和他那个的时候昏过去的。

    她觉得自己真是太丢人了!而且,之前凤易寒为了维护她,不惜重罚了战绮罗,差点把尹君天赶走的事回到脑海当中,她的心忍不住颤抖了几下。

    她真的搞不懂,她不是他签来的暖床工具吗?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她,当她被人挟持时,不惜割肉来救,当她不被人尊重时,他又盛怒的去惩罚每一个对她不好的人。

    跟在他身边久了,江心语早就发现了,凤易寒并不是那种野蛮残暴的人,他是非分明,对属下爱护有佳,对所有人都是赏罚分明。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凤易寒见她一直不动,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我想下床!”江心语抬起头看向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臂,小心的将他的手臂移开。

    “去哪里?”凤易寒在她坐起来的时候,也跟着坐了起来看着她。

    “洗手间!”江心语有些郁闷的回了一句,她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我也要去!”凤易寒立刻说道。

    “啊?”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你要上厕所,我也不是假的啊!我也想去!快憋不住了!”凤易寒比她的动作还快。

    江心语看着他赤着上半身站在自己面前,身上的疤痕刺痛了她的心。

    “你先去,我还不急。”江心语轻声说道,眨回了差点落下来的泪。手被一只大手握住,她抬起头,人已经被他拉了起来,“一起去。”

    “啊?”江心语还没来的及反对,便被凤易寒拉进了浴室。

    “你先还是我先?”凤易寒站在马桶前问。

    “你先吧!我真的不急。”江心语低声说道,总觉得喉咙有些发紧,手心有些冒汗。

    “好!帮我脱裤子!”凤易寒要求。

    “我去叫人来帮忙!”江心语带着一丝侥幸心理,想去叫人来帮忙。果然,下一秒便被抓了回来,“你想找谁?你想让别的女人来帮我解决生理问题,帮我拿着我的宝贝?”江心语脸颊通红,郁闷的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可以找个男人来帮忙!”

    “你想让男人来帮我拿着!”凤易寒生气了。

    “你……你明明可以自己来,你只伤了一只手臂!”江心语觉得脸颊发烫。

    “唉呀,可是我两只手都痛,不行了,我要尿裤子了!”凤易寒突然表现出痛苦状!

    江心语明知道他是装的,但还是忍不住很担心,算了,帮就帮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快速的掀起了马桶盖,伸手慢慢的拉下他的裤子,手伸过去,帮他拿起他大的有些吓人的大鸟让他尿。

    凤易寒感受着她温软的小手,满意的伸出手臂搂住她,开始释放自己,随着哗哗的水声,江心语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水流在他的鸟里流动着。

    完事后,凤易寒满足的打了个寒战,江心语立刻他的宝贝儿放了回去,提上裤子说道,“你先出去吧!”

    “我等你!”凤易寒站着不动。

    “……”江心语觉得憋屈死了,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讲理啊,哪有人非要看人家解决生理问题的。

    “你看着我尿不出来!”江心语有些崩溃。

    “那我不看你!”凤易寒好心的转过身,背对着她。

    “……”江心语真的很无奈,难道以后都要这样,吃喝她可以忍受和他一起,可是拉撒这种事,能不能让她自己来啊!

    毕竟她们又不是夫妻!但是江心语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就是想要逼自己,她不解决,他是不会走的!

    江心语无奈的把裤子向下褪了一些,坐在马桶上……伴随着一阵水声,凤易寒的嘴角上扬,江心语却是尴尬的要死!

    等她尿完了,刚要去拿纸,凤易寒立刻回过头,问道,“要不要帮你擦屁屁。”

    “不用!”江心语立刻拒绝,可是她的话音未落,手纸便被对面的男人抢走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