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软禁吗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这是软禁吗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心语,跟我回去吧。”莫甜拉着江心语的手往回走。

“这个房子的门在哪?”江心语跟在她的身后,四处张望着。

“这个问题,你还是问少爷吧。”莫甜一脸的尴尬。

“那我以后是不是要叫你甜甜姐姐。”江心语看着她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怎么看也不像是二十八岁的人。

“我怎么敢当?其实我该叫你小姐的。”莫甜只是不想让二人之间的关系那么生分。

“你还是叫我心语吧,我叫你甜甜。”江心语看着面前这张不仅漂亮而且很可爱的娃娃脸,觉得还是叫名字比较合适。

而且,她心里也明白,所有的事,都不能怪她,她也只是在执行凤易寒的命令而已。

“好,我们先回去。”莫甜拉着江心语回到房间,见她没有再多说什么,这才放下心来。

“心语,你要不要吃早餐?”莫甜见她表情似乎不太好看,小心的询问。

“我不饿,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江心语漠漠然的回答,一双小手紧紧的握成拳。

“你想离开,也要吃了早餐再说啊。”

“我吃了你就能让我离开吗?”江心语抬头睁着一双漆黑清澈的眸子凝望着她。

“心语……”

“能吗?”江心语坚定的望着她,这样直白又单纯的眸光,让莫甜觉得自己是在欺负未成年少女。

莫甜一咬牙,说道,“心语,这里多好啊,你为什么总想着离开呢?”

“是凤易寒下令不许我离开的吗?这是软禁吗?”江心语的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冷。

“少爷只是怕你出去会有危险。”莫甜觉得,她这样美丽的人儿,少爷不放心也是有道理的。

“他真的想软禁我!他凭什么!就算我欠他钱,他也没资格这样做!”江心语愤怒的站起身,胸口升起一股强烈的怒气。

“心语,少爷不是这个意思。”莫甜想要替凤易寒辩解。

“你不用再为他说话了!他昨天想杀我,今天又想软禁我!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没有任何人权的玩物!”

“不是这样的……”

“你出去,出去!我不想再见任何人!”江心语突然用力的推着莫甜,将她推出了房间。

“心语,你不要这样,少爷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莫甜回身但身后的房门已经被关上了。

她无奈的看着面前的门,只能转身去向凤易寒报告了。

凤易寒听着莫甜的报告,黑眸中闪过一丝疼痛,她就这么着急离开?是还想着去找那个男人!

“告诉她,如果她不肯吃饭,她少吃一顿,我就会减少一次给她哥哥的用药!如果她想看他哥哥死,那她就不要吃!都死了,省心!”

莫甜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盲音,无奈的抚上额头,这次她都没办法再替少爷说话了,他这话说的太过分了!

竟然拿心语最在乎的人来威胁她!

太过分了!

太过分了!

但是,凤易寒的命令,她又不敢不听,她又吩咐厨房重做了一份丰盛的早餐,送到了江心语的门外……

“心语,你先把门打开,少爷让我给你送早餐过来!少爷说……少爷说……”后面的话,莫甜实在说不出口。

江心语正坐在床上哭,听到她的声音,从床上下来给她开门。

房门打开,莫甜看到的就是一张布满泪痕的小脸,她端着托盘的手倏的一紧,“心语……你怎么哭了?”

莫甜心疼极了,愈发的觉得少爷真是太混蛋了!

竟然如此欺负一个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小姑娘!

“他说什么了?是不是如果我不肯吃饭,就会对我哥哥不利?”江心语吸了一下有些发红的鼻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黑眸望着她。

莫甜胸口一堵,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哈哈……”江心语突然笑了起来,她手捂着胸口,眼泪却是成串成串的往下掉。

“心语,你不要这样,其实少爷他也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莫甜后面的话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担心我?这真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江心语突然止住笑,表情冷漠的说道。

“心语……”

“送进来吧!我吃!”江心语说完转身走到桌子前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

这种受人威胁,被人像玩偶一样欺凌的日子她过够了!

总有一天,她会摆脱这里的一切!

包括……他!

莫甜把吃的摆到桌子上,江心语立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莫甜被她的举动给吓到了,江心语吃的极快,不停的往嘴巴里塞,塞满了就往上吞。

“你慢点吃,慢点吃,别咽到。”莫甜被吓得不轻,这样吃会被咽死的。

江心语根本不听她的话,还在不停的往嘴巴里塞,直到一点都塞不下。

莫甜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她自认为不是爱哭的人,可是这样的画面,真的让她好难过。

她伸手不停的拍着江心语的后背,说道,“不要吃了,不要再吃了!少爷要罚就罚我好了!不要再吃了。”

江心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咽下那些食物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喉咙好痛,胸口也是一阵火辣辣的痛,那些东西她都没有咀嚼,吞进胃里,就像一块块石头砸了进去,痛的她都冒出汗来。

“为什么不吃?我不吃我哥哥怎么办?”江心语的心已经痛到麻木,她拿起面前的东西继续往嘴巴里塞。

“够了,不要吃了!”莫甜实在看不下去,将桌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

“不要吃了!”她突然抱住江心语,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江心语也突然掉下眼泪,但是她不让自己哭出声音,因为她根本没资格!

当没有人在意的时候,只能自己坚强。

‘吃’过早餐后,江心语便躺到床上了,莫甜把房间收拾干净,见她在床上躺着,便没再打扰她退了出去。

被子下面,江心语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胃,疼痛让她的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凤易寒坐在电脑前,把江心语吃早餐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他坐在办公桌后面,身体僵硬的像一块石头。

手机响了起来,他这才动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里面传来莫甜的声音,“少爷,小姐已经吃早餐了。”

“我知道了。”凤易寒说完,立刻将手机切断。

他突然有些疲倦的靠到了椅子背上,手轻轻的按着自己的额头,他的头痛的似乎要炸开了。

到底要他怎么做,她才能不再想那个男人,她才能死心塌地的跟在他的身旁。

难道他做的还不够吗?

难道非要他把自己的命都给她吗?

也许,对于她来说,自己的命根本不重要吧!

她在意的人里,从来都没有他!

她生命的每一个人都比他重要。

江炘南是,夜琛是,这个南宫冥夜也是!

凤易寒从来没像现在这一刻,如此挫败过,哪怕是曾经输的一败涂地,他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江心语,小丫头,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

凤易寒怕自己会再见到早晨那样让他心痛的画面,他索性不看了,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一直到了深夜。

霍西扬敲门走进来,见他还在处理公务,吃惊的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每天早早就往家跑!又和江心语吵架了?”

霍西扬只知道灯出问题的事,并不是知道江心语是被南宫冥夜救下的事。

凤易寒的手微微一颤,今天他一直刻意的不去想那个丫头,可是在霍西扬说出她名字的三个字时,他的心便再次活跃起来。

也许他该和她解释一下昨天的事,可是想到她的态度,他真的没有勇气开口,因为他怕他用心的解释,在她那里会变成一个笑话。

从霍家回来开始,他看到她的除了恐惧,就只有冷漠……

“我该回去了,剩下这些你来处理。”凤易寒突然站起身,拿起外套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不管他怎么抵抗,这一天的时间里,他的心还是在疯狂的想着她,这一刻,他再也忍受不了,急切的想要回去,想要见到她。

那个小丫头,哪怕对着他只有冷漠,抗拒和恐惧,他也想看着她……

“我?喂,我说你……”霍西扬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已经匆忙的离开了。

他看着那扇已经被关上的门,忍不住咂舌,这到底是有多饥渴啊!

转头看着桌子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他忍不住抚额,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他没事跑来这里做什么,下班就直接回家好了。

凤易寒自己开着车,路上闯了无数的红灯,才赶了回来。

坐进电梯,手机响了起来,他直接接起,里面传来雷伊的声音,“少爷,我已经查过了,霍家的灯确实有人提前做了手脚,我去查了监控,证实是霍家的一个男佣做的,现在这个男佣已经不在霍家了,我想他应该是受人指使,做完全就潜逃了!”

“去找,不管动用多少人力,必须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办不到就自己去领罚!”凤易寒的声音十分的冷酷,他一定要查出这件事的幕后主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