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给我滚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马上给我滚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走回到唯安病房的时候,心还在“扑通扑通”的狂跳着,她站在门口,手轻轻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刚要推门进去,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拉开,江心语抬起头便和凤易寒焦急的眼神撞在一起。

凤易寒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将她拉到一旁,质问,“你刚刚去哪了?”

“我……我……我出去转了一下。”

江心语有些心虚的躲避开了他的视线,想起刚刚自己被南宫冥夜吻过,下意识的咬了一下唇瓣。

凤易寒看着她的小动作,黑眸变得深邃,抬手轻轻的抚过她的唇瓣,上面有着一丝血迹,他看着她躲闪的眼神,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质问,“刚刚见谁了?”

“没有,谁都没见,就是自己去转……了一下!”江心语的手心都在冒汗,心里亦是一片惊慌,生怕被凤易寒发现什么。

“进去吧,唯安一直在找你。”凤易寒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声音突然变得温柔。

江心语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头,转身逃也似的进了病房。

病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凤易寒的黑眸倏的变冷,他从自己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一方纯白的方巾,将指尖那点血抹在了上面,冷声吩咐,“来人!”

“少爷!”雷伊立刻出现在了凤易寒的身侧。

凤易寒直接把手帕丢给他,冷声吩咐,“去验验!”

雷伊拿着手帕,立刻点头,“是,属下立刻去办。”

江心语走进病房,见到唯安和小豆芽,才放松了一些,她快步走到病床边,看着母子二人,欣慰的说道,“唯安恭喜你,你做到了,成功的保护了你的小豆芽。”

“心语,你刚刚去哪了?”唯安不肯睡,想要多看儿子两眼,但她现在其实还是非常的虚弱的。

而且护士想把小豆芽抱走,送回到氧箱中去,唯安说什么都不肯,坚决不要和小豆芽分开。

“我……我出去转了一圈。”江心语心虚的闭开了唯安的眼睛,看向安静的躺在她身旁的小宝宝。

“心语,小豆芽还没有取名字,你帮他想个名字吧。”唯安苍白的唇瓣努力的扬了扬,在她心里,只有江心语有资格为她的孩子取名字。

“我?还是让少爷取吧。”江心语觉得给孩子取名字是关系到孩子一生的大事,她怕自己会取不好。

“当然是你取啦,如果没有你,小豆芽可能都没办法来到这个世界上,拜托,我现在好困,等我醒来,你要帮我的小豆芽取好名字。”唯安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要不是为了等江心语回来,和她说这几句话,她早就睡了。

“你安心睡吧,我会守着你们母子的。”江心语轻声说道。

唯安听了她的话,嘴角含笑的闭上了眼睛,安心的睡了过去。

江心语坐在唯安的病床旁,凤易寒再也没有进来过,她的心底忍不住忐忑,生怕凤易寒会发现什么。

“心语,你怎么了,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郁思佳看出她的不安,温柔的问道。

“哦,没事,可能是这里太热了。”江心语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和南宫冥夜见面的事,她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胸口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压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病房的门被人打开,郁思佳看着走进来的人,连忙坐了回去,不敢再说话了。

凤易寒走到床边,他看了看唯安和孩子,见她们母子都睡了,对着江心语说道,“跟我出来。”

江心语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站起身跟着凤易寒走出了病房。

凤易寒走进一间办公室,江心语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走进去,凤易寒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眸光清冷的凝视着慢吞吞走进来的女孩。

江心语被他看的几乎窒息了,她紧张的问道,“少爷,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叫你过来吗?”凤易寒移开视线,想到刚刚那份验血报告,黑眸中闪过一丝疼痛。

刚刚雷伊传来消息,那血根本就不是江心语的!

她刚刚到底见了谁?为什么她的唇上会有别人的血!

其实他一查便会知道,可是他不想去查,他想听她亲口和他说!

只要她肯向他解释清楚,他就可以原谅她这一次!

“我答应唯安要守着她们母子的。”江心语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喘不过气了。

“过来坐。”凤易寒指着自己身旁的椅子。

江心语低着头,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慢吞吞的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

“抬起头来!”凤易寒冷声吩咐。

江心语被他给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看着他,看着他冰冷的表情,她的心就像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想起之前,他差点要了自己的命,江心语立刻做出决定,她和南宫冥夜见面的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否则,他恐怕会直接把自己从这里扔出去!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凤易寒伸手捏住她的下颚,指腹轻轻的摩挲着她的皮肤。

“刚刚唯安让我给小豆芽取个名字,我不太会取名字,想请你帮忙。”江心语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转移话题。

凤易寒的动作一下子僵住,捏着她下巴的手不断的收紧,江心语吃痛的皱紧了眉头,立刻伸手打开他的手,叫道,“很痛。”

“江心语!”凤易寒咬牙切齿的瞪着她,那模样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江心语睁着一双恐惧的黑眸望着他,身体忍不住的开始轻颤……

他的样子她太熟悉了,每一次发狂前,都是这个样子!

“滚!马上给我滚!”凤易寒一把扫掉了办公桌上的所有东西,噼里啪啦的响声把江心语吓得站起身就要逃跑。

这个男人太过喜怒无常,也太过可怕了!

可是她刚跑到门口,手抬起要去拉开门离开,身后突然冲来一股巨大的力道,把她面向着门压在了门板上面。

江心语的额头狠狠的撞在厚重的门板上,撞得她脑袋直冒金星,凤易寒紧紧的压着她,胸口的怒火在疯狂的燃烧着,为什么她总是这样,一次一次的背着他去会别的男人!

他给她机会,她却每一次都选择逃避!欺骗!

江心语的手臂被他紧抓着背到身后,她痛得眼泪直掉,大叫道,“痛,很痛,放开我!”

“你也知道痛?我以为你没有感觉!你根本没有心!”

凤易寒真的很想直接掐死她,可是他又下不去手,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消除内心的怒气,他觉得自己似乎要爆炸了!

“你放开我!救命!救命!”江心语被他吓的大叫,他说什么她已经听不进去,深深的恐惧将她包围,让她只想马上逃走。

“够了,我就那么让你害怕?你想让谁来救你,那个死人吗!很可惜,他已经死了!”凤易寒的心已经在滴血。

“你胡说,夜琛没有死,他没有死!”江心语崩溃的大叫,手用力的拍着门板,希望有人可以来拯救自己。

凤易寒听着她嘴里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就像受了刺激一般,突然撕碎了她的衣服,破碎的布料割痛了她的皮肤,她的身体贴在冰冷的门板上,身后的男人愤怒的将她占有……

江心语一直在哭,一直在挣扎着,如果是以往,她一定哭一会儿就投降了,可是今天她真的好难受,一直和他抗争到最后。

她的挣扎更加刺激到了凤易寒,同时也激起了男人最强烈的占有欲和征服欲。

“江心语,你给我看清楚了,谁才是你的男人!”凤易寒像是一头猛兽,发着狠的怒吼着。

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不被她逼疯!

可是看着她的眼泪,他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狠狠的抽痛了起来。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一间高级的VIP病房内,她猛的坐起身,全身都酸痛的要命,身上已经被换了一套白色的运动套装,裸露的小臂上面有着青紫的掐痕。

她紧紧的抱住自己,眼泪再次忍不住掉了下来,手慢慢的捂住自己的头,她把自己像鸵鸟一样藏了起来……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凤易寒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蜷缩在一起的女孩,冷声吩咐,“起来!”

江心语听到他的声音,身体狠狠的颤抖了一下,随即她慢慢的坐起身,红着眼睛看向他,问道,“有事吗?”

“唯安要见你!”凤易寒的黑眸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但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江心语立刻掀开被子下床,突然的动作扯痛了身上的伤口,痛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弯下腰准备穿上鞋子,凤易寒突然伸手扶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的动作,江心语立刻要躲。

“你敢躲一下试试看!”凤易寒的声音暴躁的威胁。

江心语被他吓得立刻不敢乱动了,睁着一双黑眸无辜的凝视着他,凤易寒看着她的眼眸,烦躁的低下头,拿起鞋子替她穿上。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