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种可能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还有一种可能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大哥,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等到失去后再来后悔,还有什么意义?”唯安痛心疾首的看着哥哥。

“有些事,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有些责任,是男人必须要担当的!”凤易寒失神的看向前方,一双黑眸变得深邃无边。

唯安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用,她从来都看不懂这个哥哥,于是问道,“大哥,你有没有去找那些想要抓我的人?”

“这件事我也正想问你,我让人去调了当时你出事时的监控,有几个人想要抓你,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吗?”

唯安出事的真相根本没人知道,郁思佳就更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唯安出了车祸,被人送进医院,完全不知道她差点被抓的事。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散步,突然有辆车开了过来,下来三个人就想抓我,我怕那些人是想抓了我去威胁你,所以我拼死抵抗了一会儿,后来被路过的车撞到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唯安当时想的就是这些人是冲着凤易寒来的,立刻坚定了信念,绝对不能让这些人抓住。

“你有没有找到那些人,那些人真是太坏了,被我抓到,一定扒了他们的皮!”唯安稚嫩的小脸上全是愤怒。

“你还记不记得那些人的长相,他们怎么会让你逃掉的?”凤易寒看了当时的监控,那是几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长相看不清,但如果他们真的想抓唯安,根本不可能让她逃掉。

“那些人……好像还顾忌着我,应该是不想让我受伤,所以我才有机会逃出来,哦对了,那些人的眼睛颜色是琥珀色的,不像是我们这样的纯黑色。”唯安突然想了起来,那些人的眼睛颜色和她的不太一样。

“洛尘国人的眼睛有一部分是琥珀色的。”凤易寒皱眉看着妹妹,他们一直生长在中国和洛尘国基本上没什么交集,若说是和他结仇的,唯一的可能也只是军火方面。

可是据他掌握的情报,洛尘国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更不可能有抓了唯安来威胁他一说。

“大哥,你到底有没有抓到那几个混蛋啊?”唯安有些着急的问道,还想着为自己和小豆芽报仇的事。

“那几个人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也许他们见你出事了,第一时间离开了中国。”凤易寒决定去洛尘国查查到底有没有这几个人。

“也有这个可能,算了,反正我和小豆芽平安无事,就暂时先饶了那几个混蛋吧。”唯安大手一挥,一副慷慨的样子。

扯痛她腹部的伤口,疼得她直吸气。

都是为了那个小混蛋,她真是差点连自己的小命都搭上了。

“好了,你别乱动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出院后我带你和连城回家,以后你们母子哪也不许去了。”凤易寒替妹妹拉了拉被子。

“爸爸和妈妈会同意吗?”凤唯安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我也不会让你回凤家的,我会保护你和连城。”

“谢谢大哥,还是大哥对我最好。”唯安满足的笑了起来。

她躲了这么久,其实真正躲的并不是凤易寒,而是凤家人,凤易寒那么疼爱她,如果她坚持留下孩子,他不会真的伤害自己的,可是凤家那些人就不一样了。

她们会想尽各种方法去伤害小豆芽。

“乖……”

“大哥,要是姓沈的女人还在,我可不要回去的,你最好先把她弄走。”凤唯安现在想起沈念慈就头皮发麻,那个虚伪的女人,从前自己还把她当成女神,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作呕了。

“唯安!以后关于小慈的事,你都不要插手!”凤易寒表情严肃的警告她。

“哥!”唯安真搞不懂哥哥在想什么。

“好了,休息吧!”凤易寒已经不想再多说。

凤易寒站起身,突然伸手揪了唯安一根头发,唯安刚要闭眼睛,痛得又立刻清醒了过来,问道,“大哥,你干什么?”

“我要去确认一件事,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凤易寒现在急切的想知道,他和唯安是不是亲兄妹?唯安和凤家又是什么关系。

唯安抬手揉了揉头皮,不理他,继续闭上眼睛睡了,反正她知道大哥不会害自己。

凤易寒看着她睡了,便拿着她的头发转身离开了病房,出门的时候遇到迎面走来的霍西扬。

“寒,今天我约了我爷爷喝茶。”霍西扬走到他的身边,意思不言而喻,他们先向霍爷爷打探一下关于凤易寒身世的事。

“好,先从霍爷爷下手吧。”

凤易寒叫来了雷伊,把唯安的头发交给了他,让他去为他和唯安,霍老和唯安分明做亲子鉴定,确定一下唯安的身份。

茶室内。

一派的古色古香,壶里泡的是上好的大红袍,窗边点着檀香,古筝的声音悠扬的在空气中飘荡着,霍老闭着眼睛,享受着这安静的一刻。

“老爷,少爷和凤少到了。”管家恭敬的站在一旁,扰了霍老的清静。

“让他们进来吧。”霍老轻弹了一下衣服,端起面前精巧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不愧是极品大红袍,香味纯正,口齿留香。

凤易寒和霍西扬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二人对着霍老得了个礼,便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管家立刻为二人洗了茶具,倒上了茶便躬身退了出去。

“你们两个约我到这里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霍老轻咳了一声,声音沉静。

凤易寒和霍西扬对视一眼,霍西扬从口袋中拿出一份报告交到霍爷爷的手上,“爷爷,您先看看这个。”

霍爷爷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两个年轻人,接过来打开了袋子,上面是凤易寒和凤过的亲子鉴定报告。

上面写的非常清楚,凤过和凤易寒非亲生父子关系。

“亲子鉴定报告啊。”霍爷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将东西放回去,又交还给了孙子。

“爷爷,您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如果寒不是凤家的子孙,那他到底是谁?”霍西扬急切的看着爷爷追问。

霍老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早就知情!

不然,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一点都不吃惊。

霍老看了孙子一眼,说道,“你看看你,这么大人了,做事还如此急燥,你应该我和寒学学,要沉得住气。”

“霍爷爷,其实我比他还急。”凤易寒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冷静,但实际上又有谁能比他还心急呢?

霍西扬,“……”

“最起码寒看起来比你冷静!”霍爷爷坐回到座位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向凤易寒,说道,“如果你们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可能帮不到你们什么忙……我和你爷爷虽然交情深,但是你爷爷做的事,我并不是很清楚,我之所以对这份亲子鉴定报告不意外,并不是因为我早就知情,而是年纪大了,什么事没经历过?”

“霍爷爷……”凤易寒刚要开口说话,霍老便抬手制止了他,“我能帮你们的我一定帮,我虽然不知情,但也多少知道一些的,我会把我知道我的,全都告诉你们……”

凤易寒和霍西扬对视一眼,准备洗耳恭听。

下午,三人又去见了尹爷爷,得到的消息和霍老的差不多,基本上没有太多有用的信息,唯一的一条就是,凤家和龙家关系非常的不一般。

可是,凤易寒在凤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从没听过爷爷或者其他什么人提起过龙家。

“难道你的身世和龙家有关?”霍西扬扭头看着他问。

“……”

凤易寒沉默着,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很想知道。

“你不是凤家的人,凤爷爷又对你那么好,不惜一切的栽培你成材,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给了你……我觉得凤爷爷可能是要报恩啊。”尹君天分析着现有的情况。

“……”

凤易寒依然保持着沉默,一双黑眸深邃的看着前方,并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觉得君天说的有些道理,也许凤爷爷就是为了报恩或者什么的,才会对你视如已出。”

凤易寒的眸光微闪,他淡淡的扬了扬唇,“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尹君天和霍西扬异口同声的开口。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不要再去追究了,以后也不许再提。”凤易寒没有多说,而是冷声的下了命令。

“到此为止?难道你不好奇自己的真实身份吗?”尹君天吃惊的看着他,不敢相信,这个时候凤易寒竟然就叫停止了。

“寒,你有什么打算?”霍西扬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我说了到此为止就是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了。”凤易寒的语气坚定。

“……”

“……”

霍西扬和尹君天不再多说,既然他已经做了决定,他们做兄弟的能做的就是无条件支持。

凤易寒做出这个决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他们只要坚定一点,不管凤易寒是谁,他们两个人都会无条件的站在他的身后支持他,这就足够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