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都不可爱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一点都不可爱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唯安在医院待了几天便再也受不了了,无论别人怎么劝她都不听坚持要出院。

无奈之下,凤易寒和只能和她的主治医生商量了一下,确定她的情况可以出院了,便同意了她出院的要求。

“谢谢大哥,我就知道大哥对我最好了。”唯安高兴的手舞足蹈,扯到了小腹上的伤口,疼得她直皱眉。

“你看你……还是别办出院手续了,再多住一段时间。”凤易寒脸色有些不好看。

“不要!你已经答应了,不能反悔,我不要住在这里了!我都要被憋死了。”唯安叫苦连天。

一旁的郁思佳见状抿唇笑了笑,说道,“凤少还是让她出院吧,你是不知道,唯安就算已经到了预产期,也不可能一天不出门,每天都要出去放风的。”

凤易寒看了她一眼,目光回到妹妹的脸上,他怎么不知道这疯丫头,从来都不是一个耐的住寂寞的人,爱疯爱玩爱名牌!

不过,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能做到这种地步,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

江心语一直默默的在一旁收拾着唯安和小豆芽的东西。

“思佳姐,你就知道告我状。”唯安小脸一皱,故意冷哼一声扭过头,一副生气的样子。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我不说就是了。”郁思佳淡淡的笑开了。

凤易寒看着郁思佳的笑容,突然有些发怔,郁思佳察觉到他的视线,窘迫的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江心语抬起头正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手中拿着的小衣服掉落下去,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蹲下身将那件小衣服捡了起来。

唯安见哥哥看着郁思佳失了神,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叫道,“哥,你干什么呢?”

凤易寒回神看了她一眼,目光转向江心语,她低垂着头,依然在收拾着东西,他的目光再次转向郁思佳,对着她说道,“我还没有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妹妹的照顾。”

“凤少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郁思佳脸颊有些涨红了,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唯安母子已经习惯了你的照顾,还希望……你叫什么名字?”凤易寒皱眉想了想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这名女子的名字,之前也注意看她的长相。

“我叫郁思佳,郁金香的郁,思念的思,佳人的佳。”郁思佳轻声回答,在她印象里,这个男人还是第一次正眼看自己。

“郁思佳,好名字……希望你能留下来继续照顾唯安母子,有你在,我也放心。”凤易寒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只要唯安不嫌弃我,我愿意一直照顾她们母子。”郁思佳看向唯安。

唯安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把大哥骂了几百遍了,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江心语,她依然面无表情的继续收拾着东西。

唯安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她一定第一时间破口大骂,但是郁思佳照顾了她这么久,对她也很好,她真的开不了口……

最后,她只能把气撒在凤易寒的身上,不停的瞪着他!

把东西收拾好后,有人进来先把东西全都搬了下去,郁思佳抱着小豆芽,江心语搀扶着唯安,大家一起下了楼。

“让我来抱一下吧。”凤易寒看着郁思佳怀中的小东西,突然来了兴致。

“思佳姐,不要给他,他不会抱。”唯安紧张的回过身想要阻止。

“不会我可以学,你教我一下。”凤易寒对着她要求。

郁思佳见唯安没有再阻止,便手把手的教凤易寒如何抱婴儿。

凤易寒学的很快,郁思佳只说了一遍,他便掌握了要命,把小豆芽抱在怀中,他还是第一次抱孩子,他的身子真的好软好轻,在他身上好像根本没有分量,可是他依然需要小心翼翼的,生怕他会受伤……

唯安看着凤易寒和郁思佳之间的互动,郁闷的都想撞墙了,偷偷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江心语,真恨不能把凤易寒这个王八蛋踢到外太空去。

“心语,你没事吧?”进电梯的时候,唯安轻轻的握了一下江心语的手。

“什么?”江心语似乎是刚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没什么,我想问你,要不要搬来和我一起住?”唯安心疼的看着一脸憔悴的女孩。

“……”

“她不会去!你还是死这条心吧。”凤易寒立刻做出回答,不悦的瞪了妹妹一眼。

“为什么?我们住一起多好啊!你凭什么阻止我和心语在一起!”唯安转头怒目瞪向他,扭了一腰,疼得她差点掉泪。

“不要再乱动啦。”江心语连忙扶住她的肩膀,一脸的心疼。

“不行就是不行。”凤易寒冷淡的再次拒绝。

“大哥,你太强势了,一点都不可爱!你有问过心语的意见吗?”唯安手捂着小腹,火冒三丈。

“随便你们怎么想。”凤易寒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小婴儿,不再理会她。

上车的时候,唯安气得不想和凤易寒坐一起,但是他气定神床的抱着小豆芽上了车,唯安看着自己被‘挟持’的儿子,只能妥协,和凤易寒上了一辆车。

江心语,凤唯安,凤易寒抱着小豆芽坐在一辆车上,郁思佳被请到另外一辆车上。

车队驶出医院,凤易寒怀中的小婴儿突然哭了起来,唯安立刻紧张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大声叫道,“哥,你看看,你弄疼小豆芽了!”

凤易寒白了她一眼,“我一直没动。”

他的手都要僵了好吗!

“那他怎么了?肯定是你虐待他了,你就是一个虐待狂!”唯安从病房到这里,生了一肚子的气。

“可能是饿了,或者尿了。”江心语同样紧张的看着小豆芽,这几天她一直注意着护士如何照顾婴儿,她又特意请教了一下,对育儿这方面,她学的也差不多了。

唯安听着儿子的哭声,就像有一把刀子一下一下的割着她的心,她连忙说道,“哥,你快把小豆芽放下啊,看看他到底是拉了还是尿了!”

凤易寒把小家伙放到一旁的沙发上,江心语立刻过去,小心的解开了包着他的尿布,果然,里面被尿了一次。

“这不是叫尿不湿吗?怎么才尿了一次他就哭?”凤易寒看着小家伙屁屁下面的东西。

“小豆芽可能是习惯了尿一次就换了。”江心语将纸尿裤拿了下来,她一只手提着小豆芽的双腿,准备去拿一条新的,却够不着。

“我来吧。”凤易寒站起身子越过她拿了一袋过来,打开拿出一个交给她。

江心语有些手忙脚乱,她在医院也只做过一次,所以并不熟练,她的一只手正在解尿片,另一只抓着小豆芽脚丫的手又不敢太用力,小豆芽一蹬,小腿便跑了一个。

“唉呀。”江心语被吓了一跳,有些紧张的看着小豆芽,小家伙睁着一双大眼睛,正在努力的吃着拳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江心语松了一口气,抓起他的那条小腿,刚要去解尿片上的东西,一只大手伸了过来。

“你抓着他的腿,我来弄这个。”凤易寒把尿片上该解开的地方都弄开,江心语立刻放下小豆芽的两条腿,凤易寒将尿片包了过去,二人同时替他粘好。

唯安看着二人齐心为孩子换尿片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可是为什么都这么久了,就是没办法在一起呢?

将小豆芽包好后,江心语抱起孩子,坐到唯安的身边,小豆芽似乎是嗅到了妈妈的味道,立刻又哭了起来。

唯安抚额,这小东西肯定是又想吃了!

“哥,你转过去,我要喂奶!”唯安抬头瞪了一眼对面的男人。

凤易寒,“……”

凤易寒把唯安安排到了之前他住的公寓,这里离他们住的地方离的不远,只隔了两条街,这样照顾起来也比较方便。

“我不喜欢这里。”唯安看着面前这幢高楼,一脸的郁闷。

“房子我已经让人在装修了,需要半个月完工,你和豆芽搬的话,也得在两个月之后了。”凤易寒淡淡的看了妹妹一眼。

“真的?我们自己的房子吗?”唯安两眼放光的看着他。

“你不是一直想要月亮弯的别墅吗?”凤易寒白了她一眼。

“你送我月亮弯的别墅哦!”唯安似乎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送豆芽的,你只是代监管,只有居住权,没有处置权。”凤易寒淡淡的回了一句。

凤唯安的笑容僵在脸上,说他不可爱,这话果然不假,不过……儿子的就是她的!

“大哥,你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风格,我喜欢粉嫩的,梦幻的,公主房,别墅外面我要刷成全粉的……豆芽的房间……豆芽的房间就装成粉蓝色的吧,要有海盗船,螺旋桨……”唯安喋喋不休,凤易寒理都不理她,直接走进了公寓的大门。

郁思佳从车上走下来,她立刻走到二人的身旁,接过心语手上的东西,说道,“我来拿吧。”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