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的烦躁!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莫名的烦躁!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江心语的嘴角染上一丝苦涩,果然还是她太痴心妄想了,凤易寒的旧爱新欢加在一起,数都数不过来了。

怎么可能真的对一个女人特别?

她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开,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

傍晚。

凤易寒带着江心语离开了公寓,到了楼下,他看了一眼身旁安静的女孩,对着司机吩咐,“去把我的车开过来。”

司机立刻跑去车库,开了一辆黑色的路车出来,他恭敬的为凤易寒打开车门,凤易寒对着一旁的女孩说道,“上车!”

江心语看着她坐进驾驶位,自己便绕到副驾驶位,保镖已经为她打开车门,她向对方说了谢谢,便坐了进去。

“今晚你们不用跟着了,都回去休息吧。”凤易寒淡淡的下了命令。

“是!”保镖和司机齐声应道,目送着车子离开。

车子驶出一段距离,江心语发现车并不是向回去的方向行驶,转头问道,“要去哪里?”

“回家。”凤易寒语气平淡的说道。

江心语不再多问,安静的坐好,心里有些纠结要怎么和他提珍珠手链的事。

凤易寒特地放慢的车速,夜风袭袭吹来,扬起了江心语的长发,落在他的脸上痒痒的,伴随着她身上特有的香气,让他的心神有些荡漾……也有些莫名的烦躁!

二人回到公寓,莫甜立刻迎了上来,看着进门的二人,恭敬的叫道,“少爷,小姐,你们回来了。”

“回你的房间,明天早餐前,不许出来。”凤易寒冷声下令。

莫甜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江心语,只能应道,“是。”

凤易寒走在前面,江心语便在他的身后跟着,这间房子的格局有些奇怪,七绕八绕之后,终于进到了客厅,江心语努力的记着路线,但是进到客厅后,她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觉得像个迷宫一样。

顺着楼梯,凤易寒一路回到卧室,进门后,直接脱了外套,进了浴室。

江心语迟疑的看了一眼浴室的门,把他扔在床上的外套拿了起来挂好。

浴室内突然传来凤易寒冷硬的声音,“进来,帮我搓背。”

江心语的身体微微一僵,迟疑了一下,还是认命的走进浴室,浴室内一片雾气缭绕,硕大的浴缸内放满了水,男人精壮的身体慵懒的躺在里面,肌肉纹理分明的长臂搭在浴缸的边缘上,凤易寒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精致的脸旁俊美若天神一般……

江心语走到浴缸旁边,拿起一旁放置的浴棉打湿后,准备为他擦背,目光落在他手臂上虽然愈合却十分丑陋的伤痕上面,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她连忙别开眼睛,凤易寒也适时的坐了起来,水声响起,他换了个姿势,趴在了浴缸的边缘上,把自己的后背露了出来,以便于她擦……

凤易寒的眼睛依然闭着,江心语有些怔然的看着他,他双臂放叠的放在浴缸上面,头侧趴在上面,头发被雾气打湿,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倦意,看上去就像个孩子……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江心语立刻低下头,开始认真的替他擦背,这个浴缸真的非常的大,最少可以容纳下四个人,江心语一边替他擦着背,眼睛‘不小心’便撇到了他身体高高耸立的某处,大有的些吓人……

江心语的脸颊立刻涨红,连忙撇开眼睛,不敢再多看,认真的替他擦着后背。

终于擦好,她立刻放下浴棉,站起身想要逃走,“好了,我先出去了,你有事再叫我。”

“站住。”

她的脚刚向外迈出一步,便被他叫住了,凤易寒坐了起来,微微的动了动脖子,说道,“帮我捏捏肩。”

“少爷,水……水凉了会感冒,您还是洗好了,到床上……我再帮您捏吧。”江心语有些结巴的说道,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热,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到床上……”凤易寒轻轻的说了这三个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江心语真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脸颊烫得更加厉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凤易寒的目光落在她被雾气蒸得通红的小脸上,那双清水般的眸子轻轻的眨动着,如同天上的星子般闪亮动人,他本在用力压制的浴火一下子窜了起来,挡也挡不住了……

慌乱中,江心语下意识的就想先逃离这里,可是她要动,手臂突然被抓住,下一秒,她整个便跌进了浴缸之内……

凤易寒的力道太大,江心语头先扎进了水里,脸一下子撞在一个圆柱形的物体上,唇贴在上面……

她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庞然大物,下一秒,差点呛死……

凤易寒闷哼了一声,立刻将她从水里提了起来……

“咳咳咳……”江心语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手去摸唇瓣,上面还残留着亲吻着它那里的感觉,肉肉的,软软的,还有点硬……

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贴在她的身上,把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凤易寒不再犹豫,低下头亲吻上她的唇瓣,她身上的衣服在他的掌下化成碎片……

凤易寒把江心语抱到床上,拿头一条宽大的毛巾替她擦着湿透的长发,江心语累极了,全身依然是一片酸痛,她闭着眼睛,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任由他折腾着自己……

凤易寒对她很有耐心,将她的发长擦的不再滴水,又去取了吹风机,一点一点的帮她吹干,做好一切后,他又把她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替她把被子盖得更紧一些,似乎生怕她着凉。

收拾好一切后,凤易寒才上了床,伸手将她搂回到自己的怀中,低头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道,“睡吧。”

“少爷,我有事想问你。”江心语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一副很累的样子。

“嗯。”凤易寒淡淡的应了一句,眸光专注的凝视着她。

“你记不记得你没收了我一颗紫珍珠的手链?”江心语怀着忐忑的心情小心的问道。

“哦。”凤易寒的反映依然很淡,但是仔细看,可以看出他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

“你可不可以把它还给我?”江心语紧张的快要不能呼吸了。

“你要它做什么?”凤易寒突然把灯关了,江心语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将她搂得更紧,眼睛直视着前方闪出淡淡的疼痛。

果然,在她心里,那个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江心语一时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她不想说谎,可是如果告诉他,她要把这条手链交还给南宫冥夜,他应该会想要杀了自己吧。

“我……”

“想要手链可以,继续我们刚才的事,你主动。”凤易寒低下头,眸光灼灼的望着她。

“……”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位置早就空了,她想起昨天凤易寒答应她把手链还给她的事,她猛的坐了起来,生怕他会说话不算话。

转头,雪白的枕头上面摆放着那条夜琛亲手为她做的珍珠手链,浅紫色的珍珠在枕头上闪着幽幽的光泽。

江心语的胸口微微的一窒,她小心的将那颗手链捧了起来,看着掌心那颗硕大的珍珠,手指慢慢的弯曲,将它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江心语洗漱完毕后,挑了一条月牙白色的长裙穿在身上,配了一个蓝色的小皮包,她将东西全部收进包包里,抬手下意识的去摸颈间的那个戒指的项链,确定它还在这里,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江心语下楼,吃饭的时候,有些忐忑的看着莫甜,说道,“我一会儿准备出去一趟。”

“我知道,少爷已经交待了,说你会出去,让我给你备车。”莫甜笑着回答。

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她还以为自己想出去会像以前那样遭到拒绝,凤易寒会把自己关在这里,不让她去任何地方……

可是,他竟然知道自己要出去,还交待莫甜给自己备车……

心里有一丝的紧张,他知不知道她今天是要去见南宫冥夜的?

她想,他应该不知道吧,否则,他怎么肯放自己离开?

虽然这样想,但江心语的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慌……

“少爷……还在吗?”

“少爷早就出去了!少爷说你会去看唯安小姐,所以让我给你备车。”莫甜补充着说道。

江心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如此,他以为自己今天会去看唯安。

吃过早餐后,江心语便在莫甜的安排下离开了。

书房内。

凤易寒坐在办公桌后面,如果一尊已经风干了的雕像一般,眼睛一直紧紧的凝视着车内的女孩,她的表情有些挣扎了不安,她一直不停的打开包包看着包内的珍珠手链……

敲门声响起,凤易寒才慢慢的抬起眸子,莫甜走了进来,恭敬的对着他说道,“少爷,心语小姐已经离开了,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说的。”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