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要比在楼下更适合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卧室要比在楼下更适合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你在里面时间太久了!”南宫冥夜的声音透过浴室的门传了进来。

    “我马上出来!”江心语立刻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可能是坐的太久了,这两天又被凤易寒折腾的太厉害,她站来没多高,突然跌坐了回去。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江心语惊呼一声,头磕在浴缸上面,疼得她眼冒金星。

    “砰!”的一声浴室被人打开,南宫冥夜快步走了进来,问道,“怎么回事?”随着他的走近,他也看清了浴缸中的女孩,她的皮肤白得仿佛散发着柔和的光泽,上等瓷玉精雕而成的身躯勾勒而出,一气呵成,每一处都精致的无可挑剔,她的神情因为疼痛微微的扭曲,湿漉漉的头发,沾着水珠的面庞,粉唇微微张开,洁白的贝齿微微的咬着下唇……南宫冥夜顿住脚步,黑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呼吸凌乱,哪怕是头痛欲裂,这一刻,他也没办法把自己的视线从她的身上移开。

    一寸一寸极富侵略性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慢慢的游走。江心语察觉到他的存在,也顾不得后脑的疼了,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伸手去抓一旁的浴巾……

    “不许看!”江心语又羞又恼,声音都在发颤,手抓住浴巾,她迅速的将自己的身子盖上。

    南宫冥夜的眼睛依然紧盯着她,脑袋中的疼痛不停的加剧,最后就好像有一颗炸弹在他的脑中爆炸,“砰”的一声巨响过后,他的面前一片黑暗……江心语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呼吸已经停止了……南宫冥夜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他茫然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脑袋中依然‘嗡嗡’的响,仿佛周围的一切都离他很遥远很遥远……三分钟后,意识才慢慢的回归脑海,他慢慢的坐起身,抬头便看到盖亚站在床尾的位置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南宫冥夜揉着有些发疼的额头问。

    “少爷这是在做什么?既然少爷已经吃了那颗药,就不要去抵抗它的药力,您也知道唐少卿的药有多厉害。”盖亚有些担忧。

    “我就是想见识一下那个疯子有多厉害!果然……没让我失望。”南宫冥夜冷冷的扬唇。

    门外响起脚步声,很快,江心语的身影出现在二人的视线当中,江心语看着已经苏醒的南宫冥夜,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她紧张的说道,“我做了点吃的……”刚刚南宫冥夜昏倒后,她不知所措,只能大叫着求人来帮忙,这个男人出现后,便把南宫冥夜弄到了床上,把自己赶走了,根本不许自己接近南宫冥夜。

    “过来,扶我下床!”南宫冥夜还很虚弱,声音并不大,还带着一丝沙哑。

    江心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盖亚,有些紧张的走到床边,迟疑了一下,还是弯下腰扶住了南宫冥夜的一只手臂。

    “你先出去吧,没我的命令,不许再进来。”

    “是!”盖亚离开后,南宫冥夜这才挪动自己的双腿下了床,江心语有些吃力的将他扶了起来,南宫冥夜一直低头凝视着江心语,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在不停的颤抖着,他收回视线,跟着她的脚步一起往卧室外走。

    “要不,我把吃的端上来吧。”江心语抬起头看着他建议,能看的出他的身体还很虚弱。

    “那就麻烦你了。”南宫冥夜现在实在是没多少力气,而且……搞暧昧的话,卧室要比在楼下更适合。

    江心语又扶着他回到床边,让他躺了回去,替他盖上被子后,江心语说道,“只是一些简单的家长菜,你别嫌弃。”南宫冥夜虚弱的对着她笑了笑,“怎么会?”江心语转身离开卧室,南宫冥夜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黑眸中闪过一丝 杀意。

    唐少卿,这个男人看着没什么野心,却是最大的威胁。他就不信,那样的男人,会没有一点野心……就在刚刚,他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唐少卿不是没有野心,而是他的野心太大了,大到让人捕捉不到而已。

    如果有机会,他第一个在除掉的人就是他!江心语端着一些小菜回来,她把东西放到床头柜上,拿起勺子,钥了食物先是放到自己的唇边吹凉,才送到他的唇边。

    南宫冥夜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张开嘴把食物吃了进去。

    “味道怎么样?”江心语有些紧张的看着他问。南宫冥夜本来对饭菜没什么要求,只要不是难以下咽就行,可是不得不说,这丫头做的菜味道很好。

    “挺好。”南宫冥夜的心情难得的变得舒畅。江心语听了他的话,嘴角微微的扬起了一个弧度,眼神也亮了起来,继续喂他吃东西了。

    曾经,她因为流产住院的时候,刚刚失去宝宝的她伤心欲绝,甚至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是夜琛一直陪着她,想着各种方法哄着她吃饭,那个时候,她吃的每一口食物,喝的每一口水,都是他亲手喂的。

    如果那个时候没有他,自己应该会就那样死掉吧。江心语想到往事,眼泪差点掉落下来,她几乎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没让自己落下泪来,眼圈却是红了……她真的没有任何的什么借口,可以放弃他……就如同,当初他也不肯放弃她一样。

    南宫冥夜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她,她情绪上的变化自然看的清楚,眉头忍不住轻轻的皱了一下……窗外响起一阵汽车的轰鸣声,江心语拿着勺子的手一抖,“当”的一声,勺子掉落进碗里,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

    “砰”的一声巨响,卧室对面那整片的玻璃窗爆破开来,玻璃四溅,南宫冥夜几乎是想都没想,便把江心语抱住护在身上……破碎的玻璃擦过他的手臂,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江心语的心几乎要跳出胸口,她连忙推开抱着自己的男人,抬起头便看到窗边站着的男子,他的周围仿佛笼罩着一团黑气,手中拿着枪,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江心语的心跳已经停止了,她看着如同死神般走进来的男人,他的头发凌乱,眼中布着鲜红的血丝,这一刻,他的视线太可怕了,那视线仿佛刀刃扫在她的身上,刮的她生疼……而他手中的枪对准的正是已经为了保护她掉下床的南宫冥夜……江心语几乎想也没想便挡在了南宫冥夜的面前,代替他面对凤易寒的枪口。

    南宫冥夜坐在地上喘息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爆戾男子,黑眸中全是挑衅……男人冰冷像带着锯口的刀锋充满兽性疯狂,形成一股强大的磁场将二人笼罩,那磁场叫做死亡……江心语看着这样可怕的凤易寒,原本混沌的头脑反而冷静了下来,他一定是全都看见了,所以才会如此的愤怒……

    “让开!”凤易寒的黑眸微微的眯起,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危险。

    “你开枪打死我吧!这样,我就不再欠你们两个任何人的!我欠你的钱,用命来还,我欠你的命,用命来抵!”江心语清丽的小脸上带着决绝的光芒,后半句是对身后的男人说的。

    她眼神深深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从眼眶中滚落下来……凤易寒的黑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带动着那颗心也跟着狠狠的抽痛起来,他的目光落在被她护在身后向他挑衅的男子脸上,表情阴沉的可怕……他一步一步的上前,突然抬起脚,狠狠的将一旁床头柜上的餐盘踢翻在地,手抓住闭着眼睛等死的女孩,大力的将她扯到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搂住。

    江心语尖叫一声,猛的睁开了眼睛,抬头便看到凤易寒那坚毅的下巴,他手上的枪依然对准着跌坐在地上的南宫冥夜。

    江心语立刻挣扎,凤易寒冷声喝道,“再动,我就真的开枪打死他!”凤易寒的语气肃杀,嚣张,却不是开玩笑,死一个南宫冥夜,对他来说就像死个蚂蚁那么简单。

    “我说了你要杀就杀我……啊!”江心语的话还没说完,凤易寒突然低下头吻上她的唇瓣,她有些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反抗,可是双手被他钳制着,根本动不了,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了。

    凤易寒端着枪的手也放了下来,将她完完全全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热烈的吻还在继续着……对于江心语来说,这根本不是吻,他就是纯粹的在啃着她的唇瓣,把她的唇都咬破了,与其说是吻,更不如说是惩罚。

    南宫冥夜看着在自己面前亲热的二人,黑眸中闪过一丝凝重,这样的画面,竟然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闷痛感。

    他知道凤易寒是故意的,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这么做……他这是在向自己宣誓这个女人的主权么?

    就在江心语以为凤易寒会憋死自己的时候,他才放开她,而此时江心语早已经软得像一摊水一样,整个人都瘫在他的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