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验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化验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        “立刻停止你的化验!”凤易寒冷冷下令,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什么?”战绮罗以为自己听错了,江心语的血液如果真的有特殊功效,那对凤易寒来说简直就是如得神助,“少爷,江小姐的血液可以帮助您……”

    “够了,照我的话去做!停止你的化验!还有……这件事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凤易寒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一双黑眸在黑暗当中闪着幽深骇人的光芒。

    “是,我知道了。”

    “如果让我知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我绝不轻饶。”凤易寒的声音虽轻,却像一记记的重锤,狠狠的砸在她的心上。

    “属下不敢。”战绮罗立刻应道。凤易寒挂断电话后,立刻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几乎瞬间被接通,他立刻下令,“修罗……你现在马上去绮罗的实验室,把江心语的血液样本拿出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找不到就烧了那里。”

    “是!”修罗虽然还受着伤,得到命令的瞬间他也立刻起身,快速的将衣服穿上。

    “注意安全!”凤易寒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我会的。”修罗挂断电话,拿了一顶帽子戴在头上,立刻出发了。修罗亲自去办这件事,凤易寒也就放心了。

    他站起身离开书房回了卧室。卧室内,一片宁静安详,屋内只开着一盏小灯,柔柔的洒进每一个角落,床上的女孩背对着门的方向,她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呼吸清浅。

    凤易寒看着江心语的背影,眼神一下子便柔和了下来,他尽量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

    江心语根本没穿衣服,肩膀露在外面,手臂紧紧的拥着被子,凤易寒的大手轻轻的抚摸上她如绸缎般丝滑的长发,心终于是安定了下来……坐起身,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身体贴在她的身后,将她温暖的小身子搂进了自己的怀中。

    江心语根本就没睡,所以在被他搂过去的时候,身体本能的僵了一下,凤易寒知道她没睡,直接将她翻了个身,二人便面对面了。

    “怎么还没睡?”凤易寒搂着她,声音低沉暗哑。

    “马上就要睡了。”江心语闭着眼睛不肯睁开,长睫毛微微的颤抖着。

    “对不起。”凤易寒再次向她道歉。

    “你已经道过歉了。”江心语的唇瓣轻轻的动了两下。

    “就算说一百次,也不可能弥补对你的伤害,是我疏忽了。”凤易寒的额头抵上她的额头。

    江心语轻轻的咬了咬水润的唇瓣,终于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侧过头,躲开他的额头,睫毛轻眨,“我能问一下,你今天到底在做什么吗?”凤易寒看着她不停逃避自己的样子,抬起唇便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虽然难以启齿,但他决定告诉她,“今天不光是你,我也去做了检查。”江心语的手指微微的一紧,他低沉的声音继续传来,“是孕检。”江心语的黑眸不可思议的睁大,黑眸中激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她惊愕的抬起头,唇瓣微张,“你说什么?”凤易寒低头凝视着她,黑眸中一片温柔,“你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你的身体因为上次的流产,子宫受损……”凤易寒的话还没说完,江心语突然激动的推开他坐了起来,“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她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她不要听他说这些!

    “语儿……”凤易寒连忙坐起身,双手扶住她的手臂,“语儿,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江心语猛的放下自己的手,她回过头来,脸上全是泪,一双黑眸中全是愤恨,“凤易寒,你没资格!你没资格提起我流产的事!”

    “语儿,我只是……”

    “凤易寒!你够了!我说了我不要听!你想怎么样,都和我无关!我能不能怀孕,能不能生孩子也与你无关!我就算能生,也绝对不会给你生孩子!”江心语推开他,手脚并用的爬下床,想逃,可是她逃不掉,她甚至连这座公寓都走不出去。

    凤易寒没想到她的反映会这么激烈,连个解释的机会都给他,看着她激动崩溃的样子,他也后悔了,也许他真的不该刺激她。

    那个孩子,是她的底线……凤易寒连忙下了床,把江心语抱在怀中,江心语挣扎,他也不放,最后强制的把她抱到床上躺了下来。

    江心语躺在被子里,立刻背对着他,不停的向一旁挪去。凤易寒感受着她的抗拒,也不敢再碰她,只能在她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她,直到她睡着了,他才轻轻的将她抱回到自己的怀抱当中。

    第二天,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而且,她是被摇醒的,还没睁开眼睛,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摇晃,等到身上男人完事的时候,他刚一离开,她便立刻翻了个身,双臂拥着被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的呼吸还有些不稳,脸上泛着晴爱过后特有的红润……江心语本来是不想理凤易寒的,可是当他再次无耻的缠上来的时候,江心语终于忍无可忍,手一把抓住他扣在她臀上的手,“凤易寒,你有完没完啊。”说完这句话后,江心语就后悔了,以凤易寒的脾气,他肯定会很生气,然后再狠狠的惩罚自己。

    半晌,身后都没有任何动静,江心语有些迟疑的回过头,转头便对上凤易寒那双布满笑意的黑眸……

    “……”

    “我……我刚才……其实我累了……”江心语结结巴巴的解释着,不敢看他那双逼人的眸子。

    “放开!”江心语干脆向一旁挪了一个位置,这男人就是故意的,把她弄的又疼又肿后,又拿来药来强制的替她涂!

    江心语想到这些,胸口就像憋了一口气,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凤易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又看了一眼一直闷闷不乐的女孩,站起身走到客厅把电话接了起来。

    “少爷,您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完了。”修罗的声音传来,昨天他去了战绮罗的实验室,他根本没找江心语的血液标本,直接将实验室给烧了。

    “很好,还是那句话,注意安全。”凤易寒叮嘱修罗。

    “我会的,少爷放心。”和修罗挂断电话后,凤易寒又返回了餐厅,去哄那个和自己闹别扭的丫头去了。

    ……战绮罗站在自己被烧得一片焦黑的实验区前,手紧紧的握成了拳,还好她早就料到凤易寒可能有此一招,昨天走的时候,刻意的把江心语血液的标本随身带走了。

    脱掉身上那件白大褂,她转身快步的离开了。她刚离开,修罗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刚刚站过的位置,他看了一眼身后烧焦的实验室,快步跟上了战绮罗。

    战绮罗回到自己的宿舍后,小心的从床铺的夹层里取出一个小小的塑料片,里面有着一滴暗红圆点。

    她刚把它拿了出来,突然觉得后颈一疼,下一秒,她便昏了过去……修罗弯腰把她手上的那个塑料胶片拿了起来,他眼神冰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拿出打火机,毫不犹豫的把它烧掉了。

    最后把那些黑色的粉沫收了起来,小心的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当中。弯腰把战绮罗抱到床上,他站起身凝视了她三秒,便转身大步离开了。

    昨天他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见江心事的血液标本,所以他料定是被战绮罗拿走了,烧了实验室只是想给她制造一种假象。

    战绮罗醒来的时候,连忙坐起身去找自己藏起来的江心语的血液标本,但是那个塑料胶片早已不翼而飞了!

    拳头愤怒的砸在床上,战修罗这个疯子,一定是他做的!不行,她得再想办法弄到江心语的血…………叶父是真的出了车祸,好在不是太严重,周嫂只是有些皮外伤。

    叶熙妍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是认真的陪着父亲,希望父亲可以快点康复。

    叶父看着一旁正在削苹果的女儿,说道,“今天下午就回去吧,君天就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怎么行?”叶熙妍削苹果的动作一顿,她抬起头,对着父亲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君天现在很忙,您不用担心。”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