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怎么哭这么厉害?



www.wenxuemm.com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062.怎么哭这么厉害?
(女生文学 www.wenxuemm.com)这时一道黄莺娇脆的声音传来,“阿姨…”

岳婉清和宁卿回眸看,许俊熙和宁瑶正站在不远处。

宁卿眸光一闪,这世界真的太小了,这两人竟然来了这家医院,还撞上了她们。

“妈,我们回房吧。”宁卿挽住妈妈的胳膊,摆明了不想跟这两人多做纠缠。

岳婉清点头,虽然上一代的恩怨跟下一代没有关系,但是宁瑶妈妈李美玲毁了她的家庭,她无法像以前一样待宁瑶如亲生女儿了。

既然见面是尴尬,还不如不见。

母女俩向病房走去。

许俊熙见宁卿视他如空气,他英俊的面色又沉了下去,而他身边的宁瑶十分雀跃,“阿姨,你身体好些了吗?前几天姐姐跟俊熙借你的手术费,俊熙想借给姐姐时,姐姐说已经筹到钱了。”

岳婉清的脚步一顿,不走了。

宁卿的脸色很难看,她一双眼睛迅速迸溅出尖锐而凌厉的火花,宁瑶跟她再怎么斗,但她有些底线不能碰,比如她妈妈。

“妈,她是李美玲的女儿,不要听她说,我们走吧。”

“阿姨,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姐姐在娱乐圈混了三年,今天终于试镜成功,成了电影《风尘》的女一号,那个王导对姐姐很有好感哦。”

宁瑶在这声“好感”上加重了音,她成功传达了一种隐晦不明的爱昧关系。

岳婉清有些茫然,她从宁卿的手里抽回了手臂,几分木讷的看向宁卿,她的声音在发颤,“卿卿,什么娱乐圈,什么王导?妈妈听不懂。你怎么有时间去那种地方,你不是一直在学校里学习弹钢琴吗?”

宁卿被妈妈的眼神刺痛了,她伸手想挽住妈妈,“妈,我们回病房去,你听我好好解释。”

岳婉清向后退了一步,没让宁卿碰,她面色煞白,脑袋发痛,多年病痛折磨成的单薄身体晃了两下,像要昏倒。

“妈…”宁卿眼眶湿了,她知道纸包不住火,妈妈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些事的,可是不是现在。

“阿姨,什么弹钢琴啊?你还不知道吗,姐姐念的北影,北影就是将来进娱乐圈做演员的学校。”

“宁瑶,你够了,闭嘴!”宁卿垂在身侧的两只小手死死攥成拳,拔高的声线里是遏制不住的警告和怒火。

宁瑶看着宁卿通红的眼眶,得意的挑了挑眉,她得到了畅快淋漓的报复欲。“啊呀,姐姐,你快看,阿姨晕倒了…”

宁卿只听见耳边“扑通”一声,转头看时,岳婉清已经双眼紧闭的倒在了地上。

“妈!”宁卿冲上前,跪在地上,她将岳婉清抱入怀里,眼里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倾巢而下,她惊慌的摇着小脑袋,哭道,“妈,你怎么了,你别吓卿卿,妈,你醒醒,妈…”

许俊熙看着此刻宁卿的模样,感觉很疼很疼,他的心脏像被一只大掌捏住了,疼的他快喘不了息。

宁卿在他面前永远那般清高倔强,桀骜不驯,可是她为了她妈妈在哭,她说“别吓卿卿”,此刻的她软弱的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为什么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这样?

是不是他不是她爱的人?

许俊熙有意识时才发现自己在跑,他甩开了身边的宁瑶,向宁卿跑去,她现在很无助,她需要他。

许俊熙想开口叫医生,但视线里已经闯来了一批医生护士,大家将晕倒的岳婉清抬上了急救车,推进了急救室。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一个斯文的男人吸引住了,是那斯文的男人带来了医生,并弯腰将哭着的宁卿扶站起。

宁卿站在急救室外哭的像个泪人,斯文男人在安慰她,虽然两人没有亲密举动,但他看得出来宁卿很信任他。

许俊熙扯了扯嘴角,很想笑,每次他情不自禁的想向她靠近时,她身边总是层不出穷的出现很多男人。

她从来不缺男人。

所以,她才不稀罕他吧。

……

许俊熙乱七八糟的想着,这时右臂又被挽住,原来是被甩掉的宁瑶重新站在了他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而他看见急救室外的宁卿向他们看来,女孩眼眶通红,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但她攥紧了小粉拳,一步步的,带着刻骨的冷冽和仇恨,向他们逼来。

宁卿走到宁瑶面前,豁然扬起了右手,想甩宁瑶耳光。

骤起的疾风从许俊熙面上刮过,他伸掌截住了宁卿半空中的皓腕,沉声道,“宁卿,所有谎言都会被揭穿,不是瑶瑶的错,是你不该骗…”

“你妈”两个字被堵在喉咙里没发得出来,因为“啪啪”两道声响,宁卿用左手狠狠甩了宁瑶左右两个耳光。

宁瑶被打懵了,她知道许俊熙会保护她,截住了宁卿的右手,所以刚才她还有恃无恐,得意且挑衅的看着宁卿。

没想到宁卿左手打人也这么快,准,狠。

许俊熙再次尝到了被无视的感觉,他松开她的皓腕,薄唇紧抿成僵硬的一条直线,“宁卿…”

但又是“啪啪”两道声响,宁卿右手被松开,又动作如闪电的甩了宁瑶两巴掌。

她一共甩了宁瑶四个巴掌。

宁瑶被打的犯晕,嘴里尝到了腥甜的感觉,甚至牙关都有些松动了,脸腮火辣辣的,麻木的感觉不到疼了。

她用手摸了把脸,指尖竟然有血,宁卿将她的脸打出血了,脸蛋可是她吃饭的本钱。

“宁瑶,今天的仇我宁卿记下了,若是我妈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跟你那个小叁妈偿命!要是我妈好好的,那今天我接下了你的挑战书,我们以后走着瞧!”

宁瑶深知她不能撕破脸皮跟宁卿硬拼,所以她迅速挤出眼泪,攥了攥许俊熙的衣服,“俊熙…”

宁卿在他眼皮底下甩了宁瑶四个巴掌,这已经严重伤了许俊熙的男人自尊,他一接受到宁瑶的求助信息,立马阴沉着脸,开口,“宁卿,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就是过分了,许总能拿我怎么着?”宁卿缓缓转头向他看去,她在笑,但牵起的嘴角不足以抵挡她眸底的寒冷,她冷睨着他,带着一股鄙薄和蔑视。

许俊熙彻底怒了。

宁卿将小手伸进裤兜里,拿出一个翡翠手镯,“这是你们许家的东西,我现在物归原主,许俊熙,我们18年的缘分断了,以后我跟你再无任何关系。”

宁卿将手镯递过去,递到许俊熙面前。

归还翡翠手镯这话是许俊熙亲口提的,但是真的看宁卿将手镯还给他,他不想接了。

诚如她说的,如果他接了手镯,那他跟她真的再无关系了。

18年啊,他们有多少美好的记忆,青葱的过往。

“怎么,不想接了?”宁卿勾起唇畔笑了笑,小手一松,翡翠手镯坠落在地上,回荡在医院走廊里发出清脆的回响。

许俊熙眼眶瞬间猩红,胸膛剧烈起伏着,这女人在羞辱他,她究竟有多心狠?

宁卿迎上许俊熙狰狞的目光,他越气她笑的越欢,她梨花带雨的小脸上绽放着肆意而艳丽的微笑,决绝的哀伤,如致命的罂粟,那般美。

“许俊熙,你没有管好你的女人,让她伤害到我妈,其实你也该打,但是知道为什么我没打你吗?因为我嫌你脏!”

“许俊熙,既然我们不能相忘于江湖,那就让我们相见是仇敌吧,希望,不会有那么一天,我成为你终身挥之不去的梦靥!”

说完,宁卿转身离开。

许俊熙看着她决绝的身影,好,既然她将话说的这么绝情,那他也当人生里从来没出现过宁卿这个人。

许俊熙转身,与她背道而驰,向电梯走去。

“俊熙,等等我…”宁瑶顶着两腮上鲜红的巴掌印,狼狈不堪,今天被宁卿打了,但她心里痛快,岳婉清进了急救室,俊熙和她也终于解除婚约了。

宁瑶弯腰,将地上的翡翠手镯捡放口袋里,太好了,再加把劲,她就是许太太了。

宁瑶追上许俊熙,和他一起进了电梯。

…。。

岳婉清从急救室里被推了出来,推进了病房,罗医生叮嘱宁卿病人不能再受猛烈的刺激,以后要注意静养。

宁卿连连点头,谢了罗医生后,站在病房外。

岳婉清正倚坐在床头,手上打着点滴,她将看护都撵出了门外,不跟宁卿说话,也不让她进来。

看护手里还端着晚餐盘,岳婉清没吃饭,也不打算吃饭,宁卿心里疼到快不行了,眼里的泪珠不停的掉。

不管她在外面多坚强,但在妈妈面前她永远是个小女孩。

宁卿边哭边用手抹着眼泪,“妈,你先吃晚饭好不好,你不能饿肚子…妈,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不理我,呜呜…妈,你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呜呜…”

可房里毫无动静。

宁卿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妈妈最疼她了,她稍微撒个娇,妈妈就会妥协,投降。

可是现在她哭了这么久,妈妈就是不理她。

妈妈真的生气了。

宁卿有些绝望,她伤心欲绝的哭着,羸弱的小香肩不停抖动,今天很累,身体累,心累,双腿一软,小手沿着墙壁滑下来,她想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但还没蹲下去,纤软的腰肢就被扣住,有一条遒劲修长的臂膀隔着衣料贴在她冰凉的肌肤上,让她感到暖。

密密麻麻的吻从她被泪水打湿的腮边滑下,带着心疼和怜惜,声线低醇,惑哑,“怎么哭这么厉害?”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亿万老公太危险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亿万老公太危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亿万老公太危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亿万老公太危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